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流行于南番顺的“冥婚”习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见人讲人话,清明时节讲“冥婚”。不停有内地恶俗恐怖的冥婚新闻资讯传来,把人吓得不轻,又厌恶又恐怖,还导致不可思议的偷尸,偷掘别人家新坟开棺盗尸等恐怖行为,甚至殡仪馆工作人员借职务之便贩卖尸体、偷換尸体,落手落脚见利忘义参予作案。原来北地的冥婚是这么做的,他们要逝者实打实地陈尸进那需要冥婚的人家,又实打实地陈列两具尸身拜祭,想象出许多不可思议的仪式,再合葬到家族中选好的墓地。这样繁杂的过程,怎会不衍生诸多的犯法犯忌的反文明恐怖呢?最近这两天新鲜热辣的资讯,是一个老汉盗取女婿大姐的尸骨为自家的逝者配冥婚,这真是闻所未闻的野蛮行径,把平静的社会大环境搞到乌烟瘴气,这种恐怖恶俗一定要革除。

曾流行于南番顺的“冥婚”习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南番顺生活了近五十年如今年近七十的我,从1971年做扎根知青后,见识了南番顺大部分地方温馨文明,有文化的冥婚习俗,真佩服此地人民的生活智慧。她们何其有文化和热爱生活,把悲痛化为团结合作的双赢,完全没有恐怖和违法,有的只是基层百姓间理智的抱团取暖,再好好地生活下去,现举我家族中老辈和我小叔子的冥婚为例。老爷的两位兄长,都在约1910年左右幼年夭折了。到了他们逝去廿年需要冥婚的时候,家中就开始为两位伯公老爷寻找冥婚的人选。在离我们村约5公里处,有位村民叫“六女”的妇人,她两个女儿,亦是幼年时夭折了。而更痛心的是,日寇侵华期间,她的丈夫也死去。从此六女就长食斋念佛,把自己变为居士皈依佛,于是人人叫她“斋婆婆”,一直叫到她仙逝。斋婆婆的两个女儿和我两个伯公配了冥婚。我老爷排行第三,成了两位亡兄的“代面人”,从此对斋婆婆执女婿之礼仪和义务。

曾流行于南番顺的“冥婚”习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当斋婆婆还能劳动自食其力时,每逢大时大节,她的生日,四位亡人的生忌死忌,我老爷都亲躬送礼到斋婆婆处。农村有收成,新稻上市,铺头有新货,将近过年扫屋刷灰水,我老爷都帮斋婆婆一一打点。我丈夫几兄弟渐长大,他们会隔三差五提篮菜,提几斤芋头,园子摘下来的番石榴黄皮龙眼蒲桃,给斋婆婆送去。斋婆婆很喜欢小孩子,总会打赏几个硬币,或一些山楂杏干枣子之类给他们。1958年之后成立人民公社,农民都过上军事化管理的集体生活,斋婆婆也年近70岁了,渐失去劳动能力,她的先缠后放的双足,拄着杖也行不稳,针线活也做不来,从井中提水上来也力有不逮了。这时我老爷款款劝她搬到我们家。

我们家有近百平方的园地,周围用半截砖砌起1米多高的围墙,一丛丛霸王花长在断垣上,有刺的花茎码实,一年多次开洁白的花朵。晒干后,自家煲汤,送给亲友外,还可卖到个火柴钱火水钱。园子有几棵果树不用打理,虽质量不尽人意,但那果子解馋还是足够的。老爷用三合土在靠近祖屋处平整了约30平方的地方,几仔爷自己动手,建了一间约20平方的小屋子给斋婆婆住。有床、方枱,四张方凳,二张小板凳。间一个小厨房,有两个小柴灶,门口搭一个素馨花棚架,斋婆婆夏天在棚下念经纳凉,晾衣服。冬天有太阳时可晒东西。

曾流行于南番顺的“冥婚”习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斋婆婆自奉甚俭,一年四季吃芋头蒸饭居多。她个人的居民配给的米油足够,鱼票肉票她不需要,都给了老爷买给那一大群饿狼儿女补充。农民真好凄惶,一年到头养鸡鸭鹅都是卖给城里人吃,一个月都不吃一回肉。母鸡下蛋也不舍得吃,或是卖蛋,或是孵小鸡,自己养一些,圩上卖一些。我丈夫八兄弟姐妹,轮着帮斋婆婆捡柴火,破开粗大的柴棒,帮她从井中打满水缸。斋婆婆的衣服补了又补,干干净净,缠脚布隔两天就洗,晾到棚的一侧。大暑天时,这些农村孩子一身大汗满手脚泥,他们都不敢踏入斋婆婆一尘不染的小屋。我丈夫讲,很奇怪,夏天不用两个钟,他们家的剩饭什么都馊了,只好喂鸡。但斋婆婆的芋头蒸饭,用小篮子挂起,三天都不馊。为了节省柴火,斋婆婆一般煮一煲满饭,蒸上10多个小芋头,撒些盐,一直食两三天。每餐装上一小砵蒸热了吃,整煲用篮子挂起。

