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八月,我去了趟云南红河州
今年八月,我去了趟云南红河州

今年八月,我去了趟云南红河州

“我们七点钟去昆明的飞机

为什么要这么早起”

今年八月,我去了趟云南红河州

来自网络

提起云南,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大理、丽江、香格里拉……

当第一次听到红河州这个名字,并知道它完整的全称是“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的时候,其实很多人是陌生的。

一片神秘的土地?

忽然对这个地方有了一些向往和期待。

踏上这片淳朴炽热的红土地

一段恍若穿越时空的旅途开启了。

今年八月,我去了趟云南红河州

七天的时间,一群人长途跋涉,足迹遍布弥勒、元阳、红河、石屏、建水五个县市。所到之处,人们将歌舞施以魔法,将音乐融入生活。那些藏在云端中的美丽村寨,那些热情、淳朴的村民,让这段旅程充满了温情。也在每个人的心中留存了温暖,让在回忆这段时光的时候,依然感觉闪闪发光。

今年八月,我去了趟云南红河州

凤凰村里,彝族阿细跳月的舞步炽热奔放,围桌热舞欢唱的场面极具感染力。

核桃树下,阿细先基浅吟低唱,用音乐将民族的历史婉婉道来。生长于梯田里的“生产四季调”、“哈尼哈巴”将美的感受融化在生活。“哈尼多声部” 如梯田般错落有致的和声带来乡野的广阔与纯净。乐作舞、烟盒舞、海菜腔、硭鼓舞、建水小调……“余音绕梁”、“惟妙惟肖”形容的正是这些可以瞬间打动人心的民间艺术。

今年八月,我去了趟云南红河州

这些可能你未曾听闻,亦可能从来没有机会近距离感受的美好都在途中一一邂逅了。

👇👇👇

《云游》

今年八月,我去了趟云南红河州

后记

本旅程跟随“乡土曲艺进深圳”项目,在红河州打开了一扇新的生活视野,记录了一段寻常生活中的“不寻常”。

回想我们,在忙碌的纷纷扰扰的都市构建自己的生活。当我们说出我是(xx地方)的人的时候,所携带的印记是什么?那些曾经孕育了成长和一直滋养着灵魂的元素是什么?

电影《寻梦环游记》里关于死亡的定义:

人的一生,要死去三次。

第一次,当你的心跳停止,呼吸消逝,你在生物学上被宣告了死亡;

第二次,当你下葬,人们穿着黑衣出席你的葬礼,他们宣告,你在这个社会上不复存在,你悄然离去;

第三次死亡,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于是,你就真正的死去,整个宇宙都不再和你有关。

不禁思考,人对于“故乡”的认同归属是否也有三级

第一级我们离开了“故乡”地方

第二级我们忘记了“故乡”语言

第三级我们不再认为自己是“xx地方”的人

最后,“我们”成了新地方的人,不再归属于“故乡”。

语言,文化,是我们属于一个地方,一个“故乡”的记忆,这些东西还在,我们的归属就还在,语言没了,归属基本就消散不远了。

这就是我们坚持做粤语传播推广的意义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