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李沛聪先生的《粤语有段古》,瞄一眼目录,均为“乱噏廿四”、“食夜粥”、“呃鬼食豆腐”等粤俚语的解读,很是不惯。毕竟咱天天在喜马拉雅听他用粤语播讲的《大明王朝》、《成吉思汉》、《辛亥革命》……故事里,他不仅生动说历史,还慧眼看今朝。既有以史为鉴知更替的大气,又有古今对比得真理的睿智。对比他对历史的点评,此书确有点“小儿科”。不过,细读之,方觉书如其人:小趣味里藏着大格局。

小趣味里的大格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点击上图即可购买)

知道李沛聪先生,是在十数年前,开车听广播时。惊闻星爷声线,“有冇搞错,环市路小北花圈位打晒蛇饼……”理性告诉我,星爷绝不可能播交通,肯定是有一哥儿们声音特别像星爷。出于好奇,打探到此人叫李沛聪,我是星爷铁粉,于是,只要开车,只要到点,定会调到李沛聪播报的频率,只是隐约有点惋惜:正所谓“成也星爷,败也星爷”,这兄弟若一直在星爷光环下,估计将废一半。

再见李沛聪是几年后在某台的一档新闻评论节目。除了神态语调还有那么几分像星爷外,他的点评句句到肉,有文有路。看来已形成风格,活出真我!也不知道当时在下穷乐个啥,毕竟那时的李沛聪根本不知有阿栋的存在。我有如小粉丝一枚,自嗨。

两年前,我终见本尊,外表有那么点冷,却难掩内里幽默。一个字,好玩!相处久了,你会发现,在李沛聪身上,有好玩的个性,更有通读历史的沉稳和笑看风云的洒脱。而粤语,是他所有特质的载体。对于这个载体,他始终弯腰挖掘粤语精华,虚心接受前人文化。在《粤语有段古》一书中,你可充分感受到李沛聪的用心。

“乌利单刀”,一个在粤语中极为直白地形容乱七八糟的词,却是来自南宋末年元将军“乌利”的历史故事;“茂利”,流传已久,形容某人“傻傻分不清”,如此土话却来源于英文“mulion”。还有,“人心不足蛇吞象”,告诫大家要知足;“留返拜山先讲”,提醒后生信息社会不要太啰嗦……有知识,有历史,有笑点,有警世,小趣味中,足见大格局。

读《粤语有段古》,连我这个在广州生活几十年的老广都有如梦方醒,原来如此的感觉。期待李沛聪先生的下一部著作,大格局中同有小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