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嘛,“食在广州”,国人皆向往之。但有些广州话食品名,在外省人看来听来,却有点吓人或难听。这些名堂,笔者并无一一考据其来历,略略从字面上点评之。

煲仔饭 本来就是普通的小砂锅饭,但外省人看来,“仔”不是你的孩子吗?把“仔”煮进饭里?怎么回事?

吓死人的广州美食……-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煲仔饭

人头饭 意思是要求服务员按人数来每人一碗饭,不知怎的变成这么駭人。

油炸鬼 这倒是有来历的,把大奸臣秦侩夫妇捆在一起放进油镬炸。而北人看来,油条就是油条,为何叫得如此可怕?

面屎 豆酱就是了,何必跟“屎”联系起来?

蚝屎 干蚝,又跟“屎”联系上了。其实,这个与上面“面屎”书面写法“面豉”一样,写作“蚝豉”;明明“豉”只有[xi6]读音,没有[xi2](屎)读音,但口语偏要称“屎”。

鸡仔饼 用肥肉作馅烤烘而成的甜脆饼,是广府特产。可能形似小鸡罢。

老婆饼 把老婆整成饼,也够“折堕”的。

肚脐饼 一种广府传统的儿童食品,形似肚脐。

拆口枣 北方叫“笑口枣”,为何会把嘴巴“拆”掉?

拉面 要知道,北方人将“屙”叫做“拉”。

屎坑粉 本以为有人故意起这个令人倒胃口的名字“搏出位”,岂料一查资料,竟然是广府西关传统美食!“明记屎坑粉”店每天都食客盈门,不少是矜持的女白领。据说其祖店就开在厕所旁边。

吓死人的广州美食……-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明记屎坑粉

鸡屎果 番石榴就是了,不知是否因透熟的番石榴内里像鸡屎而得此俗称;令人吃的时候容易联想到恶心的“麻溏鸡屎”(鸡拉稀)。

猫屎果 榴莲也。喜欢吃的人绝对不会这样叫的,但讨厌吃的人就这样叫了,认为榴莲“一朕猫屎随”。

蛇果 这种漂亮的美国红苹果其实与“蛇”八竿子打不着,其正规的英文名为delicious(可口),香港人取其词尾音译,读成“蛇”,是个外来词。

濑尿虾 学名虾蛄;难听是难听点,但北方的饭店也跟着这样叫了,奈何?

白斩狗 白切狗肉;但给人印象是残忍地杀狗。

沙虫 学名“方格星虫”,味道鲜美。但这个广州话名字吃的时候会令人联想到另一种“沙虫”——孑孓(蚊子的幼虫)。

猪乸菜 好好的“莙荙菜”起个这么难听的俗名。

拉肠 好吃的布拉肠粉却使用这样的简称,未吃过的人单从字面上想像,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炸鬼肠 把油炸鬼裹进肠粉中,挺好吃的,也称“炸面肠”,可许多人偏要叫这个駭人的名字。

吓死人的广州美食……-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拉肠(炸鬼肠)

口水鸡 本属著名川菜,广式口水鸡没有那么麻辣,只是微辣,味道不错;其命名本来含“令人流口水”之意,但这样叫法似有点不雅。

手撕鸡 给人的印象是抓住俩鸡脚,把鸡活活撕开两半,挺残忍的。

老鼠斑 石斑鱼中的极品,超级美味,市场价上千元一斤;却有着一个令人恶心的名字。

吓死人的广州美食……-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老鼠斑

生抽、老抽 叫“酱油”或者“豉油”就罢了,为何还要分开叫?令人联想到朱元璋当年对付贪官的酷刑——抽筋剥皮后倒吊在枯井里,活的贪官固然要“鉴生”(活活地)来“抽”,老的贪官也要“抽”。

臭屁醋 又叫“长寿醋”,但广州乃至珠三角的专卖店,都绝对称臭屁醋而不称长寿醋,因打开醋坛就有一股臭屁味,但吃起来很香。与著名的甜醋一样,用之煲猪脚、蛋、姜,是绝好的保健食品。

吓死人的广州美食……-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臭屁醋专卖店

 

顺便说说广府人忌惮的“粤菜”。

炒鱿鱼 这可是“解雇”、“开除”的代名词。

无情鸡 其实这是白斩鸡中的一块而已,旧时在年终“尾禡”日,东家客气地挟这块鸡肉给某一伙计,就意味解雇他。

炖冬菇 指被降职或受到无妄的处分。

返炒牛肉 意思同“炒冷饭”,比喻因循守旧,毫无新鲜。

冬瓜豆腐、菠菜豆腐 都比喻可能面临的灾祸、危险、不测之事。

吓死人的广州美食……-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菠菜豆腐

【附注】外省也有一些难听的食品名, 比如杭州“叫花子鸡”、长沙南京的“臭豆腐”、青海的“狗浇尿”饼、天津的“驴打滚”、松江的“撒尿牛丸”、柳州的“屎坑粥”等等,但似没有广府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