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7日,同友人在芳村真光中學附近遊覽,開始被某社區內的貓貓吸引,入內發現了一棟被後建住宅樓包圍的舊樓。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麥屋另一角

盛夏的廣州,暴雨後依然陽光燦爛,茂密的綠樹掩映之間,發現這一座舊樓有點特別。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麥屋一角

走近看這棟舊樓,外觀殘破, 紅磚牆瓦頂,估計是民國時期的建築。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麥屋外觀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麥屋瓦頂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麥屋頂部的三角形窗口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黑白地磚

好奇入內查看,地磚是舊時外國流行的黑白棋盤樣式。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樓道很窄,被後期重新規劃間隔的樣子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扶手殘破,用木板支撐

木樓梯殘舊不堪,小心翼翼勉強上行。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樓梯有簡單的西洋風格裝飾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二樓梯間僅靠一窗戶採光

二樓昏暗無人,僅靠一扇小窗取光,梯間有貓貓生活痕跡,另外分隔成幾戶,其時都關門閉戶。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二樓梯間堆滿雜物,蜘蛛網滿布,積塵極厚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久經歲月,木梯比我們想像中堅固,想必當年用料不差。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紅字毛主席語錄,擁護什麼的

以上圖片都被我調亮了不少,若非當日太陽猛烈,裡面幾乎伸手不見五指。離開的時候,友人發現牆壁和樓梯底都有紅字寫的毛主席語錄。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緊張嚴肅活潑,不知道那個時代的人都經歷了什麼。

同年11月再和友人前往,發現更多毛主席語錄。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偉大的領袖毛主席,偉大的中國共產黨。

建築本身並沒有任何標識說明,附近的兩所學校(培英和真光)都是教會學校,當時猜測這不過是相關的普通附屬樓而並未在意。

只是不免好奇,何人曾居住在此處,那些年發生了何事?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久經歲月,木梯比我們想像中堅固,想必當年用料不差。

直到最近,查其他問題的時候無意中從資料知悉, 白鶴洞學校區一帶,因有外國人庇護,在日軍侵華廣州淪陷期間,曾作難民收容所:

 

一九三八年秋,日寇在華南登陸。國民黨軍政官員望風而逃,日軍不及旬日即進迫廣州。廣州市民倉皇失措,蜂擁逃難,各條鐵路線及公路線上,均是人頭湧湧的徒步難民。作者當時僅系十余齡之童子,隨父母渡珠江南逃至白鶴洞學校區,見培英、真光、協和(均系教會中學)三校門前,難民群聚,時鐵門僅開一線,逐一審查,只准婦女及十六歲以下之男童進入。當時我父是個工人,囊無餘資,且前路茫茫,因命母親攜我及弟妹隨眾入培英,他自己則往附近鄉村暫避。於是我遂開始難民收容所中的兩年生活。

 

事後聽人說,最初學校中的英美籍牧師(學校主持人)堅決不准難民進入,後因華籍職工力爭,且難民群聚門前,甚至有扳牆而入者,遂讓步准許婦孺入內,迨後以造成事實,且華籍職工全體支持,才決定成立難民收容所。但因難民太多,有人滿之患,故兩天之後,連婦孺亦拒絕收容。

 

白鶴洞學校區中培英、真光、協和三校,均系英美控制的中華基督教會所辦,雖由中國人任校長,但都是英美籍牧師在校掌權。廣州淪陷前日機空襲時,即已停課疏散,華籍職工只有少數留校,但英美籍人則全未撤退,學校屋頂塗有巨型英、美國旗,以作護符標誌。校區道路及碼頭亦有英、美國旗繪上。廣州淪陷,日軍以此系英美勢力範圍,未敢進入,此地遂成為"世外桃源"。當夜在難民所中遙望廣州市區,爆炸聲接連不斷,火光徹夜不熄,難民們目睹國破家亡,不禁淚涔涔下。

——《廣州淪陷時的白鶴洞難民收容所》廣州文史,作者劉成基

http://www.gzzxws.gov.cn/gzws/gzws/ml/19/200808/t20080829_5757.htm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現在的真光中學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真光中學原來的正門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現在的培英中學

在另一篇作者為曾巧蘭的相關文史中提到,白鶴洞校區難民收容所當中有一間"麥屋":

據劉芳回憶,當難民聚集在白鶴洞時,教會當天便對難民進行了安置,她們一家六口人,與另三戶人一起被安置在紐西蘭牧師麥沾恩的獨棟洋房(他們稱之為"麥屋")的輔樓中。輔樓約40平方米,每戶人能分配到一個房間,大家需要擠著睡在地板上。這棟洋房另有主樓約120平方米,大約另住了六七戶人家。若以此為參考,一戶按5人計算,這棟樓房中人均面積只有2至3平方米,人口密度很高。

......

