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广州“推广普普通话”的几十年漫长岁月中,应该说,广州话是积极向普通话靠拢的,主要表现在,很多广州话的旧词语,五十岁上下的一代人已不说了,而跟着普通话说;六七十岁以下的所有人,已基本上能用普通话交际(尽管说得不准),能用普通话规范语写作。我认为,这些标志着广州的推普基本达到了预期目标。再进一步,欲用行政手段、教育手段“让普通话统一广东语言”,消灭广州话;北京某刘姓作家云粤语文字化造成“文字的分裂”“必将威胁中华民族的统一”......那都是用屁股想问题!按照语言发展的规律,“统一”、“消灭”岂是个别“领导”、“专家”、“作家”拍脑袋能实现的?

汉语发展史告诉我们,汉语成为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表现力最强的语言,是各地域、各民族语言相互推动、相互影响、相互融合的结果。其中广州话也起了应起的作用,在这相互推动、相互影响、相互融合的过程中,广州话向普通话靠拢的同时,普通话也向广州话“靠拢”,这是不争的现实!

上世纪80年代,广州作为改革开放排头兵,语言也随着市场经济、影视作品、流行歌曲等“北漂”,出现了史上第二次广州话“北伐”,很多广州话的语汇进入了普通话和许多北方方言,曾几何时,唱广州方言歌成了北方青年的时髦,借用广州话语词也俨然成了北方各种媒体的时髦。于是,大量的广州话语汇就进入了普通话。我曾在北京耳闻目睹,叫了几十年的“冰激凌”、“西红柿”不叫了,代之以“雪糕”、“番茄”;挂牌多年的“小卖部”不挂了,代之以“士多”。《现代汉语词典》初版,收人的广州话语汇极少,还是诸如“番禺”的地名,现在是大幅度增加了,许多没进入《现代汉语词典》的,也上了北方人的口头语、商家的招贴、各种媒体上。

下面,对此作一个不完全的小盘点。

第一,“香港——广州——北方”进入,主要是英译外来语,皆用普通话说广州话的英译字眼,挺别扭的。如

披萨(意大利薄饼),芝士(奶酪),多士(烤面包),三文治(夹馅面包),曲奇(小甜饼),啫喱 (果冻),宾治(混合果汁),波(ball球),士碌架(英式桌球),摩登(时髦),巴士(大客车),的士(出租车),畸士(案件、案例),贴士(小费或提示),番士(拥趸;后又音近为“粉丝”),波士(老板), 士多(小卖部),飞士(面子),铺士(姿态、造型),杯葛(抵制、开除),嘉年华(狂欢节)等等。

第二,直接进入《现代汉语词典》的。如

打的(叫出租车或坐出租车),搞掂(定)(做完了、完成了),唱衰(通过造谣、谩骂等手段污蔑对方),大佬(大哥、大兄弟;对一把手的旁称;黑社会头目),登对(条件相符),大排档(路边的大众化食肆),狗仔队(专门拍摄名人私隐的摄影者),老抽(一种酱油),河粉(广州特产的米制粉条,现已普及全国),软脚蟹(怕死或畏缩不前的人,此词亦来自上海话)、三脚猫(没本事或技艺浅薄),手信(探望别人时所带的礼物),塑胶(塑料),无厘头(做事、说话令人难以理解,无中心,语言和行为没有明确目的,粗俗随意,乱发牢骚;或形容无根据、空穴来风),泊位(车、船的停泊点),咸鱼翻身(生)(本受轻视的人或物,时来运转,身价不同往昔),饮茶(到茶馆或酒楼一边品茶一边吃点心),质素(素质),齐整(整齐),埋(买)单(结账),等等。

第三,直接“拿来”,成为新词或取代原词,被媒体、网络广泛使用,尚未进入《现代汉语词典》的。如

抢手(热门或受青睐),爆粗(骂粗口),爆冷(比赛或竞争中不被看好者意外取胜),爆管(水管、油管、气管破裂),爆头(将人脑袋击打到鲜血淋漓甚至脑浆迸裂),踢爆(揭穿或泄露),爆料(将情况或消息公开、泄露),爆棚(观众超多,挤破现场;也形容人气、信心等),引爆(指演员、运动员举动或者言语轰动整个现场,引起骚动),完爆(彻底超越,完全胜过),爆卡(信用卡透支),爆笑(惹人笑个不停),劲爆(极度轰动、极度震撼的),潮爆(非常新潮),酷爆(酷极了),爆满(人极多),炒鱿鱼(解雇),发烧友(对某事物狂热者),减肥(减少身体脂肪),汤丸(元宵),打工仔(妹)(男女外来工),荷兰豆(豆荚),生猛海鲜(活鱼、活虾等),雪糕(冰激凌),沟女(泡妞),搞基(同性恋),酒楼(饭店),镭射(激光),靓女(美妞),士多啤梨(草莓),拍拖(谈恋爱),电灯胆(妨碍别人谈恋爱者),乌龙(违背规则、忙中出错、犯糊涂等现象)、老朋、死党(至交的老朋友),老细、大佬、一哥(对单位一把手的旁称),桥段(剧情),上位(通过努力或各种手段提升地位),狗仔队(专门拍摄名人隐私的摄影者),扮大牌(耍大腕),晨运(早晨的运动训练),世界波(足球高水平的远射入网),破蛋(足球赛落后一方的第一个进球)等等。

还有许多从广州引进的食品、用品名,如虾饺、煎堆、腊肠之类,当然就用广州话原词表述,不一一赘举。

第四,“半吸收”,取广州话说法,又保留原说法,但以广州话说法为“时髦”。如

番茄--西红柿,豆角--豇豆,西装--西服,领呔--领带, 车厘子--樱桃,沟女--泡妞,搞基--同性恋,BB女--小女孩,发型--发式,酒楼--饭店,镭射--激光,电风扇--电扇,靓女--美妞,士多啤梨--草莓,朱古力--巧克力,等等。

第五,“加工改造”,因用字和读音局限改造吸收。如(括号中是广州话原词)

白切鸡(白斩鸡),看医生(睇医生),买单(埋单),搞定(搞掂),盐鞠鸡(盐焗鸡),松鼠鱼(松子鱼)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