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一天,很早醒了,吃过早餐,拿着相机,漫无目的在居所附近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龙导尾

 

新年 · 旧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新年 · 旧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龙导尾地名来源五代十国时期割据岭南的南汉皇帝刘岩,他登基后下令在现宝岗大道筑起“南郊坛”以祭祀天地,坛前修起一条仿长安含元殿升殿甬道的皇帝专用通道,名为龙尾道。不久宋朝统一中国,所有宝殿都被焚毁,但在龙尾道遗址形成的村落仍叫龙尾道。清初时有人讹写为龙尾导,到了清未又误称为龙导尾,曾在甲午海战中壮烈殉国的北洋舰队致远舰管带邓世昌的祖居亦在此地。

 

新年 · 旧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新年 · 旧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龙导尾在清末时仍是属番禺县的一个乡,面值很大,差不多有两平方公里,清末秀才何惠群为龙导尾写过一首脍炙人口的粤曲小调《叹五更》:“三更才过月生西,记得与君买舟同过漱珠桥。君抱琵琶侬唱小调,或郎度曲,我吹箫。两家誓死同欢笑,又话谁个忘恩负义天地不饶。近日我郎心变了,万种愁怀恨未消……五更月影照墙东,倚遍栏杆十二重。……离情别恨难入梦,海幢声接海珠钟。睡醒懒梳愁有五种,忽见一轮红日上帘栊。”可见旧时的龙导尾乃一态岭南水乡的模样,遍布小桥流水人家。

 

 

新年 · 旧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新年 · 旧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不过,随着城市规划的改变,在现在的广州地图上,已经几乎找不到龙导尾这个地名了,但问问同福中路、宝岗路、南田路附近的旧街坊,大家还是能把你引到龙导尾市场——尽管附近的高楼拔地而起,这个地方仿佛就被遗忘了一般,独享着难得的宁静,就像定格了在了几十年前一样。唯一能让人偶然醒觉今夕是何年的,是路边停着的共享单车和窗台传出的流行音乐。

 

新年 · 旧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新年 · 旧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住在外面的人们希望保护旧街风情,住在里面的人们却盼着拆迁换新房。或许在未来某一天,龙导尾变成一个徒有躯壳的旅游景点,又或是变成一片高楼林立的石屎森林,何去何从我们亦无从知晓……

 

无论多么感慨和不舍,沧海桑田,世事变改,就如一股洪流,我们只能望之兴叹却不能阻挡。所幸,我们还有手中的相机,能够记录这一切,定格回忆,留给后人,或者这就是摄影的意义……

 

(点击阅读原文可得到我推荐的广府时节台历


新年 · 旧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