广州从不缺文化,更不缺乏文化人。只不过,广州人太低调太务实了,这种性格已经植根在他们的文化基因之中,只愿默默做事,而不好出风头。羊城网问羊城人栏目,由总编辑劳震宇亲自采访每一位为默默为广州本土文化作出贡献的意见领袖,揭示他们低调务实背后的努力和成果。


羊城网问羊城人:专访羊城最后生讲古佬彭嘉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本期嘉宾:彭嘉志

粤语说书艺人

非物质文化遗产“粤语讲古”代表性传承人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故事员”称号获得者

近代粤语说书始祖陈干臣先生第三代嫡系传人

粤语说书表演艺术家颜志图亲传弟子

彭嘉志传统说书及电视评书有《岳飞传》《隋唐英雄传》等,广播小说《竹魂》《南海神》等,电视节目:纪录片栏目《珠江纪事》、文化节目《睇戏讲古》《趣谈广州话》、综艺节目《粤讲粤掂》等。譔写的书作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之《谷羊长瑞——五羊传说》、岭南故事集《羊城讲古》等。


羊城网问羊城人:专访羊城最后生讲古佬彭嘉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劳:讲古是一门很古老的表演艺术,你作为一个年轻人,为什么会喜欢上,并选择作为你的职业呢?

彭:准确来说,我做的是说书,“讲古”这种说法含义范围太广,我们行家通常会讲“说书”。也因为说书不同于一般的讲故事(即“讲古”),太多的东西要学,也太多问题要探寻,这就是吸引我的其中一个地方。另外,古代流传下来的“话本”(即古代说书前辈的讲演稿),内里的人物大多重情重义,再我创作自己的话本的过程中,这些人物会成为我演绎的对像,自己也似乎和他们在交往,受到他们的感染。 正如我几年前的说书作品《忠烈杨家将》,当今年又重新再讲演,说到杨继业被困两狼山的这回书时,在书场上还是忍不住落泪,现场的观众也是带着眼泪的。艺术作品,就是要感染自己,感染人,这就是说书之美。

劳:当初你为什么会决定向颜志图老师拜师学艺?颜志图老师为什么最终又会决定收你为徒呢?其中有什么因缘际会的故事可以和大家分享呢?

彭:一切皆是缘,我在初一的时候,就预感到我属于这个江湖,现在也就真的做了一个卖艺的人。这其中种种的答案,用我在微信朋友圈写给自己的一首七律可以全部回答了:

江湖浪迹且安身,十载飘零卖艺人。

露宿风餐尝冷暖,醉生梦死笑浮沉。

仁风半折遮华髪,陋案一方有泪痕。

朽木敲来端玉带,提刀上马说三分。

我走的,跟一百年前的前辈,跟我们师太公、师公、师父几代人的路是一样的,这种承传,便是缘分。

羊城网问羊城人:专访羊城最后生讲古佬彭嘉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劳:对于媒体给你“羊城最年轻的讲古佬”这一外号,你自己是怎么看的?

彭:在说书人眼里,或许“最年轻”是一个最没份量的词。说书人讲究的是沉淀、胸怀、老成,所以每当有人这样说起,我只能笑笑罢了。然后回头,便是苦修基本功。清代、民国的先辈,多少是十来岁就出来闯荡江湖做说书,看自己都近三十还被称作“最年轻”的,可见我辈太不争气了。

劳:颜志图老师说:“不仅要培养讲古接班人,听众也应该有接班人。”你最希望哪一些群体成为听众的接班人?应该怎样培养听众的接班人呢?

彭:准确来说是观众,说书从来不是听觉艺术,它是包含撰、说、演、评四大“功”的曲艺品种,只能“说”,那还没达到说书人的基本要求。培养观众接班人,首先要把自己的基本功打扎实了,再就是回归剧场,走剧场的路。

羊城网问羊城人:专访羊城最后生讲古佬彭嘉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劳:现在年轻人的业余生活太丰富了,而对于讲古这门古老的表演艺术,你有什么办法向年轻人进行推广呢?

彭:慢慢来吧,看缘分,看机遇,目前要做的是立足社区,借助新媒体。古老的艺术太多,把说书做出品位来,有麝自然香。

劳:不是每个年轻人都能如此幸运,年纪轻轻就能找到方向,而你是那个幸运的人。对于刚刚毕业的年轻人你会有什么建议呢?

彭:走什么路是自己选择的,但任何路都有代价,我最深的感悟就是“食得咸鱼抵得渴”,沉下气,戒除急功近利,需知道,追梦太多变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年轻人最缺乏的是经验,用心听前辈的话。

羊城网问羊城人:专访羊城最后生讲古佬彭嘉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劳:除了继续讲古之外,你还会采用什么方式来传承粤语文化呢?

彭:承传粤语文化,学校是个主场,我们在学校里定期都有各种说书承传课程,借着这个机会,我会尽可能用尽机会告诉同学,关于我们粤语文化的点滴。 至于今年,我们还会推出一个系列的岭南掌故集,叫童说岭南,其实我落笔时候,不只在写给孩童看,也在写给每位广州老友记看。这套书语言上半标准语半粤语夹杂,外江老友大概也能看懂。里面说的,都是有关于广州的定名、古迹、古代名人、食品、风俗等等的传说、典故,这些记忆都是属于全体广州老友的。

劳:“栋笃笑”是近几十年来源自于西方“脱口秀”的粤语表演艺术,你觉得对于讲古是否有启发,或者你也有兴趣进行这方面的尝试?

彭:任何艺术形式,都是值得彼此借鉴的。传统技巧不能望,但其他艺术的创作思维,要大量引入,尤其是粤语说书的讲演语言上,其实来到我这一辈,改变已非常大。无时无刻我们都谨记,艺术要美,也要贴近观众的心灵。
羊城网问羊城人:专访羊城最后生讲古佬彭嘉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劳:你觉得粤语文化最与别不同的核心精神是什么呢?

彭:粤语文化的核心精神大概是古典吧,它的词汇组成形式、语言来源都相当复杂,研究粤语,其实是在研究着中原文化的历史迁移和南方百越部落的古生态,细细挖掘,有时会有惊奇的发现。

劳:对于粤语文化未来的传承与发展,你会感到乐观还是悲观呢?

彭:算是乐观啦。这几年来接触的身处一线的教师、学生的家长,他们当中越来越多这样的声音:“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文化不能丢”。这话,其实也是我们一直的坚守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