經劉芳回憶並現場指認,當時用於收容難民的場所有培英中學、真光女子中學、協和神學院三個主要場所和幾棟分散的洋房,包括麥屋、譚信屋和另三所尚不具名的洋房,後又在麥屋和真光中學之間搭建起大片棚區以接納更多的難民,從收容場所的規模來判斷,白鶴洞難民群體應以萬計。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白鶴洞三大教會中學校區和相關教會建築的地圖

當中的口述者在解放後重回舊地,文中的筆者對麥屋作了詳細的描述和介紹:

麥屋始建於20年代後期,樓體外牆下部是清水紅磚、法式砌法,上部牆體"拉毛",樓頂是綠色琉璃瓦,是典型的中西結合建築。麥屋現位於現鶴翔路2號,現真光中學北門對面,培英教工住宅樓(英園)後面,是一棟兩層高的樓房,並有一平房與主樓連接,主樓占地約120平方米,平房占地約40平方米。麥樓現已棄置,內部殘破不堪,但房屋整體結構保存完好。

——《抗戰時期的廣州白鶴洞難民區》(原刊載《文物天地》作者曾巧蘭) [權威資料] - 豆丁網

http://www.docin.com/p-1674629102.html

對照描述,白鶴洞附近有好幾棟未知來歷的歷史建築,但據以上描述,對比地圖和外觀描述,所說的麥屋很明顯就是以上提到的那間舊樓了。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白鶴洞三大教會中學校區和相關教會建築的衛星圖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麥屋位置(紅框內)衛星圖,麥屋現位於現鶴翔路2號,現真光中學北門對面,培英教工住宅樓(英園)後面。

被住宅樓包圍的麥屋幾乎不為路人所見,同行友人其後多次欲再尋不獲。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被住宅樓包圍的麥屋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只能從另一邊的社區入

麥屋是一棟兩層高的樓房,並有一平房與主樓連接,主樓占地約120平方米,平房占地約40平方米。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平房與主樓連接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平房與主樓連接,左邊的是平房,右邊的是主樓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主樓高兩層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外牆下部是清水紅磚、法式砌法,上部牆體"拉毛"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上部牆體"拉毛"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外牆下部是清水紅磚、法式砌法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或是風月侵蝕,或是後期有維修過,屋頂瓦片黃綠參半。

樓頂是綠色琉璃瓦,是典型的中西結合建築。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現在已經加裝了鐵門,無法入內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黑白地磚和協和神學院內的一樣

對比下舊照: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麥占恩和麥屋舊照

舊照來自廣州圖書館多元文化館官方微博, 原圖描述為:"【百年老照片中的人與事】第27張:紐西蘭人士麥沾恩位於白鶴洞的住所。在抗日戰爭廣州淪陷後,接納近十戶難民入住,如今建築物猶存,個別親歷人仍健在。"圖中穿西裝者為麥占恩。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同一角度的45度側面,樹葉擋住了屋頂

兩層,上層是方條形柱子的陽臺,後紅磚填牆,陽臺成為房間。下層是拱門走廊,也被填牆成房。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兩層,上層是方條形柱子的陽臺, 下層是拱門走廊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同一圖形的欄杆裝飾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屋頂煙囪還在

至此,可以敲定,麥屋就是芳村這間被住宅包圍的舊洋樓。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當年紐西蘭傳教士最重要的人物之一麥沾恩(MCNEUR)和其他傳教士在白雲山九龍泉合影。

圖片來源 ——"老照片終於完成了 自己的使命重回廣州"(2)(組圖)_網易新聞

http://news.163.com/15/0826/09/B1UCPADC00014AEE.html

那麼不妨一起來瞭解下麥屋的主人—— 麥沾恩:

 

麥沾恩(George Hunter McNeur,1874-1953年) , 紐西蘭牧師。麥沾恩畢業於紐西蘭奧塔哥大學,在英國格拉斯哥市的聖經學院和紐西蘭但尼丁市的諾克斯學院接受基督神學教育,是紐西蘭基督教長老會第一個被派駐廣州從事鄉村地區(今白雲區、花都、南海、從化一帶)從事傳教、辦西醫、西學的傳教士。

