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电影动画片《哪吒之魔童降世》以17.72亿票房超越进口片《疯狂动物城》,位列中国影史动画电影票房第一。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从2011年《魁拔》开启对成年人动画电影市场的破冰,到2015年《大圣归来》成为年度票房黑马,再到如今的《哪吒》屡破纪录,国漫电影蝶变崛起的态势越来越明显。

但在这个“浪潮”中,作为“动漫之都”的广州却毫无存在感。动画公司奥飞动漫和咏声动画紧紧抱住喜羊羊和猪猪侠的“摇钱树”,在贺岁档和暑期准时出现,收割小朋友的“红包”。

广州动漫,为什么走不出低幼层怪圈?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蝶变的国漫与广州无关

长久以来,在动画电影领域,一直是进口片的天下。《千与千寻》《机器人总动员》《疯狂动物城》《寻梦环游记》……神作不断,口碑与票房俱佳。

国产动漫也一直在努力寻求在动画电影——尤其是面向成年人市场的动画电影上的突破。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魁拔》

新世纪的国漫电影以《魁拔》的惨败为开端。2011年,《魁拔之十万火急》上映,票房仅300万左右。之后第二部(2013)、第三部(2014)接连上映,表现略好于第一部,但同样可以用惨淡形容。——不过,《魁拔》系列的制作可圈可点,也让人看到了国漫冲出低幼层受众圈层的勇气。

2015年《大圣归来》以9.56亿票房登顶国产动画电影榜首,以全新的方式演绎中国经典IP,取得意想不到的成功。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大圣归来》

2016年《大鱼海棠》,梁旋、张春用了十二年的时间,基于《山海经》打造了一个具有“中国风”的神话世界,人与神、地与海、大鱼与海棠树,故事虽有瑕疵,但仍然赢得了不错的口碑。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大鱼海棠》

2017年《大护法》,不思凡导演更有野心,在一个常规热血动漫的框架下,放入了一个“反乌托邦”的思想内核,人性、欲望与暴力营造了一个“人吃人”的世界。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大护法》

2018年,《大世界》用动画方式展现成人世界的残酷,国产动画电影走向现实主义题材,获得第5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口碑爆棚。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大世界》

时间来到2019年,《哪吒》横空出世,虽然选择的还是暑期档,但面向的却是全年龄段观众。《哪吒》无论故事的完整性、内在的价值观构建还是制作,均表现优异。不仅好评不断,票房也屡创新高,截至8月6日下午16点,《哪吒》票房已突破26亿。而早在在8月3日晚《哪吒》票房突破20亿的档口,猫眼CEO郑志昊就发朋友圈配文“冲向40亿”!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可以说,最近的十年,就是国产动画电影的口碑和票房从“扑街”到崛起的十年。但令人颇感意外和困惑的是,在上述国产动画电影佳作中,难觅来自动漫之都——广州的公司身影。

《大圣归来》背后的大千阳光、《大鱼海棠》背后的彼岸天文化均是北京的动画制作公司,《大护法》背后的好传文化则是天津的公司,《大世界》背后的乐无边动画工作室成立于南京,《哪吒》背后的可可豆动画则是成都的企业。

广州的动漫公司在忙着干什么?

广州动漫没有梦想

很少有人留意到的是,就在7月5号,一部广州动漫公司出品的电影——《猪猪侠·不可思议的世界》也登陆院线。猫眼数据显示,电影最终录得3373万票房。豆瓣上,连评分都没有,仅有的几条评论中,一个用户写道:

“这是完全为孩子服务的动画片,如果说从小孩子的角度讲我觉得应该是不错的,因为看的过程中前面的很多小朋友真的是笑个不停,但如果从成年人的角度看,逻辑是真的一塌糊涂。”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这已经是广州本土知名动漫企业——咏声动漫出品的第五部动画大电影,它很好地回答了广州的动漫企业在忙着干什么。

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底,广州有近400家动漫企业,2016年,全年营收过亿的达23家。咏声动漫还不是其中最有名的,最有名的要属拥有喜羊羊和灰太狼、超级飞侠IP的奥飞动漫。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上市公司奥飞动漫被誉为国内动漫产业龙头,通过玩具加工、动画片生产和IP授权,赚得盆满钵满。早在2009年,奥飞动漫就在贺岁档期间推出了第一部动画大电影——《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牛气冲天》,并以过亿票房成为当年国产动画电影票房冠军。从2009年到2015年,《喜羊羊与灰太狼》连续出品了7部大电影,最新的一部票房仅6774.7万,豆瓣评分只有5.5分。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事实上,在奥飞的产业布局中,电影从来不是重中之重,只是在玩具之外,对用户付费意愿的进一步收割。以玩具制造起家的奥飞动漫,最擅长的是收购原创动画内容(无论是《喜羊羊与灰太狼》还是《超级飞侠》都是),通过发行扩大IP影响力,然后再把IP的影响力变成玩具销售出去。直到去年,玩具销售在奥飞动漫的整个销售占比仍然接近半壁江山。一位前奥飞员工告诉识广君:“奥飞的基因本来就是玩具制造,而不是IP生产。”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玩具反斗城内的奥飞专区

