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去过午夜的KFC,你不会知道原来城市里有这么多“夜行动物”:

呢喃的情侣、烂醉如泥的酒客、赶进度的码农、衣衫褴褛的流浪汉……

还不想回家,有的还不能回家,有的则无家可归。

像《深夜食堂》里的情景,又不存在电视剧里的那种倾诉和倾听,他们只是借着黑暗的掩护,在这个免费又不失宁静的地方,演出自己的黑夜故事,或反刍人生的悲欢喜乐,抑或仅仅是消磨时间。

那失意的、孤独的、荒诞的、所有揉杂在这“红房子”里的人间百态,比任何一部文艺作品里的演绎都显得更为真实。

深夜KFC,广州夜行动物园-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大学城,你的名字叫年轻

夜里的大学城是幽静、萧瑟的。但大学城唯一一家KFC里,却充满了青春的荷尔蒙气息。

深夜KFC,广州夜行动物园-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大学城图书馆不会开放到太晚,自修室又早早被考研党们占领完毕。总有人想要在夜里继续学习,喧嚣褪去的KFC就成了免费开放的深夜书屋。

文科生迷茫地刷不懂高数,理科生苦苦地背不下毛概;小女生头上戴着的耳机里播的不是林俊杰,而是几经周折从二手书光盘上拷下来的四六级听力;眼镜男手速飞快地敲打着的键盘,一个句子写了删,删了又写。

古人的“悬梁刺股”,在深夜的KFC里得到了延续。

深夜KFC,广州夜行动物园-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北亭的麦当劳太偏僻,贝岗的麦当劳又太远了,宿舍附近唯一可以通宵的也就只有这家KFC了。”所以即将论文开题的华师学生阿杰,选择了每天夜里踩上两公里路的享单车来到这里,然后赶在11点咖啡机清洁前点上一杯大美式,独自上二楼找个靠边带插座的位置一坐就是几小时。

一些人是深夜KFC的常客,一些人则只是匆匆过客

到了公务员考试的前夜,KFC则会被从五湖四海而来的成熟青年占据,他们在此打个盹,吃个早餐,就要奔赴可能决定一生命运的考场。

每到学期末,总有轻人过来临时脚,企图用一夜通宵,为十几小时后的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