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0日晚,法国巴黎,201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决赛以LPL赛区FPX战队对LEC赛区G2战队一场酣畅淋漓的3:0画上句号,并宣布2020年S10全球总决赛决赛举办地花落上海。

 

虽然各大视频平台的主要推荐位被闹哄哄的双11晚会占据,但这场迄今为止最成功的电竞赛事还是吸引了全球千万网民的目光。

“赶时髦”的广州,能成为“全球电竞产业中心”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自2010年腾讯代理现象级端游《英雄联盟》以来,“电竞”已经从当初的“电子海洛因”,成了如今各路资本眼中的“香饽饽”和媒体笔下蒸蒸日上的朝阳产业。

 

许多城市也争相打造“电竞小镇”“电竞之都”,游戏产业发达的广州也是其中之一。

 

今年8月,广州高调发布《广州市促进电竞产业发展行动方案(2019—2021年)》(下称《行动方案》),提出用3年时间,把广州打造成“全国电竞产业中心”。

 

广州没有过发展所谓足球产业规划,也没有过所谓游戏产业规划,唯独对电竞产业“偏爱有加”。

 

但在产业概念、商业模式尚不清晰的背景下,既无赛事落地、也无战队入驻的广州要打造所谓“电竞产业中心”,会不会只是喊口号,赶时髦,追概念?

 

会不会只是为相关打着“电竞”概念的企业套取政府补贴提供便利,最后悄无声息被遗忘、被新的概念所替代?

“赶时髦”的广州,能成为“全球电竞产业中心”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电竞存不存在产业?

电竞产业最近这些年很热,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英雄联盟比赛的影响力。

 

根据国外媒体公布的数据,英雄联盟S9总决赛的海外观赛峰值人数达到370万人;而根据S9合作直播平台之一——快手发布的“软文”,今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快手直播观赛人数在5小时内就达到2500万人。

 

数据或许有水分,但英雄联盟比赛在全球有巨大的影响力却是毋庸置疑的。

“赶时髦”的广州,能成为“全球电竞产业中心”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有影响力就有广告效应,而商业赞助和游戏厂商为了扩展赛事影响力、延长游戏寿命而投入的巨额奖金也成为电竞赛事最重要的收入。

 

游戏厂商举办赛事——战队俱乐部参与+媒体播放赛事——广告商赞助,看起来,这似乎已经有了一个类似于篮球或足球产业的样子。

 

相对于传统体育项目,电子竞技俱乐部的投入不大,但吸睛效应——尤其是对于年轻人的吸引力却不弱于传统体育项目。

 

因此,不仅是王思聪、周杰伦、陈赫等一帮富二代、明星投身其中,众多互联网公司如京东、苏宁、bilibili也纷纷投资、组建战队。

“赶时髦”的广州,能成为“全球电竞产业中心”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与此同时,官方对电子竞技也呈现越来越包容甚至支持的态度。

 

2018年IG夺得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冠军,人民日报官微也为其点赞,就很能说明官方对于电子竞技的态度。

 

不仅如此,在发展数字经济和体育产业的双重背景下,电子竞技也被视为一个新兴业态,受到官方鼓励。

 

2016年,电竞作为一种运动首次被写入体育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2017年,电竞又作为一种新业态被写入文化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

 

虽说如此,电竞构不构成一个产业,却仍然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赶时髦”的广州,能成为“全球电竞产业中心”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就像不是所有的运动都能形成一个产业一样,电竞产业是否成立最关键的因素还是取决于游戏赛事本身的影响力,而游戏赛事的影响力又取决于竞技性、观赏性、用户基数以及生命周期。

 

按照这个标准,市场上看起来游戏赛事不少,但除了英雄联盟、DOTA、守望先锋等有限的游戏赛事外,全球范围内真正有影响力的赛事仍然屈指可数。各种线下电竞赛甚至还要主办方掏钱请观众。

 

即便是有限的赛事,也受到游戏生命周期的影响。无法像一项体育运动一样,有相对稳定的用户和观众基础。

 

进一步,这导致的是除了游戏厂商本身的投入外,外部赞助收入有限,无论赛事本身,还是投身电子竞技的俱乐部的收入都难有保证。

 

产业的核心尚不牢靠,更不用说产业周边。那些打着电竞概念的网咖在号称“中国有3.5亿电竞用户”的市场里要么倒闭,要么转型做起了私人影院。卖鼠标键盘的淘宝店得靠刷数据去维持曝光。

 

总而言之,所谓电竞产业,只是有了个雏形,但这个产业的基础并不牢靠。不过因为游戏厂商和资本的吹捧,政府的支持,才成为了一个闪闪发光的概念。

 

广州要怎么打造“电竞产业中心”?

