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广州,奇特、有趣的地名(包括街道名)很多。前些时,看过网友一条关于“从一到十乃至百、千、万”开头的广州地名的帖子,那确是一“绝”。笔者这里要说的,广州很多地名,或古朴、或庄重、或温婉、或奇趣,都打着广府文化的深深印记。作为一座古老的名城,大部分地名都有着广府文化讲究追求意头、吉祥、如意、人文的特色,如吉祥路、盘福路、惠福路、文德路、福今路、丁财巷、华贵路、怡乐路……数不胜数,网友们已举过很多,在此不赘,本帖专谈一些奇趣的。恰恰是这些奇趣地名,体现了广州厚重的“文化”味。

一是广府人重视文化教育,自清代以来,创办了许多大大小小的书院学堂,有的承传下来,有的消亡了,于是许多地名就成了书院学堂的纪念。如越华路,源于越华书院;大马站、小马站、流水井、越秀书院街等,就成为当地书院群的纪念地;书同巷(在海珠北路),源于明达书院等几所学堂,为“书院胡同”;学宫街(解放中路),源于元明清官办学宫在此;府学西街(中山四路),源于宋代官办府学在此;学源里(文明路),也是源于宋代府学;圣心路(文革改为“劳动路”),源于圣心大教堂(石室)及其创办的圣心书院(广州三中前身);广雅路、广雅后街,源于广雅书院(广雅中学前身)等等。

二是广府文化追求向上、出人头地的观念,过去,这一追求只能通过科举这条独木桥,因此,当地出了状元、榜眼、探花“三甲”,甚至知名举人,也值得用地名褒扬之。比如大名鼎鼎的状元坊,因宋代状元张镇孙的故居在此;福地巷(光塔路),也因明代状元伦文叙故居,伦家有四人都中举以上,故视为福地;其它为纪念名举子的地名还有探花巷(解放中路)、擢甲里(光塔路)、 科甲里(大德路,现改“红专里”)、进士里(北京路,现改“进步里”)等。

奇趣地名是广府文化的印记-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状元坊

三是广府文化崇尚先贤名宦,名人故居所在地就成了很好的地名。如崔府街(朝天路),因南宋名臣崔与之故居而得名;圣贤里(北京路),因明代名学者黄瑜、黄佐故第而得名;白沙巷(人民北路),因明代诗人陈献章(号白沙先生)曾在此讲学而得名;湛家大街(法政路),因明代尚书湛若水的别墅而得名。

奇趣地名是广府文化的印记-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湛家大街

四是广府文化推崇人文主义,许多广府的典故掌故、民间传说也融入了地名,可以说,一个地名就有一段“古”,这是最为奇趣之处。笔者无法逐一讲故事,仅作罗列:沙面、西来初地(下九路)、豆腐亩巷(龙津西路)、九兜巷(小北路)、海天四望大街(洪德路)、飞来对面巷(小北路)、寺贝通津(东山)、恤孤院路(寺贝通津)、榨粉街(中山四路)、晏公街(人民中路)、十三行路、瘦狗岭路(广园快速路)、长湴村(天河区)、五凤乡(海珠区)、鹅掌坦大街(西槎路)、白鹤洞……

奇趣地名是广府文化的印记-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西来初地

随着广州逐步迈向国际化大都市,新道路、新小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地名命名成了新课题。许多新地名往往或者追求“高大上”,或者“附庸风雅”,或者用地产公司名字命名,笔者认为,这当然可以,但应与当地的广府文化底蕴结合起来考虑。广州地名命名不乏很好的案例,比如,把“秀丽路”改回“上下九”“十甫路”(不否认向秀丽是烈士,但这类“平民烈士”太多了,都以之命名是行不通的);康王路原拟起“世纪大道”的,后考虑纪念宋代广府的抗辽民族英雄康保裔(百姓尊为康王),就命名“康王路”了;还有如芳村的不少新地命名都围绕着“花”,如花地大道、浣花路、花地湾、红棉苑、金兰苑、芬芳小区、康乃馨花园等等;这些,都洋溢着浓郁的广府文化气息。可惜的是,圣心路、科甲里、进士里之类是改不回来了!

顺便说一声,地名命名也和人“改名”一样,要规避歧义、谐音的,位于五山路的“银汇大厦”,我真为命名者及在里边工作的白领们悲哀!

奇趣地名是广府文化的印记-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银汇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