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款夷後,朝政多苟且。上下皆知其弊,以本朝文禁嚴,屢興大獄,無敢輕掉筆墨譏時政者。

胡思敬

《戊戌履霜錄》

1

96年前。

1921年5月5日,孫中山在廣州自任中華民國非常大總統。

因與在法律上繼承清朝政權的北京政府對立,屬於非法政權,不被國際社會承認。

防民之口:閑議清代廣東禁書-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圖為孫中山就任非常大總統復原禮場。址在陵園西路廣東革命歷史博物館。(作者拍攝)

孫中山追隨者,及不相關之革命者,在一九一一年前,以書報作為政治理想宣傳工具,所著書籍,多被清政府視為悖逆,務必查禁。

孫中山繼承者在定都南京後,對於文化管控,在某種程度上,並不遜色於清政府。

防民之口:閑議清代廣東禁書-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一九三四年,沈從文就國民政府查禁文藝書籍質疑。

2

孫中山作為粵人,大抵不會不知道屈大均,及其著作被禁之事。

屈大均(1630—1696),廣東番禺化龍鎮莘汀村人。明末清初著名學者、詩人,與陳恭尹、梁佩蘭並稱“嶺南三大家” 。曾進行反清活動。後為僧,中年仍改儒服。

防民之口:閑議清代廣東禁書-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莘汀村屈氏大宗祠(作者拍攝)

周作人評:

屈翁山在明遺民中似乎是很特別的一個,其才情似錢吳,其行徑似顧黃,或者還要倔強點,所以身後著作終於成了禁書……

就是在這記風物的書(指《廣東新語》)中,著者也時時露出感憤之氣,最顯著的是卷二《地語》中《遷海》這一篇。

防民之口:閑議清代廣東禁書-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一遷再遷,流離數十萬之民,歲棄三干餘萬之賦;且地遷矣,又在重兵以守,築墩樓,樹椿栅,歲必修茸,所費不貲,錢量工力,悉出閭閻。其遷者已苦仳離,未遷者又愁科派,民之所存,尚能十之三四乎……”(引屈大均《廣東新語》卷二,“地語·遷海”。)

朝代變換,追思舊國的屈大均並未改變態度。

在清代最為嚴厲的時期,屈大均被確知查禁書籍有:《廣東文選》八部、《廣東新語》三十五部、《嶺南三家詩選》五部、《翁山詩集》四十部。

悲歌慷慨的詩文,也引致藏有祖父屈大均書籍的兩位孫子被“從寬”處斬。

在病態社會中,無人能置身事外,即使孫子目不識丁,亦不能倖免。

防民之口:閑議清代廣東禁書-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民國時期,《廣東叢書》收錄屈大均《翁山文鈔》於第一集。(圖自網絡)

查《廣州大典》亦有收錄。

3

延至清末,清政府在文化管制方面,對於禁書,比之清初,多了從海外漢人流入的忤逆思想(或與英人管治下的中國海關把控不嚴有關)

一九零四年,清政府在《大公報》刊登《劄飭禁書公文》,廣東人歐榘甲的《新廣東》,赫然名列其中。

歐榘甲(1870-1911),广东惠阳,為康有為門生。在一九零二年主張廣東自立的政論文章《論廣東宜速籌自立之法》簡略提出在分省自立的基礎上,實行聯邦制的主張。次年,將此文擴展為《新廣東》。

湖南人效仿之著為《新湖南》,亦一並被清政府列為禁書,此為後話。

防民之口:閑議清代廣東禁書-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清代粵人禁書之一《新廣東》(圖自網絡)今未見翻印,於Google Book似有下載。

《新廣東》摘句:

廣東者,廣東人之廣東也,非滿人之廣東也,是廣東人者,為廣東之地主矣。廣東人實為廣東地主,則廣東之政權、財權、兵權、教育權、鐵路礦山權、土地所有權、森林權、海權,莫不宜自操而自理之。以廣東之人,辦廣東之事,築成廣東自立之勢,以健全中國自立之起點。

4

晚清廣東探花李文田,在廣州恩甯路多寶坊27號建有宅第,今仍存藏書樓--泰華樓。

雖然身為官僚體制中人,李文田喜歡收藏禁書,特地書房修築密室:壁書樓。

防民之口:閑議清代廣東禁書-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圖為泰華樓藏書櫃。(作者拍攝)

附,標題“防民之口”出處: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國語•周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