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12月27日,《深圳特区报》以整版篇幅,刊登了深圳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招股通函”。这件事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股票,在报纸上、电视上频频出现,但它到底是什么玩意,没几个人了解,也没几个人觉得与自己的生活扯得上关系。

早在1985年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家证券公司——深圳经济特区证券公司就开始试运营了,当时深圳连一只上市股票都没有,工作人员的主要任务,是骑着单车四出推销国债。1987年5月,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深圳发展银行(深发展)以自由认股方式,首次向社会发售人民币普通股79.5万股,每股20元。编号为“000001”,成为中国“第一股”,也是中国第一家拥有私人股份的银行(公有制法人股东占61%,私人股东占39%);中国第一家公开挂牌上市的金融机构;中国第一家发行外汇优先股的银行。证券市场要真正启动了。9月,深圳经济特区证券公司正式成立。

冰火熬炼:深圳股市诞生记-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对于创造过太多“第一”的深圳人来说,深发展的种种“第一”,还不足以打动他们。股票和国库券有什么区别?股票是怎样流通的?怎样生利的?这些都没弄明白,股票的吸引力远不如保值公债。深发展的发行代理商像推销保健品一样,逐家逐户劝购,磨破嘴皮。多年以后,特区证券股份登记部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说,当时“很多股票都是硬塞给市政府工作人员的,对于他们来说买股票是一种任务”。为了起表率作用,市政府秘书长带头买了400股。虽然每个推销员一个个都舌灿莲花,能把树上的鸟哄下来,甚至买二送一,买2000股,送1000股,但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只完成了批准额的一半。1988年4月1日,深发展在特区证券公司的柜台上开始了最早的证券交易。

冰火熬炼:深圳股市诞生记-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万科作为深圳第二只股票上市时,人们的反应依然冷淡。万科向社会发售2800万股,国家股折为794.8万股,企业股折为529.8万股,发售完毕之后,共计4124.6万股,国家是大股东。一场艰难的推销战又开幕了。第一位来买万科股票的是万科的老板王石。推销成绩让人沮丧,于是证券公司又到深圳大学去推销。第一位被说服掏钱购买股票的大学教授,像劳动模范一样被报纸报道。经过一个月的推销,1989年1月28日,离春节还有九天,《深圳特区报》公布,“万科首期股票昨日全部售罄。”很多人都松一口气,这个春节总算可以过得踏实了。

原属深圳纺织工业公司的深圳金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于1989年2月,完成了股份制改造,也宣告上市,向社会发售1070万元股票。这是深圳第三只上市的股票。但春节刚刚过完,一节淡三圩,市民对新股上市,兴趣更缺。11月,深圳市政府作出建立深圳证券交易所(简称“深交所”)的决定,表明经济改革将重上轨道。12月,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汽车运输公司,改组为深圳安达运输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发售股票,集资500万元。这是继金田之后,深圳第四家上市企业。

冰火熬炼:深圳股市诞生记-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这是1990年的4月,清明时节,春雨潇潇。深圳的几只股票,虽然有所升温,但仍属轻风微澜。年初金田是20元,4月底是24元,升幅20%;万科从年初的1.1,升至1.3元,升幅18.18%;安达从1.2元升至1.5元,升幅25%。唯一亮眼的是深发展,从年初的2.8元,急升至11元,升幅达292.86%,原因是它进行了分割,把每股从20元,分割为1元,即原来1股变成20股。这给深圳人上了生动一课,原来股票可以这样玩,就跟魔术差不多!不用在流水线上“像鸡啄米”一样劳作,不用在建筑地盘上日晒雨淋,几个人凑一笔钱,填几张表格,钱就滚滚而来了。

1990年3月,号称中国首家中外股份制企业的深圳原野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登场,那句“春种一粒籽,秋收万颗粟”的广告词,深入人心,老人小孩都会背了。原野宣布向社会销售股票9000万元。这一次,形势完全不同了。红荔路北侧深圳证券公司门前,成千上万的股民通宵排队抢购。甚至惊动警方,派出大队人马到证券公司维持秩序。

