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微博上有网友爆料,指上海教育(沪教版)出版社出版的语文书二年级第二学期(试用本)第24课的《打碗碗花》(李天芳的散文)原文的“外婆”一词竟然被生生地改成了“姥姥”。

“外婆”一词竟成方言,小学课本被改以后大家要叫“姥姥”了?-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这是课文原文:

 

“外婆”一词竟成方言,小学课本被改以后大家要叫“姥姥”了?-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有不少上海网友认为,出版社这样随意删改作者原文不太妥当,毕竟作者在用词上也是有自己的特殊感情的,而且最关键的是,什么时候“外婆”一词怎么又成了方言了?

全国各地使用“外婆”一词非常普遍,反倒是“姥姥”应该是北方土话吧?

上海网友们表示无法理解这样的修改,还有人找出了去年教委针对此问题的答复,竟然连上海教委也认为“外婆、外公”属于方言。

“外婆”一词竟成方言,小学课本被改以后大家要叫“姥姥”了?-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但全国各地不少网友都认为,“外婆”一词的实用率并不比“姥姥”低,例如周杰伦歌曲的《外婆》,《澎湖湾》的歌词等大多数的文学和音乐作品都是使用“外婆”一词,中反倒是很少使用“姥姥”一词。包括在百度百科,“外婆”也被认为是更为正式的称谓,而“姥姥”则是北方方言,甚至有些地方是指曾祖母,而非外祖母。

“外婆”一词竟成方言,小学课本被改以后大家要叫“姥姥”了?-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外婆”一词竟成方言,小学课本被改以后大家要叫“姥姥”了?-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很多上海网友都担心,如今能把沪语说流利的孩子越来越少了,教材改革后沪教版和外地教材差异度更是进一步降低了,本土语言文化将会失去生存的土壤,至于这次上海的教科书把北方的地方语言文化当成是通用语言来推广,更是让人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