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落大雨》這首兒歌,究竟應該叫《落雨大》,還是《落大雨》呢? 其實,真係點叫都冇乜所謂,反正不論落大雨還是落雨大,在華南的低漥地帶,大雨一來,就到處都會水浸街。這首兒歌,也正是落大雨的側寫,也是廣東人最熟悉的童謠兒歌之一。

"落大雨, 水浸街, 阿哥擔柴上街賣, 阿妹揼地著花鞋 ; 花鞋花襪花腰帶, 珍珠蝴蝶兩邊排 , 排排都有十二粒, 粒粒圓滑冇疵瘕; 有錢買個鈴冧鼓, 冇錢買個石榴牌........"
(《 落大雨 水浸街 》張慧貞口述,韋然記錄1976)

廣東童謠趣談:落大雨和落雨大的前世今生-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圖 : 陳偉輝 (亞正)

《落大雨》這首兒歌,究竟應該叫《落雨大》,還是《落大雨》呢? 其實,真係點叫都冇乜所謂,反正不論落大雨還是落雨大,在華南的低漥地帶,大雨一來,就到處都會水浸街。這首兒歌,也正是落大雨的側寫,也是廣東人最熟悉的童謠兒歌之一。然而,這首童謠幾時誕生,恐怕考證不到了,只可以說這兒歌早已在廣東一帶流傳了很久,在民初出版的《廣東兒歌甲集》一書,就早有《落大雨》這首兒歌的記載。但這兒歌集記錄的版本,與現今流傳的版本有所差異,而標題則稱為《落雨大大》:

"落雨大大水浸街,阿哥擔柴上街賣,阿嫂教我綉花鞋,花鞋花脚帶,一串珍珠兩邊排。"
《落雨大大水浸街》劉萬章記錄 (1928)

這一個版本,和我搜集得到的版本,有所不同。當年我搜集到的版本,是我母親唸給我聽的。這兩個版本最大的分別,其一,是兒歌的歌名。前者,是「落雨大大水浸街」,而我母親唸的,則是「落大雨,水浸街」。其實,「落大雨」和「落雨大」的意思是相同的。二者叫法不同,相信是受流傳的地方所影響,也有可能是純押韻之故。畢竟「落雨大,水浸街」聽起來押韻一點。二者另一個不同之處,那就是前者講及的,是「阿嫂教我綉花鞋」而後者則變了「阿妹揼地著花鞋」。二者一字之差,也教歌曲的義意大大的更動。

前者,從歌曲中折射的影像所見,是一家和睦的畫面,勤力的哥哥在落大雨天,仍然不怕風雨,努力工作,即使下著大雨,仍然擔柴上街買,而阿嫂則留在家裡照顧小孩子,教小朋友學習一門針詣手藝,而後者則透視出一個隱藏的故事,從迷濛的影像中,我們隱隱約約知道孩子的親娘離開了,而爸爸也早早討了個二娘,而二娘還為爸爸添了一個妹妹。爸爸和二娘對妹妹愛錫得如珠如寶,只是小妹姝落雨濕濕還要揼地扭計,要穿著花衫花鞋出街玩,小妹有靚衫靚鞋之外,又有當年名貴的鈴冧鼓做玩具,而不是二娘親生的孩子,不管天氣好壞,都要迫他出街幹活,要擔柴上街賣。沒有玩具,冇嘢玩,只能在街頭巷尾執一些包扎拜神香燭所用的嘜頭牌去玩。 在坊間,這兒歌還有另一個「阿妹出街著花鞋」的版本,而這句子折射的影像,和 「阿妹揼地著花鞋」都是相同的。

這一首兒歌從何處來,倒也難以根查了。在沒有錄影錄音的年代,童謠一直都是靠口耳相傳,沒有文字的記載,而在輾轉相傳之中,人人都可以是作家,你加一句,我唱多兩句,就這樣,同一的兒歌就出現了不同的版本,分不出那一個才是最原始的版本,誰是作者,誰是改編人,也難以像研究學術的考証,但我們仍可以從歌曲的背景、文字結構去看一看。

