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周一,8:45,大量上班族从地铁口涌出来,目不斜视赶向各自的公司。

他们有的从城中村来,有的从东莞、惠州来,还有不少人,从广州来。

因为路途遥远,他们大多选择工作日留在深圳,周末回广州。

和绝大多数‘’双城族‘’不一样,他们往返的两座城市是中国两座超一线城市。

每周,在广州和深圳之间,他们像潮汐、钟摆一样有规律地往来。

这群人,被称为「广深候鸟」,

每一个广深候鸟,都面临工作与生活的抉择-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图via upslash

 

“广州仔”的深漂生活:最想念一碗艇仔粥

三年,是张少在深圳城中村居住的日子的总和。即使周末回到广州城区,他还会时不时想起,深圳那些逼仄的握手楼和转身房,还有街道上混杂着各种口音的宵夜档。

那么多宵夜,却没有一碗地道的艇仔粥,加班到十点的夜晚,他非常想念这在广州街头巷尾常见的食物,而深圳没有。

每一个广深候鸟,都面临工作与生活的抉择-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图via 网络

张少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仔,刚毕业的时候他在一家大型物流公司找到工作,鉴于公司总部在深圳,他经过仔细衡量后决定到总部上班。

在他眼中,深圳是一座很有朝气的城市,同事大多很拼搏,公司也处在行业龙头位置,给出的薪资超出行业水平。为了上班更加方便,他租了公司附近的城中村的房子居住。

但这三年并没有让他对深圳这座城市感到熟悉。他偶尔也在下班后跟同事去聚餐,但更多时候是回到空荡荡的出租屋,跟女朋友聊天或是玩手机。一到周末就马上回广州。红树林、深圳湾和华侨城这些著名景点他都很少去玩,朋友都在广州,他一个人去玩觉得没什么意思。

每周往返和谐号上有不少人同路,置身于满座的车厢,他还是感到孤独。他最希望的是,广州分公司有职位空缺,就马上申请调回广州。用他的话说:“深圳是工作的地方,但是没什么归属感。”

在广州生活,到深圳打拼

周一早上,深圳地铁拥挤的人群中,陈洋跟其他赶着去上班的人没有太大区别。除了出发点,他是一大早从广州坐高铁来的深圳。

每一个广深候鸟,都面临工作与生活的抉择-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深圳石厦地铁站,位于福田CBD一级辐射区,上班族必经之处 | via网络

陈洋在广州读的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知名投资公司工作。工作几年后,他越来越感到广州的创投氛围不如深圳:广州投资机构少,投资人不活跃,互联网创业者也不多,深圳却刚好相反。最简单的例子,同样的创业沙龙,在广州经常为观众发愁,在深圳却经常爆满。

虽然已经在广州安家,但深圳优质的行业环境吸引着他。为了事业,他还是选择到深圳工作。

事实证明,这种选择是正确的。除了更高的薪酬外,他也更多地体会到事业的成就感:在深圳这个充满“冒险精神”的城市里,他接触到的创业团队无论数量和质量都比广州高出几个量级,他的团队也投资了几家很有潜力的创业公司。

“深圳是事业,广州是生活,二者是互补的。”在他眼里,深圳明显比广州节奏更快,也更有活力。因此即使过着候鸟式生活,他并不觉得烦恼,短期内也没有回广州工作的打算,“虽然通勤时间长一些,但也不是坏事,路上的时间刚好可以用来思考一些事情。”

 

为了家庭,他结束“候鸟”生活

996,这个前不久上了热搜的词,是贝林最近两年的工作常态。在广州做了十年媒体人后,三年前他决定转型,进入互联网行业,但广州并没有给他太多选择。最终,他接受了深圳一间互联网创业公司的offer。

和广州街头不一样,贝林感觉,深圳这座海滨城市更漂亮,也更年轻化。公司里都是充满活力的年轻人。刚到深圳时公司还没有那么忙,下班后在海边跑步时,他看见的年轻面孔和美丽风景一样多。

每一个广深候鸟,都面临工作与生活的抉择-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深圳傍晚的海边 | via网络

深圳互联网行业的发达也是显而易见的。公司所在的南山科技园,一个面积不大的地方,聚集了100多家上市公司,其中大多数是互联网公司。到了晚上9点,依然灯火通明。

贝林有一个女儿,每周日离开家去深圳时,女儿都不让他走。平时微信视频时,女儿也总爱问他:“爸爸什么时候回来?”虽然在他决定转型时,就做好了不能陪伴女儿的心理准备,但心里仍然总是不免愧疚。

随着公司的发展,贝林也越来越忙,996成为常态。虽然以前在媒体加班经验不少,但996还是使他倍感疲倦。有时候加班太晚,回到家跟妻子视频聊天时,孩子都已经睡着了。

刚开始,他还会搭广深和谐号转地铁回到广州家里,后来太累干脆预定顺风车直达家门口,一路睡过来。

虽然公司在快速的成长,他也被晋升、加薪,但一周只有一天能够陪家人,无论对他,还是对家人,都是一种极大的心理考验。在三周连轴转完成项目后,他终于下定决心递交了辞职信,结束了三年的候鸟生活。

后记

在有1300万常住人口的深圳,“广深候鸟“一族据说有超过20万人(非官方数据),并且还在不断增多。

和在深圳工作在莞惠置业的候鸟们不同,他们大多是先在广州已经安了家,冲着更好的工作机会,更大的发展空间去的深圳。

他们切身感受着两个城市的差异:不仅仅是城市面貌、产业优势、生活节奏的差异,更是城市活力、精神的差异。对于被反复拿来做对比的两个城市而言,这些已经是老生常谈。

他们也不得不纠结于工作和家庭的难以平衡。通勤时间、两地奔波的辛苦还不是他们最大的烦恼,独自在外的孤独感、无法陪伴家人的愧疚感最难克服。

多年之后,他们或许选择继续做一只“候鸟”,也许会选择搬家到深圳或回到广州,人生中增加的是一段双城生活的经历,称不上“浪漫”,也不见得有多么“残酷”,只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注:张少、陈洋、贝林为化名

 互动时间 

你身边有哪些候鸟故事,跟识广君分享一下?

每一个广深候鸟,都面临工作与生活的抉择-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本篇撰文

Nancy

不是候鸟也很想吃艇仔粥

每一个广深候鸟,都面临工作与生活的抉择-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