一向风平浪静的股票市场,1990年春季过后,突然出现井喷式异动,其社会原因十分复杂。股票市场的骤然暴热,反映出社会心态有了微妙变化,挣快钱的心理,开始悄然弥漫。

冰火熬炼:深圳股市诞生记-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1990年4月底到6月底,短短两个月,深圳五种股票的价格走势,让人热汗淋漓,心跳加速:深发展从11元升至24元,升幅118.2%;金田从24元升至81元,升幅237.5%;万科从1.3元升至7.5元,升幅476.9%;安达从1.5元升至8元,升幅433.3%;原野从13元升至52元,升幅300%。这时入股市的是疯子,不入股市的是傻子。

全国各地的资金,就像堰塞湖决了口,倒海倾山,汹涌澎湃,从四面八方杀入深圳,一度达6000万元以上。人们挎着大大小小的书包、旅行袋、蛇皮袋、皮箱,塞着满满的钞票,如痴如狂地挤进证券公司。不管是工人、农民、机关干部、学生、老师,还是医生、护士、商贩、公司经理、家庭妇女,现在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叫“股民”(从来没人觉得他们是“股东”,只是炒股的“股民”而已)。如果问他们:什么是市盈率?什么是技术指标?什么是指数?他们统统一问三不知。“那你知道什么?”“我知道隔壁老张去年买了两千股票,今年变几万了,天天吃香喝辣。”

那时买卖股票,只能在证券公司柜台完成操作,宛若千军万马抢过独木桥。黄牛党应运而生了。每天都有两三千人聚在证券公司外面,进行场外交易。黑市炒家放出来的股票,价格一般比场内挂牌稍低,吸引人们购买。当股票场内价格上涨,供不应求时,场外价格一定比场内跳得更高、更快,赚得更多。人们趋之若鹜。不管场内还是场外,每个人都是面赤心跳,声音嘶哑,额头挂满了黄豆般的汗珠。

场外交易也有风险,遇上假股票则血本无归。很多人选择了场外交易,但场外交易并不能在场外完成,最后还是要挤回场内,请柜台工作人员鉴定股票真假。结果证券公司的柜台前,更加人山人海,汗臭熏天。每天场内与场外成交金额的比例,达到1:3至1:4,巨量资金流入了黑市。

5月17日,深圳市政府颁布了《关于加强证券市场管理、取缔场外非法交易》的通告。严格规定:凡是证券买卖、登记过户、派发红利股息,须凭居民身份证或有效法人证明文件,通过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的证券交易机构进行;未经证券交易机构买卖的证券,证券交易机构不予办理登记过户和派发红利股息等手续;一切有价证券的买卖,必须在交易机构内挂牌进行;以及坚决取缔证券场外非法交易活动。凡证券场外非法交易者,一经查实,即由市工商市政管理部门处罚,视情节轻重,或警告教育,或按前一天市价,课以50%以下的罚款,或没收有价证券。各证券机构门前,都张贴了市政府的通告,要求以前已转让的股票,必须在指定日期内,补办过户手续。工商管理人员、公安人员迅速开往各个场外交易黑点,大举扫荡。

冰火熬炼:深圳股市诞生记-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政府在5月29日宣布,股票价格当天上下浮动市价,不得超过前一天收市价的10%。6月20日,进一步调整为不得超过5%。不到一个星期,6月26日,再次收紧,规定上浮价不得超过1%,下浮价不能超过5%。11月15日,第四度调整,规定从11月20日起,将股票日涨幅从1%调低至0.5%;对购买股票方也同时征收6‰印花税。

11月下旬,股市开始感到冬天的寒冷了。11月24日,场外黑市股价,暴跌了四成,贴近场内挂牌价了。证券公司内外,虽然还是人潮涌动,但所有人都是惶惶不安,脸色都已灰白。那些两天没吃饭,三晚没睡觉的人,更是腿一软,眼一黑,坐在人行道上起不来了。12月26日,深圳股市的成交额,只有区区33万元,与最高峰时的日成交额1000万元相比,简直天渊之别。