事实上,在2015年奥飞股价冲得最猛的时候,奥飞曾以“现金+股票”的方式,收购互联网原创动漫平台“有妖气”母公司北京四月星空公司100%股权,彰显了奥飞进攻全年龄段动漫领域的决心。不过2017年,有妖气创始团队集体离开奥飞,2018年底,奥飞兜售有妖气。今年7月,奥飞公告将计划合计募集资金9700万元,对“贝肯熊”、“喜羊羊”等系列增加投资,重点孵化低龄动漫影视剧作。折腾了四年,最后还是紧握低龄动漫领域的摇钱树,回归到了原点。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喜羊羊与灰太狼》

相比从动画到玩具的模式,动画电影对制作要求更高,花费时间更长,不确定性也更强。《魁拔》口碑与票房之间的落差就是前车之鉴。《漫友》杂志创办人、广州动漫“精神领袖”金城说:“千军万马都做儿童题材是一个巨大的误区。未来最大的富矿一定是承认动漫消费市场。”问题是,成人的口味也更加挑剔。

相对于高风险的电影投资,老老实实做动画,卖玩具显然是稳妥的生意。相对于辛辛苦苦说服成年人掏钱,通过小朋友就可以把成年人的钱给赚了。何乐而不为呢?不光奥飞是这样做的,广州大多数赚钱的动漫公司也是这样做的。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广州咏声公司旗下的“动漫全明星”

如果说,北京、成都等地的动漫公司在国产动画电影崛起的大潮中是“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话,那广州的动漫公司奉行的还是一贯的“淡淡定定有钱剩”。不能说这种选择有什么错,但套用那个流行句式,可以说:

“奥飞没有梦想,广州动漫没有梦想”。

动漫之都的虚实

有妖气创始人周靖琪离开时,在朋友圈写下了一句话:“我将踏上新的征途,去实现新的愿望,那是仙山映画,海外蓬莱,我梦想中的动画电影之路”。言下之意,在广州奥飞,他们无法实现自己的动画电影梦,这好像是一个电影人对玩具大王的抱怨。

细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哪吒》等动画电影背后的核心创意和制作团队的话,会发现都不是什么大公司,如果说广州动漫大厂没有梦想的话,广州动漫就没有“有梦想的小公司”吗?

答案可能是——有这样的公司,却没有这样的环境。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无论是《大圣归来》《大鱼海棠》还是最近爆火的《哪吒》,背后都隐藏着光线影业或其旗下专注于动漫电影投资、宣发的彩条屋影业的身影。在上海,也有华人文化和美国梦工厂合资成立的公司——东方梦工厂,主要进行对动画电影的投资。

2017年,广州市提出将广州打造成“动漫之都”,每年安排专项资金扶持动漫产业发展,但政府的扶持通常都“救富不救贫”。

而在市场上,广州又缺少像北京和上海的投资和宣发机构。这不是广州动画电影产业才有的外部约束,而是广州影视产业整体面临的窘境。——谈论广州影视产业的衰落和如今广州影视生态的残缺,大概需要和本文长度一样的一篇文章才能讲清楚。

当然,上述问题的答案也可能是——“真的没有”。这来自对南方动漫“文化基因”的判断。

一家动画工作室的负责人告诉识广:“广州的动漫公司不擅长做成年人面向的内容,更擅长做轻松、娱乐的内容。”一个广州动漫的忠实粉丝也告诉识广:“像《哪吒》《大鱼海棠》这样的作品,从故事到画风,一看就知道不是南方的风格。”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哪吒之魔童降世》

就在最近,广州文化上市公司产业联盟发布的《广州动画电影产业发展研究》中,还乐观地表示要“助力广州打造‘动画电影之都’”,但拿出来讲的仍然是《喜羊羊与灰太狼》几部老掉牙的电影作品。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金城

去年年底,金城在接受识广专访时说:“不能把拿不出好作品的责任推脱给时代。”我们同样也可以说:“不能把拿不出好作品的责任推脱给城市,何况这个城市是号称‘动漫之都’的广州。”

*图片源于网络

撰文 |凉亭酱、π缺克

粉丝福利

你看过哪些广州制作的动画作品?感受如何?

国漫向上,广州向下-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