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話的確是很盞鬼兼得意的地方語言,單是廣東話中的一個「仔」字,就可以將非廣東仔的朋友玩死,令他們摸不著頭腦。同樣是「仔」字一個,放在不同的字句組合之中,其意思可以是天南地北。正如「撈仔」是指來自北方的外省人,「衰仔」是指衰人,「叻仔」是指醒目人,「好仔」是指善良的人,「死仔」是衰到貼地的人,「靚仔」是指生得俊俏的男生,「雞蛋仔」是香港人喜歡的一種樣子像雞蛋的地道小食,「雞公仔」是指「小公雞,未長大的雄雞」。一個「仔」字,就把外省人弄得神經錯亂了。

廣東童謠趣談:雞公仔會長大嗎?-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廣東向來以農耕為主,在從前的年代,家家戶戶,皆有養雞隻,以生蛋作副食,或過年過節,殺雞還神。那年代,有雞吃是十分難得的了,不像今天的孩子,可以日日肯德基家鄉雞。

廣東童謠中,不少皆以「雞公仔」為題,版本甚多,而最廣為廣東人熟悉的,莫過於「雞公仔,尾彎彎,做人新抱甚艱難,清早起床都話晏,眼睙唔乾入下間,下間有個冬瓜仔,問聲安人蒸定煮 ? 安人佢話蒸,老爺竟話炸 ! 大揸鹽都話淡,指甲挑鹽佢又話鹹,蒸蒸煮煮唔中意,拍起頭鬧三朝,一朝打斷三條棍,三朝跪爛九條裙…」這首描述新歸媳婦辛酸的吟誦曲(張慧貞口述,韋然記錄,1976)。

這首民謠之出處,早已不可考證。由劉萬章主編,出版於1928年的《廣東兒歌甲集》收錄了九首以「雞公仔」為名的粵語歌謠,但內容各異。

不少人認為《雞公仔》一曲是孩子的催眠曲,是從前母親哄兒入睡而衍生的呢喃催眠句。但再讀此曲,發覺其平仄組合,與木魚書,南音之曲式相似,如以木魚書或南音的曲式來吟誦《雞公仔》,甚為通順,故個人認為此童謠乃當年坊間唱木魚及唱南音的說唱者所撰作的,為一同情初歸新抱之苦的敘事曲,並非母親的搖籃曲。只是這歌謠在民間唱唱,就流傳了開來,成為那一個年代的流行曲。母親在哄兒入睡之時,不為意的就唱了這曲,也就是這樣,這吟誦曲就成為了孩子聽不懂的安眠曲子了。

從前以唱木魚、唱南音來媒生的說書人,大多是一些的讀書人落第科舉,考不到功名,有的回家教書,再教不成,就跑到江湖說唱為生。亦有一些文化水平較低的街頭賣唱者,如唱龍舟歌行乞的老者、盲公和師娘。那年代,唱歌的曲式不多,大多是一些近乎吟誦的木魚歌、南音、粵謳一類曲式的歌曲。

街頭巷尾的唱說人所唱的歌謠,多為大眾喜愛的民間故事,亦有說唱人把《三字經》、《弟子規》、《孝經》、《勸戒文》化為吟誦句作歌謠來說唱,亦有以民間生活風俗創作的歌謠,如《落大雨》、《雞公仔》這一類的悲傷諧趣曲。

這些歌謠,因有說唱人在民間傳唱,因而成為大家熟悉的歌曲。這些說唱曲,多為隨口唱出來的詞曲,隨口添加,故歌詞隨著不同的說唱人而有變更,而各鄉各縣流傳的版本,皆有所不同,時長時短,甚至題材亦大有分別,短小而有童趣的有「雞公仔,尾婆娑,三歲孩童學唱歌,唔使爹媽教導我,自己精乖冇奈何」、 細說婆媳和諧的,有「雞公仔,洗落米,唔見安人買歸,豬肝煮豬肺,芥菜煮莞茜,豆腐蒸蝦米」; 說子女不孝的,有「雞公仔,尾彎彎,邊處煎魚咁鬼香,可憐柴房黑又冷,三餐未食好淒涼,只因阿仔唔孝順,老人不理太無良」等等。

