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中国最后一批连环画家”,也是“中国动漫出版第一人”。

日本动漫协会理事长、手塚株式会社社长松谷孝征曾赞扬他:“对中国漫画界的贡献,就像手冢治虫对日本漫画的贡献一样”。

近30年的出版人生涯,他成功将中国原创漫画从“人人喊打的不良文化”扭转成为如今的“香饽饽”,让曾经低人一等的“画手”成为了今天的“漫画家”。

他是金城,《漫友》杂志、中国动漫金龙奖创始人,中国首个私人漫画展览馆——JC动漫馆馆长。

本期,在“广州动漫艺术40年成果展”举行之际,我们走近金城,一起聊了聊这些年“国漫崛起”背后的故事。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广东省动漫艺术家协会主席 金城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识广:您是如何踏入漫画这一行的?

金城:最早我是画连环画的。70年代的时候,连环画风靡城乡。当时我喜欢画画,甚至为此放弃了高考,决定画连环画为生。80年代,连环画开始走下坡路。我看到香港的黄玉郎把自己的“漫画帝国”做成了上市公司,我认为找到了一个接轨点,所以开始转型做漫画。

 

识广:当时为什么想到要创办一本《漫友》杂志?

金城:97年,我在北京创办的《漫友》。一开始做的是原创漫画,但那时候原创漫画不受市场欢迎,坚持了两年,基本上弹尽粮绝了。

在1999年年底,圣诞节前后,我就和5个画手,带着我们的锅碗瓢盆、打印机、电脑,一路狂奔来到广州,当时这里是大陆出版发行体系最发达的地方

我们刚到广州时,在现在五羊新城这一片,租了一套3室1厅的住宅楼。厅是我们办公的地方,其他三间房间就作为宿舍。这就这样开始了我的第三次创业。

识广:您在这之前也经历过两次创业?

金城:是的。第一次是在1987年。就是刚才提到的从画连环画转向漫画。但是因为我没有出版资源,最终创业失败了。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JC动漫馆内连环画 

第二次创业的时候,我独立完成了一部叫做《摩梭之约》的作品,那应该是全国第一个用分镜头来画漫画故事的。但是当时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所以也是失败了。

识广:您的第三次创业和前两次有什么不同?

金城:之前包括在北京的时候,我都是创作人,而且是领衔创作。但来到广州之后我开始一心一意做市场,自己做出版发行运营,能够控制市场资源,才能够走下去。

这是我个人的转型,从一个创作人转型为一个出版人。

 

识广:转型顺利吗?

金城:《漫友》创办初期是比较艰难的。那时候原创漫画很不受欢迎,所以《漫友》没有马上做原创,而是做一些国外动画漫画资讯,在发行量上涨之后,我们才开始注入原创漫画,但都得靠赠品来带动销量。

所以,那时如果你看到这期《漫友》赠品比较丰富,那一定是原创漫画比例高了。读者就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原创漫画,从不喜欢到喜欢。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网友投稿称:“在十多年前的时候,以《漫友》为代表的动漫杂志曾是像我这种在农村县城出生的一代了解日本及外国动漫文化的一道窗户,并在那里见证了国产动漫文化的兴起。照片的那些杂志摄于2012年8月,后面搬家的时候由于保管不善全都被书虫给咬坏了,为人生的一大憾事。” | 图片源于微博 千禧bot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识广:为什么最初原创漫画不受欢迎?

金城:早期的时候,有一家深圳的公司出过一些原创漫画,不好卖,很多老板都赔了钱。很多书商就不接受原创漫画,一听说我们是做原创漫画的,转头就走。

当时国内盗版书商引进了大量日本漫画,通过盗版的的方式出小开本,在桌子底下偷偷卖,很受学生仔的欢迎。但是有些作品含有情色、暴力的内容,所以不断被各种新闻出版部门、工商部门收缴。因此会有一种错误的观念,认为不管是谁的漫画,都是“不良文化”。

识广:除了这些原因,原创漫画本身质量如何?

金城:也不好看。因为这些作者当时也就20岁上下,都是看日本漫画成长起来的,他们只是凭着自己的兴趣在创作。相比之下,日本漫画经过了几十年的积累,才有一批好的作品出来,自然更受读者欢迎。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JC动漫馆内“日本动漫区”

识广:从什么时候开始,整个市场比较接受原创漫画呢?

金城:2000年前后《乌龙院》的大获成功给了整个市场信心。

当时漫友文化一口气签约了敖幼祥(漫画《乌龙院》作者)的200本漫画图书版权,做大陆简体版的独家代理。当时真算是冒险,做不好可能公司就破产了。

我和敖幼祥天天对着发行商求爷爷告奶奶。敖幼祥能喝,就经常和发行商喝酒。发行圈有一句话,叫“酒量等于发行量”。

发行商愿意尝试下,尝试之后发现发现反响还不错,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台湾著名漫画家敖幼祥于淘金手绘书信 | 图片来源于“动漫艺术家”

到2003年之后,发行商为了拿到漫友文化某个地区的发行代理,竞争非常激烈。

识广:2004年,您创办了中国动漫金龙奖,当时是什么考虑?

