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我开始比较认真地做抖音。虽然对于头条系的流量分发机制不那么喜欢,但还是坚持了下来,开始有一点点粉丝。
我的老搭档张达斌做得比我时间长,虽然在抖音上算不上大V,但我看他每天兴致勃勃,还经常做做直播,颇为乐在其中。
不过关于抖音直播,他告诉我一个大"秘密",就是不能讲粤语。只要用粤语来做直播,很快就会收到系统的提醒,让你讲普通话,再隔一阵子就干脆把直播掐断,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粉丝自然就作鸟兽散了。
为了与粉丝们多互动,他开始坚持用普通话做抖音直播,大有越讲越溜之势,但我进去看了几次,总觉得他的语言魅力起码少了一半。
这感觉就像我们以前看周星驰的电影,看完粤语原版,再去看普通话配音的版本,总觉得缺了神韵,很多笑料也不知所踪。
所以虽然有不少朋友让我试试上抖音做直播,但我实在兴趣不大。作为一个"靠把口揾食"的主持人,一个不能让我用最擅长的母语说话的平台,我在上面表演什么呢?我当然可以讲普通话,但如果让郭德纲用英语来讲相声,你觉得会好听吗?
广东人对于粤语的执着,可能很多外地朋友不一定明白。其实,家乡的语言,就是一个人的根,我们广东人只是想留住自己的根而已。
更何况,粤语作为汉语地方语种里最古老的成员之一,保存着最多古汉语的元素;也因为百年来处于中西交流的前沿,融合了许多世界语言的元素。无论从日常使用还是从文化传承,都是我们粤语人群应该保存的瑰宝。
事实上,作为一个电台、电视节目主持人,我无论是在电台还是电视节目里面,无论是直播还是录播,使用的都是粤语。
我可以在国家公立的广播电视机构里使用粤语,却不能在抖音直播讲粤语?这是什么道理?
抖音平台的提示里说让主播照顾更多用户,但为什么我就不能只为那些想听我说话的粉丝服务?并不是人人都想做薇娅李佳琦,红遍大江南北,我不要大而全,只要小而美难道还不行吗?
可能有人会为抖音平台解释,说这是为了平台审核的需要,审核人员大部分不懂粤语嘛。
但实际上,有网友发现在抖音上使用其他语言直播并没有被掐断的情况,抖音在走向海外市场的时候,也会招募相关语种的审核人员,解决语言障碍问题。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就不能招募懂粤语的审核人员?使用粤语的人群,并不比一些欧洲的大国人口少吧?
在Beyond的经典作品《光辉岁月》里,有这样一句歌词:缤纷色彩闪出的美丽,是因它没有分开每种色彩。
我想对抖音平台说,缤纷色彩的美丽,还因为它不只有一种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