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曾在《读城记》中写道:

广州是一个不知疲倦、没有夜晚的城市……越是别人需要睡眠时(比方说冬夜),它反倒越是“生猛鲜活”。

他写这段话的时候是世纪之交。当时广州的夜生活究竟有多生猛?

那时候的大沙头就是“西贡渔港”海鲜一条街,旁边的东山湖公园里头还有个世界啤酒广场,西湖路的灯光夜市既是“购物天堂”,也是“拍拖圣地”,庄重的中山纪念堂,甚至还请来过国际超模走了一场时装show……

曾经有一个摄影师用1.4标准镜头的尼康相机,搭配400感光度的柯达彩色胶卷拍下了1999~2000年之间的广州夜生活模样。

这个摄影师就是许培武——他用20年时间记录下珠江新城从草地变成高楼林立的《珠江新城》系列和用15年时间记录下南沙从原始到现代的《南沙——最后一只蜥蜴》系列,已经成为广州城市影像当中的经典作品。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许培武

二十年前,数码相机还没有普及,胶卷摄影是个技术活,在光线昏暗的夜里拍照更是难上加难。

为期一年的时间里,许培武每天晚饭过后就驮着相机跑遍广州大街小巷,为世纪之交的夜广州定格了许多珍贵的瞬间。

也许是因为过于日常,20年前按下快门的时候,许培武并没有什么太深的感触。在2004年参加完武夷山国际摄影周展览之后,这组关于夜广州的底片就一直被遗忘在他的暗箱当中。

转眼二十年过去,广州的夜生活仍然“生猛鲜活”。但一些过去曾为人所津津乐道的热闹景象,也随着城市的变迁、时代的发展而消失了。

当年那组充满了虚实相间的梦幻色彩的照片,如今更多了几分过往与当下相映照的沧桑感。让人感叹广州城市生生不息的活力,也让人生出“流光容易把人抛”的落寞。

时隔上次露面15年后,许培武老师重新整理这些照片,并授权“识广”独家发布。

接下来,就让识广通过许培武老师的20张老照片,带领大家回到世纪之交那个充满了勃勃生机的夜广州。

 

生猛夜广州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1999年·中山纪念堂 12月29日,中山纪念堂举办了一场“迎接千禧年”的时装表演,展示了中国历史上从秦到清的服装演变。当时参与走秀的模特,都是国内赫赫有名的超模。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1999年·恒福路夜猫酒吧 夜猫酒吧入口是个张开嘴巴的夜猫造型。拍摄时,恒福路正在修路,但脚手架下的夜猫酒吧还是每天都人满为患,特别疯狂。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小北路 一家来自台湾的知名婚纱影楼在2000年时在小北路开业,一名男子晚上坐在巨大的影楼广告牌下做起了鲜花生意。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越秀公园 那时候广场舞还没有出现,越秀公园里的人跳的都是交际舞。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荔湾广场 在荔湾广场一家西餐厅吃饭时,许培武透过玻璃拍下了广场内部的精彩一幕:蔡澜在荔湾广场的舞台上讲过美食的同时,还有衣着华丽的女演员也在进行舞蹈表演。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天河 入夜后的天河地下隧道是玩滑板的年轻人的舞台。照片上,两名穿着军装的人正在一旁看得入迷。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北京路新华书店 一家婚庆公司曾在北京路的新华书店门口举行了一场时尚婚纱秀,引来了大量市民前来围观。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暨南大学水边吧 1999年,广州著名“水边吧”从天河立交旁沙河涌搬到了暨南大学里面。图为民谣歌手杨一正在台上演出。 当年的杨一在校园里面无人不知,在卖票入场的情况下连开了三场个人演出,场场爆满。 作为广州最老的戏剧酒吧,水边吧因传统民居作为装修风格,以及滚烫的老黄酒配上孔乙己的茴香豆而为人津津乐道。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艺博园 一个木偶剧团正在举办惠民活动,向市民表演木偶剧。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西湖路夜市 当年的西湖路夜市全国有名,既是情侣入夜后的拍拖圣地,也是街坊们吃饱饭后的购物天堂。 巨大的人流量催生了西湖路夜市的肖像素描生意,不少人在这里摆摊收钱画像。 许培武拍完这张图片后不久,西湖路夜市就被整顿消失。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北京路 图为150米舞龙在北京路巡演时的壮观场景。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越秀区大马站。 大马站、小马站曾经是广州的书院一条街,赫赫有名的万木草堂便坐落在此。后来因为年久失修,除了万木草堂之外,大多数书院都已被拆除。外地人在这里做起了凉皮、煎饺生意。 现在大马站对面的五月花广场曾经是国内最早的宽幕电影院——新华电影院。以前有一个说法,“以新华电影院为中心,东山口为半径,画一个圆圈就是广州的市中心。”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花城大道 花城广场建起来前是一条宽阔的马路,没有东塔西塔的遮挡,可以清楚地看见远处天河北CBD的高楼与中信广场顶楼的招牌灯光。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环市路 那时候广州还没禁摩,一名男子开摩托车载着一名女士在路上飞驰而过,背后是当时广州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之一的花园酒店。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江南大道北 江南大道北是广州有名的婚纱一条街,每天晚上灯光亮起之后,道路两旁就如同一个个艺术橱窗。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农林下路 广告牌也是一个时代的潮流风向标。因为世界杯的缘故,巴西球星卡洛斯与贝克汉姆、罗纳尔多等人在当年是当之无愧的“流量巨星”,常常出现在路边广告牌的显眼位置上。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中信广场 珠江新城建成以前,中信广场就如“夜空中最亮的星”一样,是中轴线上最显眼的地标。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滨江路 海珠半岛花园的三栋“绿帽子”是当年广州建得最高的滨江住宅小区。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00年·长隆夜间动物园 慢门拍摄下的长隆夜间动物园让人感到梦幻。 作为中国首个夜间动物园,长隆夜间动物世界的出现,是广州丰富多彩夜生活的一部分。