虽然概念尚不明确,但广州还是提出了打造“全国电竞产业中心”的口号。广州到底有什么独特的思路?

 

官方的说法是“发挥广州动漫游戏、新一代信息技术、网络文化、游艺装备、互联网新型消费以及4K/8K超高清视频等产业发展优势……培育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龙头电竞企业,开发一批有国际影响力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电竞游戏产品,培育和引进一批国内外顶尖的电竞团队和电竞赛事……”

 

说白了,就是把看起来和电竞不管是近亲还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产业都一箩筐地写到一个文件里,什么都要发展。但真正新增的只有两个——引进电竞赛事和建造电竞场馆。

“赶时髦”的广州,能成为“全球电竞产业中心”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与主体是玩家的游戏不同,电竞的主体就是赛事与观众。NBA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拥有巨大商业价值的产业,并不在于篮球有多特别,而是赛事本身有足够的观赏性,能在世界范围内吸引大量观众,其俱乐部、训练营、赛事转播等上下游产业,都是围绕赛事而运行的。

 

入选了亚运的电竞如果也算是一项体育运动的话,发展电竞,走的也应该是体育产业的套路。

 

然而,广州做游戏的公司虽然很多,但这么多年来国内真正有关注度的电竞比赛却只有LPL一家独大。这个由腾讯2013年代理的现象级赛事,一直以来都是在世界各地举办,有什么理由落地到某一个城市?

 

本土公司网易倒是积极,拿出10亿在广州举办电竞赛事。2018年,网易推出NeXT电竞赛,但因为网易意在给自家游戏做广告,杂糅了众多毫无竞技性、观赏性可言的回合制游戏而饱受诟病。即便也有引进暴雪的《魔兽争霸》、《守望先锋》等竞技性较强的项目,因赛事本身影响力、奖金池有限,也难以吸引知名战队的参与。值得一提的是,NeXT在广州办了1年后,也先后把赛址搬到佛山、上海去了。

 

也许有人会说,广州难吸引战队进驻与赛事落地,是因为缺少相应的电竞场馆。事实上,广州的电竞馆与电竞产业园区并不少,建成的就有黄埔大湾区数娱产业园、荔湾233电子竞技赛事中心、与白云云湖电竞中心等;在建的还有海珠母体电竞园、位于流花湖展馆的嗨猫电竞小镇等。

“赶时髦”的广州,能成为“全球电竞产业中心”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再说,电竞对于场馆的依赖程度,真的没有篮球、足球等体育运动那么高。那些已经建成的所谓电竞场馆,常年没什么比赛,处于闲置状态。且到了大型赛事举办时,还是一样得向体育馆、演播厅租场地。

 

和官方所宣传的广州电竞基础好、有优势不一样,广州的通信基础设施——网速比不上上海;本地企业对电竞的投资、赞助热情也不高;虽说有游戏企业却缺少有赛事IP的游戏企业;至于直播平台,也是全网资源,并不依托于某个城市。

 

至于电竞氛围,本来就是虚头巴脑的东西,哪个大城市还没有大把玩游戏年青人。可以说,发展所谓电竞产业,方方面面,广州都没什么优势。

 

2013年,EDG俱乐部在广州注册成立,2年后就携着整个训练基地出走上海了。尽管后来LPL实施主客场制,大家都期待他们能够回到广州,但EDG却在去年果断把主场定在了闵行——上海的一个郊区。这一选择刺痛了广州粉丝的内心。

“赶时髦”的广州,能成为“全球电竞产业中心”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EDG上海主场