《落大雨》的文字結構,起式煞尾,平仄排列,都很公整。此兒歌之首句是「落大雨」,結尾的「雨」字,屬第三聲,是去聲陽上,次句「水浸街」的煞尾字「街」是第一聲,屬陰平,第三句「阿哥擔柴上街買」的煞尾字是「賣」,是第六聲,屬去聲陰仄,第四句「阿妹揼地著花鞋 」的煞尾字是「鞋」,第四聲,屬陽平,其平仄排列,完全乎合南音說唱曲式,而文字諧趣得來卻不市井,和明未清初在廣東流行的粵謳、南音、木魚和龍舟這一類說唱歌謠類同。如果我們用南音的方式來把《落大雨》從新演繹,就發覺非常合拍。由此推算,這歌謠應是當年的一些以說書的朋友,在沿門說唱討錢之時,為得到有好的打賞,因此杜選一些討好大家的趣諧的短歌,以吸引人家的注意,如「落大雨,水浸街,阿哥擔柴上街買」、「雞公仔,尾彎彎,做人心抱甚艱難……」這一些略帶攪笑的諧趣曲,遂應運而生。落大雨天擔柴上街買,是一個很謊誕的情景,在現實生活中,這情景是不會出現的,所以歌謠一經說書人的誦唱,大家都學得很諧趣,於是,這一首南音小曲,就此在民間流傳開來,然後,由南音小曲又在流傳中民謠化,於是,又變成沒有調子的唸謠,還成為當年母親們口中的安眠吟誦調在民間流傳。那年代,說書人不少都是考不到功名的秀才,有點學識的,寫這一些說唱歌謠,難不到他們。

除曲式外,我們也可以這兒歌所的描述中,看看歌曲的另一個情景,那就是那一個年代,是「燒柴」的。急民之所需,勤力的哥哥知道民有所需,所以在大雨天也不放過做生意的機會。在今天,大抵除了一些山區外,城市的人都不燒柴了。阿哥要在下雨天都擔街上街買,印証了那一個年代,華南一帶是以燒柴為主的。還有的,就是只有上一個世紀的的女孩子,才會愛穿上釘上珍珠的繡花鞋,在腰間扎上花腰帶,穿上花衣裳,今天的少女們,大抵都是新潮波鞋一度,披上潮著的T恤。這童謠還告訴我們當年孩子的玩具不多,一個鈴冧搖鼓仔,就已是無上至寶了。今天的小朋友,什麼玩具也有,而小朋友也不會珍惜,只愛打機。 傳統的童謠,可以說是從前風俗的鏡子,看一看,就可以睇到當年的影像。

這兒歌還反映出華南沿海一帶的低窪地區,地下水道承擔量不足,每逢大雨,例牌水浸。到今天各方面雖然有所改進,但遇上超級大雨,水浸還是躲不了。

猶記得辛尚德老師在生前曾敘述過一個口頭歷史,說廣州在56 至60 年間,曾有過一個有規模的民間歌謠采風活動,當事人曾整理過一批廣東童謠兒歌,將一些廣東童謠譜了曲,其中有喬飛譜曲、潘琳作詞的《月光光》,有集體整理的《落雨大、冇浸街》,光明版的《雞公仔》。但因為一些歷史因素,除了《月光光》一曲之外,其他的歌曲都沒有真正的流傳開來。

《中國民間歌曲集成》的廣東卷,記錄了有樂譜的廣東童謠二十多首,但這些歌曲唱起來,接近吟誦曲,調子有點兒近乎呆板。《落雨大,冇浸街》對一些年長的朋友,調子譜得較得意活潑,五十後的朋友,可能對「連地蚊滋既竇口都塞理」的新歌詞有些印象,但年輕的一代,應該不會認識了。

