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个月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它还有另一个更为人熟悉的名字,叫“旺角行人专用区”。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这条街(更准确来说是一片区域),即便很多广州人没去过,也很可能“见”过,因为香港电影或者TVB剧集经常在此地取景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昨日官方公布,香港运输署会于2018年 8 月 4 日(星期六),正式撤回西洋菜南街行人专用区的使用权,18年的旺角行人专用区将成绝唱。

 

而香港网友用了一个十分生动形象的词语来形容这一举措——“杀街”

旺角行人专用区在香港已有18年历史,是极具香港特色的街头旅游景点,每年吸引数以万计的游客前来“朝圣”。

用到“杀”字来形容一次街道的整治行动,可见,在香港人心目中,旺角行人专用区的地位等同是与香港“血脉相连”的器官

但此次“忍痛杀街”,又是为何呢?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01

在2000年,为缓解人流密集、人车争道等交通问题,香港开始引入行人专用区,以试验形式将旺角的西洋菜南街和登打士街部分路段,设为时间行人专用街道。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后范围扩大为西洋菜南街、奶路臣街及豉油街部份路段。

原意是为了缓解人车拥挤,改善交通安全的行人专用区,无意中为民间歌手和街头表演者搭建了一个免费的露天舞台

有不少艺术表演者纷纷去到人流密集的旺角行人专用区发挥所长,分享艺术乐趣,收获大量忠实拥趸,有的甚至走红出道。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比如阿咩非常喜欢的粤语歌《天梯》,它的演唱者C AllStar走红前,也曾有一段时间贴地走到旺角街头上演出,从而唱出口碑,慢慢踏上主流舞台。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9年至2010年初期间,C AllStar经常在旺角西洋菜街演出,代表作有《iSing》、《八十后时代曲》。

早年这一现象为不知名艺术家提供演出平台,带来新潮的文化冲击,还同时带动人流和商户消费,成效良好。

 

从此,旺角行人专用区变成香港街头艺人表演区,甚至成为香港特色地标,带动旅游经济,但谁也没想到,几年之后,旺角行人专用区慢慢从“天之骄子”变成“神枱猫屎”……

02

近十年,随着表演者越来越多,素质参差不齐,旺角行人专用区渐渐变质了,出现“霸位收租”、“聚众阻街”等现象,其中最令人反感和厌恶的就是——

唱得难听又大声!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近几年,旺角街头演唱者的主力群体,逐渐由文艺年青人慢慢变成高唱怀旧金曲的“大妈阿叔”;街头表演亦趋向“斗大声博关注”,表演者们不时发生口角冲突。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而有不少表演者甚至使用到“舞台级”的器材,现场音量越来越不受控,香港TOPick的记者曾在表演高峰期实测音量,发现噪音高达81.1分贝,旺角噪音滋扰投诉数字不断上升。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图片来源于TOPick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图片来源于思考HK

旺角街头逐渐变成卖艺者斗大声斗霸位及摊档摆卖图利的场地,走在路上除了“斗大声”的噪音,基本上也听不到什么音乐,连面对面聊天都要用大声嘶喊

作为行人都觉得吵,附近的商户居民更是怨声载道,每逢表演时间,居民回家都犹如上刑,商户吵到没办法做生意。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有商户为抵御噪音,自建隔音屏。

连C AllStar曾经FB表示:“这片曾经孕育我们出来的乐土,几年后只见到群莺乱舞,如今更已成为焦土”。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因为投诉不断增多,油尖旺区议会曾在三度缩短旺角行人专用区的实施时间。

 

从最初的全天候变成每日一小时,再到仅在每星期六和公众假期的固定时段,但最后,旺角行人专用区依旧无法逃离被撤销的命运。

不可否认,行人专用区的噪音扰民,的确“罪大恶极”,而撤回行人专用区可以令附近的商户居民“有啖安乐茶饭食”。

 

但旺角行人专用区,早已成为街头表演家、旅客行人茶余饭后的消遣游乐场所,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声音可以在这里平等交流,相互碰撞,其本土特色和意义都无可取代。

这样一刀切“杀街”,又是不是一种“斩脚趾避沙虫”?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有人曾经在旺角街头设置问卷,大部分人选择的都是希望有人监管行人专用区,对街头表演者发牌,统一管理。

03

回到广州,也有不少曾经无奈消失的地标。

比如,西湖夜市,作为广州市著名的灯光夜市和曾经的旅游旺地,鼎盛时期,固定店铺就多达1045档,但2001年因为生意衰落和发展规划而拆除。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又比如,文明路与文德路交界的“蓝色八爪鱼”天桥,建于1980年,拆于2011年6月,曾经是北京路商圈的必经之道,拆除原因包括引桥坡度大、路口窄、利用率低、材料老化等原因。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每当我们想起一个城市,第一反应总是它的街景

可能是一个街头表演区,一个磨肩擦踵的集市,一座人行天桥,它们所扮演的都是“凝聚”的角色。

城市商业化、先进化已成大势,这些老街区老建筑,不可避免存在落后性和弊端,但是否对其就要一视同仁实施简单粗暴的“清”与“拆”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当旺角行人专用区确定被“杀街”,有媒体采访街头艺人的看法,有位15年开始在街头表演花式摇摇的年轻人曾经表示过他的心淡:

就系因为零规管嘅情况下,先有依家呢个情况出现。

香港没有针对街头表演的法例,对噪音标准无明确标准,令执法者难以管理处罚。2010 年 - 2016 年相关部门平均收到 886 宗投诉,但每年发出传票是个位数,所以多年无法根治噪音问题。

 

所以,旺角行人专用区之“死”,背后又有谁之过呢?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最后

我们都希望我们的城市发展时,遇到阵痛,都应该先对症下药,而不是直接“开刀”。因为每一次的“杀街”、“杀楼”、“杀桥”,同时被杀的还有我们对城市的情怀和安全感

城市是永远流动变化,但我们永远铭记的,只是记忆中的模样。

愿每座城市都足够宽容,可以装得下许多人的情怀。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提醒:7 月 28 日(星期六)会是街头表演者在旺角行人专用区上载歌载舞的最后一天,大家最后感受一次街头氛围就要趁早啦!

各位自己友,你最希望

哪个已经消失的广州地标“复活”?

或者

你去过旺角行人专用区欣赏表演吗?

在香港,有条万人朝圣的街即将被“杀”-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