有一次我丈夫饿慌了,帮斋婆婆打完水,提出要吃碗饭。斋婆婆讲隔天了,你介意吗?那傻仔说馊了吧?斋婆婆讲,不馊。除下篮子一看,真的不馊不霉,于是装了一碗蒸热了吃。几个弟妹不信,轮住去讨要芋头饭吃,果然不馊不霉。后来老奶奶讲:斋婆婆洁净仙女,不是我们粗浊凡人。

曾流行于南番顺的“冥婚”习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到60年代有一天,斋婆婆趁个个上学去,家中只有鸡鸭猪猫狗嘈,老奶奶独自在织藤席。她对我家奶奶讲:“三嫂,我连续几晚梦见观音大士讲我的时候到了,你不要让细路们过来了,也不要惊慌,我会保佑你们。”斋婆婆回小屋闩实门, 再不出来了……刚好大修水利, 老爷在工地上日夜苦干, 老奶奶在门外叫几次都无动静, 她又弄不开门闩, 干着急. 第三天老爷终于回家了, 他弄开门闩进内, 看见斋婆婆衣冠整齐躺在床上, 沒有痛苦没有挣扎, 浑身冰凉静静仙去了. 这一段老辈的冥婚缘. 接来我家同住十年多, 延续几廿年情同母子的生活, 温韾淡定地结束了。直到如今,每年清明节我们都拜祭斋婆婆。五叔仔在23岁那年尿毒症死去, 他是个轻度智障的青年. 从16岁在生产队出勤做看牛弟直到死前一个多月, 都长年中药西药不断。看牛弟365日全年无休, 农民也没有休病假的权利, 只要一息尚存, 都要开工。1976年年尾, 他-收工回家就休克, 口鼻不停出血, 赤脚医生弄醒他却无法止血, 紧急送到广州省人民医院,住院不足一个月就死去。火化后, 长辈立即张罗他的冥婚. 说他在阴界寂寞, 会化为戾气把阳上人搞到家宅不宁. 文革后期扫除一切封资修, 但农村中农民该做的还是在低调做, 这是公开秘密. 冥婚只会在清明时节, 农历七月九月进行, 老辈的冥婚过程我们不知详细, 老爷也只是年幼更记不清, 但1976年, 我是全程零距离观察到。

曾流行于南番顺的“冥婚”习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首先找人寻到神棍, 然后由她们指导整个过程. 首先访到有无年龄相若的异性亡人, 再是夹八字. 离我村3公里处有户李姓人家的女儿, 两年前急病亡故. 八字夹好, 就要找代面的人. -般是胞弟担任. 我们家由六叔仔担任(1991年六叔仔也车祸亡故, 由四叔仔接棒),李仙女家由亡人胞妹代面.一切妥当, 男家代面人到女家提亲过礼, 具体数目记不清, 礼金约几百, 两套女装衣服, 几廿斤礼饼, 酒, 猪肉和鸡鹅, 均是单数. 李家答礼是男装衣服套, 皮带一条、皮鞋一双、钱包一个, 糖, 米, 酒各几斤, 也是单数. 等神棍再择好曰子, 代面人过女家拜过祖先和亡人父母, 把她的神主牌拿回来和五叔仔的神主牌放在一起拜祭过, 就礼成。当年物质奇缺, 又值三位巨人国丧,一切办得静悄悄, 鬼鬼祟祟慌慌失, 生怕被人知会再批斗老爷. 从此六叔仔执女婿职责, 娶妻后, 六嫂就成为李家的” 返生女, 大时大节的送礼行探, 李家红白事, 寿酒都要到场出钱出力. 与亲生女儿女婿无异. 六叔仔亡故后, 六嫂为他守了七年, 期间继续做足返生女的义务. 七年后她改嫁, 才由四叔仔夫妻接棒做一样的义务.一旦实行冥婚承诺, 事死如亊生, 责任义务天长地久. 返生女给予老人家的温暖和寄托, 功德无量。

曾流行于南番顺的“冥婚”习俗-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南番顺三地的良俗, 顺德最到家. 我听讲如今富起来的人家, 冥婚中照样给返生女送丰厚嫁妆, 不但金饰家具家电, 甚至赠汽车和商品房.以我窥一斑的习俗, 足以显示南番顺人的文明开化和温韾. 我最愤怒那些飞来蜢喷我们文化沙漠, 南蛮. 中原內地才是5000年正统传承. 我呸! 阳上人大婚似马骝戏, 红包几千元如抢钱, 死人告别仪式上大跳脱衣舞, 污到呕. 死人冥婚恐怖片, 偷尸刨坟打真军违法又荒谬, 恶俗恐怖无人性, 真正野蛮反文明. 我们做得多么好, 懂得敬老爱幼抱团取暖热爱生活正能量!

广东, 广州, 南番顺, 珠三角, 是中国最美好的地方!

(以上配图来自网络,与内容无关。)

注释:

代面:冥婚中代替亡人行礼仪的胞弟或胞兄。女亡人的胞姐或胞妹充当。礼成后,相当于原本两个陌生家庭的联络员与公关,负责往后的送礼和受礼。

返生女:冥婚中男家代面人的妻子,被赋予女家亡人返生(重生)的身份,从此多了一个妈妈,多孝顺一对父母,把悲痛放低转化为热爱生活继续前行的抱团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