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整个世界都面临巨大考验。
在这场考验面前,每个国家,每个族群,每个个体,都有着不一样的态度、反应和做法。
例如中国,以严防死守的决战态度面对疫情,经过了巨大的努力,付出了不菲的代价,终于将疫情控制在相当低的水平。如果不是连绵不绝的输入性案例,几乎可以宣布全面胜利了;
又例如英国,一开始就宣布以“群体免疫“的策略来面对疫情,结果很快就发现势头不妙,赶紧改口全力应对,但感染率和死亡率居高不下,连首相都感染入院,直到近几天才渐见缓和;
再例如日本,前期一直以低检测率保持着低感染率,似乎风景独好,但最近似乎扛不住了,全国各地进入紧急状态;
虽然勤洗手、少聚集、保持距离这些做法取得一定的共识,但如何在疫情之下生活,不同的族群、国家之间真的有很大的区别,甚至连“戴不戴口罩”都成了争论不休的话题。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看到,某个做法在一个地方可能习以为常,而在另一个地方却显得莫名其妙,甚至引起反感。
例如我们最近看到一条令很多国人挠破头的新闻:美国多个地区出现抗议活动,抗议的主题是州政府要延长居家令
这个做法在很多国人眼里完全是在找死,根本不可思议。大疫当前,州政府颁布居家令不是为了大家好吗?你们抗议个啥呢?还这么一大堆人跑到一起,增加传染风险?要自由不要命了吗?
但事实上,在美国反对州政府的居家令并不是一件非常罕见的事,有不少保守派团体都持这样的观点——包括美国的总统特朗普。
对于这样的观点和做法,我们当然未必认同,但理解一下其背后的逻辑,却能帮助我们理解美国这个国家。不论中国未来与美国的关系如何,对美国加强了解,总不是坏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大概会觉得特朗普是资本代言人,只顾经济不顾民生,但实际情况是那些抗议者并非腰缠万贯的资本家,有很多只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甚至有不少经济状况并不好。
那么,难道他们真不要命了吗?
根据我读过的一些美国保守派人士的说法,他们的逻辑是这样的:新冠病毒疫情的情况已经比较清楚了,现在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既然如此,就应该把选择权交给企业和个人,让他们自己去选择对他们更合理的做法。因为病毒固然可能会致命,但失去工作也同样可能致命。而政府只需要负责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务,而不应该为所有人做决定。
这个逻辑可以说是西方保守主义者的一个基本理念:人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同时承担选择的后果,即使这选择未必正确。
之前奥马巴推行全民医疗保险的法案时,遭遇到的阻力也来自同样的理念。保守主义者认为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是否购买保险,所以不应该用其他人的钱去补贴那些不买保险的人。
保守主义,或者称之为古典自由主义,在西方世界有非常悠久而坚固的传统,与中国的传统观念有很大不同。
因为观念、习惯、制度、文化等等原因,世界各国应对新冠疫情的方式和效果参差不齐,但目前而言很难说哪一个是最优解。况且吾之蜜糖彼之砒霜,有些东西想学也未必学得来。
记得以前听过一个笑话。欧洲人来到新发现的岛上,发现上面居住着食人族,觉得他们是未开化的野蛮人。
于是欧洲人对食人族说:"我们不会把死去的人吃掉,而是把他们放在箱子里埋葬。"
结果食人族很惊奇地说:"这样尸体不是会烂掉吗?你们怎么这么残忍!"——他们相信只有把死去的人吃进肚子里,死者的灵魂才不会消失。
这个世界上的人要互相理解,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