19世紀末,澳洲興起淘金熱,大批廣州華人赴紐西蘭成為礦工。1901年,麥沾恩受紐西蘭華人礦工所托將家信和現金帶回他們的家鄉廣州,從此便展開了在廣州的傳教事業。1914年,麥沾恩加入協和神學院董事會,並在該校任教。1918年,協和神學院遷址白鶴洞,麥沾恩隨遷入住由學校分配的住房即麥屋。據相關材料,1939年,麥沾恩因戰亂無法開展傳教工作,遂暫返回紐西蘭,但不久後又回到中國傳教。

——《抗戰時期的廣州白鶴洞難民區》(原刊載《文物天地》作者曾巧蘭) [權威資料] - 豆丁網

http://www.docin.com/p-1674629102.html

 

第一位到廣州禺北一帶留下來傳教,並建立了第一所教堂的紐西蘭牧師是麥沾恩(George Hunter McNeur, 1874-1953)。在這次展覽只稱他的名,譯為"喬治"或全稱為"喬治-邁克聶"。麥沾恩率先建了三個堂點。之後,傳教士陸續到來,便建了普惠醫院、學校及更多的堂點。據《廣東宗教簡史》446頁載:紐西蘭長老會"光儲三十年(1904)該教會傳教區擴展至100個村莊,到1935年,該會共有廣州、從化縣的開浩村和廣州江村3個總站,傳教士14人,主日學校7所、醫院3間、護士學校1所。"據統計屬紐西蘭長老會辦的禮拜堂點有:江高的道基堂、高塘堂、石井堂、人和堂、鐘落潭堂;從化的街口堂、開浩村堂;花都的新民埠堂、炭埗堂等。

 

麥沾恩還是《梁發——中國最早的宣教師》一書的作者。此書為我們瞭解十九世紀中國基督教宣教事業,提供了極寶貴的資料。此書先後有胡簪雲譯的文言文本、陳德明、杜少衡譯的白話文本、朱心然譯的白話文本。可見這是一本很重要的教會歷史書籍。

——見證美好的歷史——兼記廣州基督教江高堂歷史 - 廣州市基督教會網站

http://www.gzchurch.org/history/figue/jianzmhls.html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麥沾恩著作《梁發——中國最早的宣教師》封面,封面圖為梁發

這裡必須要說一下,梁發不僅僅是首位牧師,也是中國第一位從事近代報業的華人,同時引進西方印刷技術, 促進了中西文化交流 。太平天國的洪秀全第三次到廣州考秀才,無意中得到一本梁發著的《勸世良言》,成為組建拜上帝會、鼓動農民起義建立太平天國的思想基礎。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梁發墓碑記

中國近代著名教育家、嶺南大學首任華人校長鐘榮光,也要求死後同梁發毗鄰同葬,嶺南雙墓一時成為佳話。可惜雙墓後被破壞,至今仍然因牽涉宗教(不名正言順?),梁發墓未能復原,墓碑放在中大圖書館一樓展覽。

日據時期廣州難民收容所見證——麥屋身世之謎-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梁發的墓碑擺放在圖書館內。

以上圖片轉載自以下網址。

1.嶺南雙墓並列迷蹤(組圖) - 滾動熱點 - 21CN.COM

http://news.21cn.com/caiji/roll1/a/2015/0131/14/28983569.shtml

2.中國首位報人墓沉埋中大草坪下 校友建議復原原墓_資訊頻道_鳳凰網

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3_02/21/22337296_0.shtml

同樣因為宗教原因,近百年歷史、亂世之中曾幫助廣州難民度難關麥屋並未受重視。

 

據瞭解,目前,麥屋已被當地納入文物普查的討論範圍,但主管單位及周邊居民均不知曉這座洋房曾經的故事。

——《抗戰時期的廣州白鶴洞難民區》(原刊載《文物天地》作者曾巧蘭) [權威資料] - 豆丁網

http://www.docin.com/p-1674629102.html

簡單來說, 麥屋甚至不算文物,附近的居民對此也一無所知。為此我整理出這篇長文,希望更多人瞭解不廣為人知的舊建築背後的歷史。

歷史是真實而全面的,並非只有對錯兩面,無論是作為前人還是後來人,都有義務完整記錄歷史,開誠佈公,讓後人自由判斷是非曲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