 

现实与梦幻

2000年结束拍摄之后,许培武老师在南方都市报上发表了一篇《夜广州--现实与梦幻》,记录下了他的心路历程:

夜幕降临后,拎着一架相机,穿行于广州大街小巷,夜广州的故事从“悲情城市”开始。“悲情城市”顾名思义,很抒情,其实是我家附近的一间酒吧,属文化颇浓的一类:宽畅的吧间没有喧哗嘈杂,昏黄灯光下,环视墙上的百年老照片,怀旧音乐声中,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一年后,“悲情城市”耐不住在住宅区内的寂寞,迁到城市中心地带,一改风格,酒吧内的姑娘身穿通花连衣短裙。头顶各式发型,宛如十九世纪世纪法国油画大师德加笔下的舞女。这样的酒吧“文化”,仅仅是广州夜生活的一个侧面。

从城市中央的繁华,到民居小巷的宁静;醉生梦死的酒城,到最后一个灯光夜市的消失;卖唱人各有各的赚钱场所,白领一族饮红酒看演出,赤膊民工围着马路电视自得其乐……,夜广州呈现的是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今天,我很难用一组图片或一个专题来概括夜广州的主流。在我的照片里,不论是都市景物的写实或是城市印象的虚幌,从图像意义上都已不重要。照片(夜广州)最大的优点是真实,缺点也同样,由于偶然的原因,令真实的夜景产生幻觉,当然是求之不得。

他镜头下的也广州如同一部时代的无声纪录片:时装秀、宵夜摊、灯光夜市……各种各样映照在灯红酒绿、五彩斑斓夜幕下的新鲜事物,正是那个年代广州前卫而包容,时尚又充满生活气息的一个真实写照。

如今20年过去,那些那些曾经引领着时代风尚的音乐茶座与卡拉OK等“夜蒲潮流”,已伴随着一代人的老去而显得土气,甚至被时代所淘汰。

但钟情于夜生活的广州却从未停止过前进的脚步。更多更新的潮流,也随着时代的发展遍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想看风景的可以体验珠江夜游;热爱音乐的可以到livehouse;喜欢喝酒的可以到琶醍和众多酒吧街;热衷于艺术的可以到星海音乐厅、广州大剧院;喜欢美食与购物的,更是有数不清的食街和商场可以选择……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夜幕下的天河商圈 图片源自网络

正是这种允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追求,也允许同一个人有不同的追求的丰富夜生活,让白天奔波劳碌的人真切感受到了城市和人生的有趣。

如今的广州正在大力发展“夜间经济”,时代会变,夜生活的方式也会变,但流淌在广州这座城市每个毛细血管里的“生猛鲜活”,却会越来越强劲。

撰文 | JASON

特别鸣谢:摄影师许培武

图片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使用

互动话题

在广州的夜晚,你是如何度过的?

© THE END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本文由识广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商务合作、进粉丝群请长按识别二维码

你可知道20年前,夜广州有多生猛?-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