当谣诼纷纭,人心浮动之际,质疑之声又冒出来了:改革是否已经失败了?股票交易到底姓“社”还是姓“资”?5月间深圳向北京提出申请深交所时,就有人声称,“证券交易所”这个名称,有一股旧上海冒险家乐园的臭味,天生姓“资”不姓“社”,建议改为“证券市场”——反正我们已有肉菜市场、百货市场,多一个证券市场无妨。所以深圳一度有个机构叫“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

上海也在筹备成立证券交易所,并顺利拿到了牌照,初定开张时间是1990年12月19日。深圳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申请成立证交所比上海早,但获批却比上海晚。深圳人心焦火燎,作为改革先锋,岂能落在他人之后?不管有没有牌照,深交所铁定12月1日开张。

时间一到,锣声一响,开市了!

冰火熬炼:深圳股市诞生记-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深交所生不逢时,甫成立便遇上股灾。12月下旬,市证券市场领导小组召开记者招待会,安抚人心:“国务院领导同志再次明确支持深圳、上海继续搞好证券股票市场和股份制的试验。因此,那种对深圳股份制、证券股票市场的悲观情绪,是没有根据的。”发言人劝告股民,要认清形势,保持信心,勿轻信谣言,同时增强股票投资的风险意识,在心理上对股价涨落保持应有的适应力。

在政府派了定心丸之后,1991年1月2日,元旦假期后股市第一天开市,似乎出现了一个小阳春,股价大幅反弹,全日成交额为710万元,比上一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大幅飙升四倍。本来已瘫坐在地上的股民们,突然神来气旺,霍然而起。但小阳春天气,转眼即逝。从1月7日开始,股市掉头向下,直如烈马下注千丈坡。一周之内(至1月12日),总成交额只有729万元。其中深发展成交7.78万股,520万元;万科成交8.52万股,131万元;原野成交4.35万股,77万元;安达只成交了500股,8800元。金田股因为换发标准股票,停牌一周。六个交易日,比上一周四个交易日的总成交额,萎缩45%。1月12日,甚至有两家股票无买卖,还有一家只成交一手(500股)。

其后两周,股市继续跌跌不休。许多炒家昨天还鱼翅捞饭,今天却要卖镬还债。从1月14日至19日,深圳股市的总成交额,急挫至只有6.6233万股,成交金额锐减至299万元。比上周总成交额下跌六成。1月21日至26日,新年的第四周,除万科因为换发标准股票,停牌一周之外,其余四种股票,总成交额为4.7472万股,金额只有219万元,比上周又下跌27%。《深圳特区报》称,“股价平均下跌30%,是国际上‘股灾’的标志。深圳股市按场内价计算已接近股灾,如果按场外价计算则早已形成股灾。” 4月22日这天,深圳证券市场竟零成交。这在世界股票历史上,恐怕也是空前绝后的。

许多人都在问:搞股市错了吗?改革失败了吗?8月19日、21日、23日、25日,深圳市政府连续召开四次救市会议,工商、农业、建设、中国、发展、招商各大银行,还有各大信托公司和深圳大型的国有企业,都参加了会议,室外温度炽热,室内气氛结冰。会议要求大家各自出资,先把深发展的股价托住,恢复老百姓的信心再说。大家纷纷表态支持,但散会后却没一家肯拿出真金白银救市。这也难怪,这股市像个无底洞,今天把钱投进去了,明天股价大跌,怎么向股民交待?怎么向上级交待?后来市长亲自出面动员,还是没有人敢出头。经过诸多周折,好不容易筹到了两亿元,投入股市救市。一天、两天、三天,跌幅在收窄!好像把市托住了!