1985年,廣州的唱作音樂人曾詠賢把《落雨大》一曲重新編詞譜曲,添加了「沙啦啦啦啦落雨大, 沙啦啦啦啦啦水浸街, 沙啦啦啦啦啦擔柴上街賣, 沙啦啦啦 啦啦著花鞋....",調了輕快,清新活潑,並為歌曲曲注入了新生命。這小曲是收錄於一輯以翻唱歌曲為主的唱片之中,歌曲出版後,並沒有得到朋友的著目,其後經已故音樂人賴廣益先生將此曲改編為合唱歌曲,並於91年一個國際合唱歌曲比賽中獲獎而備受注目,因而廣為流傳,唱得街知巷聞。這一個版本,是目前流傳最廣的。

其實,對小孩子來說,落大雨是一個歡樂的日子,從前的孩子更喜歡在雨中走出來玩水,捉魚仔,看看有沒有機會捉到一兩尾塘蚤或鱔魚,拿來加料。

曾詠賢改編的版本,是這樣的:

"沙啦啦啦啦啦!落雨大,沙啦啦啦啦啦!水浸街,沙啦啦啦啦啦!擔柴上街賣,沙啦啦啦啦啦!綉花鞋;落雨大,水浸街,阿哥擔柴上街賣,阿嫂出街著花鞋,花鞋花襪花腰帶,兩面珍珠兩面排。"《落雨大》 作曲 : 曾詠賢 編詞 (1985) 合唱改編 : 賴廣益 (1991)

1976年,我也曾用同樣的素材,譜成創作民歌《落大雨》,並由梁燕唱出、灌錄。歌曲出版後,有朋友投訴此曲過份悲涼,於是我把歌曲重填詞 ,改成《落大雨不浸街》的歡樂版。

"落大雨,水浸街,阿爹擔又抬上街賣,賣得金錢蒞糴光囉,賣得金錢供仔你上學堂,生活艱難阿仔你未知道,清茶淡飯亦費思量。你第日大個仔,要俾地心機,勤力做嘢,立志高飛,千祈咪做個懶惰鬼呀!落大雨呀水浸街, 阿媽織又縫上墟賣 ,賣得金錢來換布咯,賣得金錢只得到半日糧,生活艱難呀女你未知道,粗糧渡日亦要商量,你第日大個女,要俾啲心機,明白事理定要高飛,千其咪做個懶惰鬼呀!”《落大雨》(辛酸版)曲、詞 : 韋 然 (1976)

《落大雨》的歡樂版,是在1978年寫成的,並由由張崇基、張崇德、霍嘉敏等當年的小孩子唱出,其後歌曲輾轉流傳,成為了差不多是每一個80後在廣州或鄰近地區生活的孩子們都在孩堤時代都唱過的歌曲。

"落大雨啊, 不浸街, 社會安寧哪怕風雨大, 讓水點來灑到大河去, 讓江水流呢好種稻苗, 早稻收成啊喜見大家笑, 村農樂樂笑開顏, 落吧大雨點,趁春天多遍灑, 來吧大雨落到江中, 江河啊!滿後更有利耕種!落大雨啊,不浸街,社會安寧哪怕風雨大,讓水點來灑到稻田去,讓小小魚呢水裏游,生活安閑啊家裏樂歡笑,村農樂樂去耕田,落吧大雨點,趁春天多遍灑,來吧大雨落到江中,江河啊!滿後更有利百家呀! "《落大雨》 (歡樂版) 曲、詞 : 韋 然 1978

屬於大人版的《落大雨》,有東山少爺Hip Hop版唱好廣州的《落雨大》,秦宇唱出的Rap talk 版《落大雨》, 都為《落大雨》這一闋古老的童謠,添加了一些新氣息。

依然感到奇怪的,是何以這首兒歌,有《落雨大》和《落大雨》兩個不同的名字呢?但唱著的,是同樣的歌詞,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