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的朋友圈叕叕叕叕叕被刷屏↓↓↓

在广州,有种魔幻人生叫“猎德”-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内心OS:哈哈哈哈!终于等到呢天,畀我哋自己嘅段子洗版!老世今晚请加鸡髀!

文字版在此

听讲,珠江新城有间创业公司因为B轮融资失败,资金链断裂,睇住就要执笠嘞,结果公司一个保洁阿姨拎出咗一千万现金畀公司完成融资。至于点解咁做,阿姨话好钟意公司嘅氛围,唔想走。阿姨原先系猎德村民,后嚟拆迁,手里揸住八间屋同埋千万现金,佢唔钟意打麻将又唔钟意去旅游,就系钟意搞清洁……

无独有偶,不久前同样有一张截图广为流传,猎德又成为了广州人调侃的对象。

在广州,有种魔幻人生叫“猎德”-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提起猎德,广州无人不知,因为它一直是广州的都市传说。这个一夜暴富的神话,一直让许多广州人艳羡(甚至是妒忌)

在广州,有种魔幻人生叫“猎德”-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到如今,随着城市化发展,广州不少城中村被征用土地,告别了耕种,开始了耕屋

 

在你还月入刚过万,为一日三餐奔波,他们已经手持几套CBD豪宅,过上了当包租公、包租婆“un un脚等收钱”的生活。

在广州,有种魔幻人生叫“猎德”-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猎德村琳琅满目的租房信息

猎德,一个“拆”出来的都市传说

嫁个杨箕佬,咸鱼水草都变宝

嫁个石牌佬,有车有地楼又好;

嫁个潭村佬,珠江新城值钱宝;

嫁个猎德佬,日日数钱数到老;

……

曾经,猎德是广州天河最穷的城中村;现在,在猎德村随便找个保安,都有可能是千万富翁。

在广州,有种魔幻人生叫“猎德”-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改造前的猎德村

可以说,没有珠江新城,就没有现在的猎德村。

 

2007年5月猎德村宣布启动城中村改造,为广州市首个整体改造的城中村。借力珠江新城兴建的东风,猎德村拆迁后兴建37栋复建房,一举成为广州最“有米”的富豪村之一

在广州,有种魔幻人生叫“猎德”-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许多村民在珠江新城分得多套回迁房,一夜间身家翻倍。虽然人人都说猎德有钱,到底多有钱,村民守口如瓶。

有了这层神秘感,便有媒体开始来算过一笔账:

拥有11套房这猎德村里属于中上等水平,最好的有20多套,除了留一套自住,基本一年可以光收租金就差不多几十万元了。

而听说“大户”们名下有二三十套房,一年租金收入可近百万元,是名副其实的真“富豪”。

在广州,有种魔幻人生叫“猎德”-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停在猎德村旁的豪车

因为一夜暴富的神话和媒体的渲染,猎德村成为广州人口口相传的段子,每次转发猎德的段子,有猎德的自己友总会在下面澄清:

在广州,有种魔幻人生叫“猎德”-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而我的反应通常都是:

在广州,有种魔幻人生叫“猎德”-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咳咳,回归正题)

旧时猎德村的影子再无踪迹,当一片片密不透风的“握手楼”和又黑又臭的河涌,变成设施齐全、干净整齐的CBD高楼和悠闲安静的街心花园。

在广州,有种魔幻人生叫“猎德”-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或者并非所有猎德村民都身家过千万,但起码他们达到了小康生活。

 

致富虽能改变命运,但是否等同于高枕无忧?

也因拆迁,也因拆迁

以前的猎德人都想赚钱出村,

现在外人“争崩头”都想进村。

曾经猎德村人还抱怨这条村穷,因为不像石牌村、冼村交通便利,缩在江边位置,难以发展。

当宣布城中村改造之后,又有多少村民,夜里在昏暗的家里烧香还神,感谢祖宗有眼光,选对地方,保佑自己有新屋住。

然而,财富也带来了烦恼与问题。

拆迁诞生了两个名词,分别是“拆一代”“拆二代

“拆一代”回迁之后大概到了四五十岁以上,基本上就提前进入退休生活。

 

本身知识水平和劳动技能不高限制了他们再就业的机会,加上自身工作的意愿也低,所以他们除打理出租屋外,大部分时间都打发在喝茶聊天打麻将上。

在广州,有种魔幻人生叫“猎德”-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对于年轻力壮的“拆二代”,在他们应当为生活奋斗的年纪,家里有了巨款,这种冲击让他们当中一些人流露出只想拥有一份稳定舒适工作的想法。

例如,猎德物业公司提供一定数量的就业岗位,即便这里薪酬待遇和员工福利都非常低,但应该有不少年轻人应征,因为“上下班方便”、“不用受外人气”的想法。

更重要的是猎德村有些人家开始面临耕地财富继承问题,有些家族开始为财产分配问题争执不休。

在广州,有种魔幻人生叫“猎德”-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猎德村宗祠

财富可以轻易改变生活水平,但难以转换思维模式。

村民们恪守保守的谋生方式,依赖租房这种经济模式,保持房产的集体性质,以确保自己与后代长期的生存安全,更能说明问题。

在广州,有种魔幻人生叫“猎德”-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在猎德村富裕的20年,有人放弃了原有的工作,转而整日饮茶打麻将度日,有人把年轻孩子送去国外留学没有学好,还是回到广州来啃老。甚至有的人沉迷赌博酗酒等坏习惯,已经开始坐食山空。

对于上进打拼的拆二代来说,猎德村民的身份有时候成为他们抹不掉的一个标签,还记得曾在一篇猎德拆二代采访中,看到有位拆二代说:

我很少说自己是猎德的,其实现在我们的身份证都不会有猎德这两个字。如果别人问我家在哪里,我会说我住在海文路。

▲海文路,是猎德复建区里的一条内街

良田千倾不过一日三餐,广厦万间只睡卧榻三尺。

猎德村内,也许真的有身家过亿的回迁户,其实更多村民只是因物质丰厚而提升了生活,他们也和你我一样,忧愁着柴米油盐。

大隐隐于市的广州富豪们

创业奋斗十年,

不如祖宗块地拣得好。

这是我们每次听到拆迁新闻时的自我调侃。

在房价如火箭的时代,每个人心中多多少少怀揣着一夜暴富的念头,但广州人暴富后又未必耀武扬威,反而可能大多数是大隐隐于市。

有人说过,在广州,奢侈品行业是很难做起来,因为广州富豪很有可能穿着睡衣踢着人字拖走在路边,跟你去同一市场买菜做饭。

在广州,有种魔幻人生叫“猎德”-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

所以还是好好珍惜你身边的广州朋友,也许下一个暴富神话现在就坐在你隔壁。

 

(截至发稿前,小编又收到消息,《沥滘城中村改造房屋补偿安置方案》表决通过,光是投票表决每人就奖两万元,新一轮的广州造富活动即将开始……果然别人家的拆迁从不让我失望!)

各位自己友,

你身边有广州拆二代吗?

整天听到这些暴富神话,

你有什么想说?

在广州,有种魔幻人生叫“猎德”-羊城网——互联网+粤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