金城:实际上这是我的无奈之举,当时国家大力发展动画,我们希望漫画能搭上动画这班车,通过奖项带来媒体的聚焦,带来一些社会效益,慢慢扭转“漫画是不良文化”的观念。

 

十几年来,金龙奖每一年都会推出很多新人,不只是得奖的那几个人,它带动的是一大片年轻人。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识广:为什么想到要把动画和漫画放在一起评奖

金城:虽然说很多动画源于漫画,但是两个行业是不搭界的。即使在国际上,也只有单独的动画奖或漫画奖。金龙奖是第一个把动画和漫画揉在一起的,这是一个独创。

 

当时创立“金龙奖”的时候,因为作者资源少、漫画作品少,所以我们把插画、绘本也一起算入评奖范围,也希望通过这样增加投稿量,扩大影响范围。但是发展到今天,国内凡是有动漫奖项的都是包含漫画、插画、绘本的。金龙奖也算是为行业创立了一个标准。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漫画家李昆武(《从小李到老李:一个中国人的一生》)、吴冠英(福娃设计者)为第十五届“金龙奖”所画贺图 | 图片来自“中国动漫金龙奖”

识广:经历了那么多年,现在原创漫画的生存环境怎么样?

金城:以前像本杰明这样的漫画家都是“地下工作者”,而现在,像漫画《爆笑校园》的作者朱斌、《乌龙院》的作者敖幼祥,都是连续上中国作家富豪榜的。对于一个好的漫画家而言,在这个时代,生存已经没问题了,问题就是如何创作出好的作品。

识广:所以中国动漫和日本、美国、法国这些地方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金城:当然,差距还是蛮大的。法国的巴黎、《丁丁历险记》和《蓝精灵》的故乡比利时、日本东京等地漫画氛围都很浓,也有喜爱漫画的传统。像巴黎人会在圣诞节互送漫画作为礼物,这种文化基础是没法比的。

欧美、日本的漫画能够输出一整套完整的价值体系,关注、引领或者成为一种主流价值观,我们距离这个目标还有很大差距。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比利时航空“丁丁历险记”主题机身 | via网络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日本鸟取县“柯南小镇” | via网络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识广:国内有庞大的“二次元”人群,但他们对于国漫的接受程度并不高,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金城:首先本质上还是要解决作品本身的问题。中国的原创动漫艺术性、感染力不够强,存在很多问题。我们现在的动漫产业好像有点规模了,但我们还是比较欠缺能够让世界认可的作品。

只要有好东西,一定就有好市场。比如2015年上映的《大圣归来》就产生了接近10亿的票房。

只不过很可悲,我们这一代人赶上了快餐化文化的时代,这是一个不产生巨作的时代。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2015年上映的《大圣归来》 | via网络

识广:为什么说是不产生巨作的时代呢?

金城:艺术创作需要一个好的环境。现在华语地区,电子阅读占主流,漫画更新从月更到周更甚至有日更,读者用鞭子赶着你,这怎么能产生“时代巨作”呢?

而日本、欧洲虽然网络漫画也在发展,但纸质阅读仍然是主流,传统漫画还是很受欢迎,所以能够产生“十年磨一剑”的作品,但互联网受众没有这个耐性。

像《小蝌蚪找妈妈》,是齐白石和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那些艺术家们一起耗费心血做出来的;还有《三个和尚》、《山水情》、《大闹天宫》这些片子,都是真正的艺术创作、艺术结晶,绝不是年轻人用鞭子抽打出来的。

但是,我还是认为,不管在任何时代,艺术家都应该能够拿出好的作品,不能把拿不出来好作品的责任推托给时代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黑猫警长》 | via网络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山水情》 | via网络

识广:是不是有一些题材的限制也导致了创作者没有办法出好作品?

金城:也不是,比方说《功夫熊猫》、《花木兰》在中国也不会限制,而且是极大推崇的,人家美国人都能玩转了,还是创意的问题。

识广:目前国内成功的动漫IP都是面向的都是比较低幼的群体,未来这种情况还会继续吗?

金城:目前限于固有的条条框框,千军万马都做儿童题材去了,这个是一个巨大的误区。实际上,成人市场才是金矿,未来最大的富矿一定是成人动漫消费市场

识广:目前中国的漫画艺术创作似乎都到了一个“瓶颈期”,您觉得应该如何突破这个“瓶颈期”?

金城:我觉得动漫事业要进一步拓展,还需要引进国际上的大师名家,比方说像宫崎骏、美国的皮克斯、梦工厂的大艺术家,参与动漫作品的创作。

不要单纯地把动漫当作是青年人凑在一起创新创业做的事,定出一个指标要做多少个好作品,而是说真正的高举高打,从题材、世界观的设定、角色的设定上都向国际化迈进。

虽说我们现在还没有达到,但我是一个乐天派,我觉得动漫产业机会有、市场有、前途有,就看谁能先脱颖而出。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皮克斯”旗下卡通形象 | via网络

识广:您觉得哪些作者是有可能引领中国动漫走向更高一层的?

金城:上海有个叫做Tango的画家,他的漫画很奇妙,会把漫画和思考结合起来。还有我们广州的小林,也是创作思考型漫画的。

我觉得能够思考社会的漫画家是希望之所在,一方面漫画有它商业的属性,但同时也有推动社会进步,推动人类思考的功能。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本期撰文

哀酱

拥有17年《名侦探柯南》学术研究经验

 

采访

斯汀、哀酱

摄影

JASON

扫码关注识广君(gonghaoshiguang),进群和识广er一起“涨姿势”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国漫赶上了一个快餐时代,但出不了好作品不能怪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