其实,抛开那些有的没的,电竞赛事在哪举办,决定权还是掌握在游戏厂商手里。东部的上海、杭州,西部的成都、重庆为什么能够成为英雄联盟LPL(英雄联盟)比赛和KPL(王者荣耀)比赛的常年举办地,无非是手握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两款游戏的腾讯游戏权衡分配的结果。——要知道,研发出王者荣耀的腾讯游戏天美工作室,本来就落地在成都。

 

按照上面的分析来看,广州建再多场馆也不顶用,还不如多巴结一下腾讯或者其他赛事来得管用。

 

广州请勿跟风

饶是如此,也不妨碍广州喊出“打造全国电竞产业中心”的口号。实际上,在喊口号方面,广州也不算领先。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在各种国家级文件的鼓励下,大到省,中到市,小到县城都开始把“发展电竞产业”挂在嘴边、动不动就是要打造“全球电竞之都”、“世界电竞之都”,最不济也要打造“电竞小镇”。

 

不完全统计:

2017年5月,银川市政府出台《关于促进电竞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了打造中国电竞之都,将世界电竞中心转移到银川的目标。

 

2017年5月,成都市印发《成都市「十三五」文化产业发展规划》,将成都建设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际电竞之都和中国电竞第一城。

 

2018年2月,黑龙江省发布《发展电子竞技产业三年专项行动计划(2018—2020年)》

 

2018年11月,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发布全球电竞之都建设相关工作规划

……

 

其他各种“电竞小镇”更是不胜枚举。

 

这种对于电竞的狂热,除了造成整个电竞产业的虚假繁荣之外,也造成了社会资源与公共财产的巨大浪费。

 

例如各地扎堆出现的电竞小镇、电竞馆,几十个亿是砸下去了,电竞却并没有因此而发展起来,反而因为长期空置沦为了面子工程,也很难指望靠50块钱一张的门票能够收回成本。

“赶时髦”的广州,能成为“全球电竞产业中心”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还有某些打着“发展电竞”名号的产业园,最后入驻的企业大都与电竞没有什么关系,它们以“电竞”的名义向政府拿地、骗补贴,待热点一过,又转手将项目闲置,或变相做成了房地产。

 

类似的教训已经有很多了,但广州今年还是提出了“建设3个以上规模较大国内一流电竞竞赛场馆设施,发展3-5个以上电竞综合产业园”的目标,其中就包括由流花展馆7号馆改造升级而来的电竞小镇。这很难让人不怀疑是“脑子一热”做出来的决定,毕竟在2016年流花展馆的升级方案里,7号馆的定位还是“服装品牌的展贸空间和艺术家工作室”的。

 

这一纸公文规划出来的“电竞产业中心”到底能不能成,也只有到了《行动方案》的3年大限到了之后才能见分晓。但不得不感叹,广州身上所肩负着的名号真是越来越多了,从最初的“商贸之都”、“美食之都”、再到后来的“羽毛球之都”、“全国电竞产业中心”、“定制之度”……

 

很多名号刚提出来的时候也是风风火火,但到头来都沦为了追热点而空提出来的概念。为了那“三分钟热度”给出去的地,拨出去的款,最后还是得由纳税人买单。

 

有时候,政府的聪明劲儿赶不上资本,但疯狂劲儿却绝对不亚于资本。未曾听闻美国那座城市要打造干篮球产业中心、也未曾听闻过欧洲那座城市要打造足球产业中心,广州也不必兴冲冲打造“全国电竞产业中心”。

 

在北上广深的各种较量里,广州常常都是输多赢少,我们也能理解广州想要做出成绩的心情。但输赢之外,广州更需要脚踏实地,而非“随波逐流”。

 

该不该打造“全国电竞产业中心”?怎么发展所谓电竞产业?与其通过政策干预,不如交给市场发展。

撰文 | JASON

© THE END

互动话题

广州打造“全国电竞产业中心”,你怎么看?

“赶时髦”的广州,能成为“全球电竞产业中心”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本文由识广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长按二维码关注识广,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赶时髦”的广州,能成为“全球电竞产业中心”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