1992年,深圳股市面临着另一场风暴。2月22日,随着上海电真空人民币特种股票B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场上市交易,掀起新一轮的股票狂热。这时,深交所刚好采用了微机网络自动撮合竞价系统,从此结束买卖股票的手工板作业时代。3月深交所与全城证券商的电脑实现联网,撮合竞价系统又再发展出电话委托系统等,日撮合成交笔数,从手工板时的最高1024笔,上升到六万笔。技术的革命性提升,为即将到来的一次能量大爆炸,提供了硬件的准备。

4月23日,深股指数高歌猛进,轻取200点;5月6日突破250点;5月19日冲破300点关口。上半年,深市成交40多亿元,创下了历史新高。人们开始头脑发热了。有消息说7月即将有新股发行,凭身份证买抽签表,市面再度巨浪汹涌。从7月下旬开始,各地股民便纷纷南下深圳,在抽签表发售的前几天,广州至深圳的火车票炒到400元一张,汽车票甚至炒到上千元一张。据估计,外地来深圳的股民至少70万人,深圳市的大小酒店、旅馆、招待所全部爆满,许多人露宿街头。深圳、东莞许多工厂都停工了,工人被老板拉到各销售点通宵排队。

冰火熬炼:深圳股市诞生记-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8月6日晚,深圳电视台公布抽签表发售通知,发放时间为当月9、10日两天。8月7日,《深圳商报》头版刊登了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分行、深圳市公安局、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深圳市监察局联合发布的《1991年新股认购抽签表公告》,规定发售新股认购表500万张,一次性抽出50万张有效中签表,中签率约为10%(实际中签率按回收的抽签表的总数计算)。每张中签表可以认购本次发行公司的股票1000股。又规定每一张身份证限购新股抽签表一张。为减少排队人数,每一排队者最多可持有十张身份证买表。全市设303个抽签表销售点,有120万人通宵排队认购。

立秋后两天的8月9日是星期天,所谓“立秋处暑,上蒸下煮”,气温酷热。排队的人群愈来愈焦躁不安,尽管有八千名警察和一千多名武警维持秩序,但各个销售点因排队抢位发生的殴斗,却此起彼伏。当晚7点35分,深圳电视台宣布,90%的网点抽签表已售完。原定两天销售期,一天就售罄了。

有人怀疑证券公司走后门把抽签表卖掉了,于是闹了起来。市政府采取紧急措施,把明年的500万张抽签表,提前在明天发放。消息公布,围堵市政府门前的人群,顷刻散去,所有人以百米短跑的速度,争相跑回各个销售点排队。

8月10日这次股市“大爆炸”事件,起因的确有人从中舞弊,涉及金融、监察、工商、公安等系统75人,其中处级以上干部22人,事后均受到了处理。然而,“大爆炸”却成了股市的一个拐点,从此沪、深两市全面下挫,跌入了漫长的熊市。10月又爆出原野事件,更令股市雪上加霜。原野公司是深圳第五家上市公司,证券管理部门指其擅自变更股权,由一家香港公司非法获取控股权,公司资金多被境外截留;上市以来,连续两年未向股东分红派息,并串通会计师事务所提供虚假验货报告,宣布原野公司股票暂停交易。

这一年,成千上万的股民带着遍体鳞伤,从股市上败下阵来,昨天谈“股”鼓舞,今天谈“股”股战。即使很多年以后,说起1992年的股市,老股民们仍有惊心动魄之感。一首《股民老张》的“都市俚谣”,以自谑的调子唱道:“赚钱不容易,被套很平常;一年三百六十天经常是满仓;浅套快止损那,深套就死扛,四季转换风水轮流早晚被解放。”唱出了多少股民带泪的苦笑。

 

冰火熬炼:深圳股市诞生记-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深圳股市在风雨交集中,继续摸索前行。1993年,全国有一百家券商开通了卫星传输接收系统,各地股民都可以获得深圳股市的即时行情。深交所又与美国CASEMAKER系统公司签约,引进了以TANDEM不停顿容错电脑系统作为新撮合系统环境,从而使日撮合成交笔数达到100万笔。深交所本年度交易量突破1000亿元。

深圳股市,这棵在1988年破土而出的幼苗,二十多年间,终于长成参天大树。如今的深圳股市,已是全球融资额最大的资本市场之一。中小企业扛起了深圳上市企业主力军的大旗。深圳股市与中国的经济和亿万普通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有人甚至说:“许多外国人并不知道深圳在哪里,但是他们知道中国有个深圳证券交易所。”

冰火熬炼:深圳股市诞生记-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