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批发产业一直是广州商贸活力的重要体现之一。或许很多人不知道,撑起这一产业半壁江山的正是湖北人。

原材料供应端的中大布匹市场,到生产端海珠区鹭江、康乐、沥滘、土华等城中村里数万计的衣厂,再到销售端的沙河、白马、十三行三大服装批发市场……湖北人的身影,无处不在。

受疫情影响,从1月底开始,被誉为“全球最大纺织服装集散地”的中大布匹市场宣布无限期延迟复工。昔日熙熙攘攘的服装批发市场也一片沉寂。

而在湖北,也有大量服装批发从业者无法返穗。

 

这个关乎数十万人的饭碗和生计的产业,往年此时,本应迎来生产、销售旺季。如今却只能处于停摆和等待状态。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受疫情影响,从1月底开始,广州大大小小的服装专业市场均被陆续关停。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1987年,广州市政府全面整顿市容市貌,在海印桥上摆卖布料的“走鬼”们把摊位迁移到了海珠区的瑞康路。因为靠近中大,这个自发形成的市场成为了周边居民口中的“中大布匹市场”,并不断壮大。如今,包括广州国际轻纺城、中大瑞纺商业广场等在内的中大布匹市场商圈已成为了“中大国际创新谷”的一部分。

1月31日,中大国际创新谷管理服务中心发布了《致准备前往中大纺织商圈及五凤、凤和村务工人员的一封信》,信中表示:因防控疫情,中大布匹市场商圈推迟开市,周边的五凤、康乐、鹭江村等园区、厂房在未准复工之前,全部停水断电,并封闭管理。

2月3日,中大国际创新谷管理服务中心再次发出了布匹市场将无限期延迟复工的通知,直到今天仍未恢复营业。昔日人满为患、车水马龙的中大布匹市场,如今只剩下了围栏、封条、以及不断循环播放的防疫宣传。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中大布匹市场商圈,偌大的马路上空无一人。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封闭管理期间,市场内许多巷子跟出入口都围起了铁栅栏,禁止通行。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不少商铺过年闭业前都贴上了“恭喜发财”“新春快乐”等,如今,这些带着美好祝愿的字条成为了他们的“封条”。|滑动查看图片

据统计,中大布匹市场商圈里的专业市场有59个,共计商家约2.3万户,来穗务工人员超15万,其中,来自荆州、仙桃、天门的湖北籍人士多达5.2万。

但因为疫情防控工作需要,中大布匹市场里的不少湖北籍务工人员至今仍未能返穗。那些留在广州的,在接到允许复市的相关通知之前,也一律不得开门营业。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物业入口都有保安把守,禁止出入。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闸门紧闭的档口|滑动查看图片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一名男子正在穿过马路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附近的居民感叹:“从来没见过这么空旷安静的布匹市场。”

因为靠近原材料供应地,中大布匹市场周边的许多城中村都自发形成了以制衣为主的产业集群,如鹭江、康乐、沥滘、土华等城中村里,就密密麻麻遍布满了制衣厂。

这些城中村也是不少湖北来穗务工人员的聚居地,像是沥滘村里,就有一条街开满了武汉热干面、襄阳牛肉面等湖北餐饮店。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海珠区沥滘村密密麻麻的出租屋内,开了大大小小、数量众多的制衣厂。这种情况在海珠、番禺、白云的城中村里十分常见,其中,又以靠近中大布匹市场的鹭江、康乐、土华、沥滘等城中村最为典型。

以往每到春节过后,上述城中村都会因为“招工难”而上演抢人大战,去年识广就曾报道过康乐、鹭江等城中村制衣厂“月薪过万招不到人”的事件。

如今受到疫情影响,上述城中村的“招工难”问题也因为湖北工人无法返穗而变本加厉。

另外,因为中大布匹市场关停,原材料断供,广州市内数以万计的制衣厂也没有办法复工复产,不少老板都面临着租金、违约、发不起工资等多重压力。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去年2月,识广在海珠区鹭江村内拍下制衣厂老板们排队招工的情景。如今因为广州城中村实施封闭管理,外来人员出入受到限制,昔日“热闹”的街头如今却是一片“空城”的景象。

原料断供,工厂停工,位于产业链下游的服装零售、批发也受到了不小冲击。

沙河街道共有服装批发市场23个,档口近2万,日均出货量超过3000吨。据不完全统计,在沙河从事服装批发的湖北籍人士超过3400户。

假如没有这次疫情,沙河现在应该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但如今却显得十分冷清。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廉泉路一带是沙河服装批发档口最密集的地区。2月22日识广到访时,路上的人寥寥无几。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批发市场关停期间,一些有网批渠道销售的档口老板仍然每天会来到档口门前等待拉货工人前来“出货”。有老板表示:相比起以往成千上万件的出货量,现在每天只能走几百件,甚至几十件。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更多从事线下批发的档口,则只能继续等到官方允许复工的时候才正式能开门营业。沙河街道广东益民服装城前围起围栏,禁止出入。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某档口门前贴着湖北籍返穗人员的注意事项,一位妇女在驻足观看。

原定于2月21日恢复营业的十三行,上周发布了一则无限期延迟启市的公告。而位于流花路的白马服装市场,也至今仍未宣布具体的复市时间。

相比起沙河,十三行、白马的规模、交易量更为庞大,因此,在此次疫情当中所受到的冲击也更为强烈。

据了解,每年的1~4月份都是十三行、白马春季新装的交易旺季。年前,许多商户都备货了几万至十几万不等的库存用于年后销售。如今复市时间的一再延迟,有商户表示:今年的春装很有可能会变成卖不动的“压箱货”,加上昂贵的店铺、仓库租金,损失至少上百万。

“这几年(做服装)行情本来就不好,原本还打算今年春季冲一下,但现在已经提前进入倒闭行列了。”走访过程中,十三行一位经营了十几年童装的经营者告诉识广。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白马服装市场的正门被围栏围蔽,现场有保安把守。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大门紧闭的白马大厦,显示屏上滚动播放着防疫宣传。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疫情之前,十三行服装批发市场里人满为患。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疫情之后,十三行服装批发街路上门可罗雀,冷冷清清。

2月22日,海珠区发布了“中大布匹市场可有序做好复市前期准备”的相关通报。但何时能够复市仍是个未知数。

同样未知的,还有那些遍布在海珠、番禺、白云等城中村内的制衣厂,以及沙河、十三行、白马等批发市场——那数以万计的从业者们,又将怎样熬过这个“最冷春天”?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一位静坐在档口前的十三行经营者。

© THE END

本文由识广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互动话题

你所处的行业熬过疫情“寒冬”了吗?

疫情下的城市——广州服装专业市场实录-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