這一些歌謠是由誰最初寫作,在沒有文字版權意識的那年代,確是有一點沒法子追查了。

在從前的日子,娛樂不多,這一些簡單的木魚歌、南音、就已是當年大家的精神食糧,而《雞公仔》這一首為婦女說不平的敘事曲,正是婦女人家的心聲,因而大受婦女人家所歡迎,成為當年的民間流行曲。但隨著社會變遷,木魚、南音、粵謳皆不再為人所熱唱,《雞公仔》之原來調子,亦早已為大家忘記,只剩下了做人新抱甚難艱的歌詞,就是如此,這吟誦曲又變成為民間沒有調子的歌謠了。

世界總是在來來回回中前進,而時遷勢易,雞公仔又以新的歌謠體重新出現。50年代以來,先後有多位音樂人,以雞公仔作素材寫歌,譜成流行的音樂作品。最早為人留意的,是羅寶生作曲填詞的《做人新抱甚艱難》。此曲是陳寶珠所唱,同時,也是1967年在香港上演的電影《旺材嫂》的插曲,但嚴格來說,此曲並不能說是很流行。

在兒童及父母親的圈子裡、在學校流行得最廣的,可能是筆者以同一題材寫成的《雞公仔》,網民說此曲是莘莘學子版,也有道理。筆者於早年整理此曲時,有感於「做人新抱甚艱難」,對小孩子而言,難以明白,於是把這一句改為「做人點可以怕艱難」。此曲在八零年初流入廣州華南一帶,也許當年粵語兒童歌曲甚少,這首歌很快的就流傳開來,成為當年父母親及孩子愛唱的兒歌,也成為不少70後及80後成長的朋友的集體回憶。這首歌,原唱是梁燕冰,其後基督教兒童合唱團、曾敏詩、Cream樂隊也先後翻唱。在廣州及星馬一帶,也有很多翻唱版本,並多以「傳統民歌」視之。

雞公仔
曲、詞 : 韋然

雞公仔 尾彎彎
做人呢點可以怕艱難
清早起床返學去
執齊哋書本呀上學堂
一分耕耘自有一分收穫
懶惰去做人
又點會有所成呀

雞公仔 尾彎彎

做人呢當然有精神
清早起床有好習慣
經常都溫書呀要學勤
一分耕耘自有一分收穫
懶惰去做人
又點會有所成呀

雞公仔 尾婆婆
三歲既孩童學唱歌
阿哥佢聽教
阿媽就開心哂咯
阿哥佢唔聽話
阿媽就唔安樂
噯……

黎小田亦於80年初,亦曾與盧國沾合作,寫了另一首《雞公仔》,作為電視劇集《大地恩情》的插曲,由張德蘭唱出,這首歌曲在當年也是頗為流行的。這首歌的泥土味道很濃,是一首十分出色的創作民歌。

2000年代初,廣州歌手東山少爺也唱過一首以雞公仔作素材寫成的歌曲,曲黃毅成作曲填詞,但歌曲加入了黎小田與盧國霑合作的《雞公仔》作過門的引子。

《雞公仔》莘莘學子版創作於1976年。創作此曲時,筆者還是年青的小伙子,憑著熱誠和勇字當頭,寫作了這一批廣東童謠。時光飛逝,轉瞬間就已是四十多年了,而寫作的人,也變成了年輕的長者。有幸的,是《雞公仔》這一批粵語兒歌並沒有長大,只是添了歲月的顏色。看到這些歌曲仍然在民間傳唱,還成為各地中小學校的粵語民歌教材,作為歌曲的創作人,已是很感恩的了,雖然歌曲在各地傳唱中,大部份歌曲早變成了「傳統童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