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10月22日,陕西新军起义,占领西安。23日,江西新军起义,占领九江,成立九江军政分府。24日,革命党人在广东化州起义,响起了广东第一枪。29日,山西新军起义,占领太原,宣布山西光复。大局一泻而下,无可逆转了。压轴一出,只是看旧政府如何谢幕,新政府如何登场而已。广东南海、顺德、三水一带的会党,纷纷拉队伍、扯大旗,准备起事。张鸣岐命令清乡督办江孔殷率广州、顺德两协绿营营勇和保安队前往乐从弹压。大局如斯,一出大戏已到了尾声,谁还会替它卖力演出?

江孔殷本来就是个八面玲珑、黑白通吃的角色,和会党装模作样打了几枪,就撤回广州了。他对张鸣岐说,革命党声势浩大,必难取胜,宜早作打算,免蹈凤山覆辙。江孔殷把潘达微、邓慕韩等同盟会人请来商议。邓慕韩建议在文澜书院开绅商大会,实行独立,逼张鸣岐就范。江孔殷也认为事机急迫,不能再犹豫了。他负责说服咨议局易议长、丘副议长支持,而潘达微、邓慕韩在《平民日报》的报馆内准备,刻了一枚广东大都督印,连同革命方略等书籍,运往咨议局备用。

大清王朝在广州的最后一夜-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江孔殷

大清王朝在广州的最后一夜-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潘达微

大清王朝在广州的最后一夜-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邓慕韩

广州城山雨欲来风满楼。10月29日早上8时,九大善堂、七十二行总商会各团体的代表,再次齐集在爱育善堂,讨论广东的前途问题。这次的议题,已不限于维持公安了,而是上升到广东究竟要不要实行独立?是保留专制政体,还是实行共和政体?当天到会人数非常之多,把爱育善堂挤得水泄不通,人潮一直延伸到十七甫的街道上,密密麻麻的瓜皮小帽,一眼望不到边。

谭荔垣摇铃宣布开会。随即提出第一个要讨论的议题:广东当此危急存亡之秋,广东人绝不能再模棱两可,现共和政府势力已成,与旧日专制政府立于极端反对的地位,专制政府现万不可恃。就广东人心趋向,应承认专制政府,抑承认共和政府,以图永久之保存,请大家表决。

大家的意见一面倒:旧日专制政府政治势力已失,共和政府势力已成,友邦公认。为保存永久治安起见,应即承认共和政府。掌声响起,像漫长堤坝的洪水一样,从善堂滚滚而出,顺着人群向四处扩散蔓延。最后整条街都洋溢着掌声。

接着讨论第二个议题:既然承认共和,那对于现任的广东省行政官吏,该如何对待?大家都说由九善堂、七十二行商人,推举代表领衔,将今天表决的公意,用正式公文呈知总督。

第三个议题是如何维持市面治安。大家都主张合九大善堂、七十二行之力,成立商团,并迅速派代表到香港联络,争取港人的支持。

此时此刻,文澜书院也在举行满汉八旗与绅商联合大会,讨论如何融和满汉关系。谭荔垣建议派几个代表到文澜书院,把他们的议案向旗人宣布,以免造成误会。大会当场推举了郭仙洲、冯商岩、明子远、陈惠普、俞海俦、杨辉岩等人为代表,前往文澜书院。

当代表们走出爱育善堂时,人群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并自动地跟随着他们往文澜书院走去。上下九、德兴桥(十八甫北河旁街附近)的店铺,全部关门,但人们不是躲起来,而是涌到街上,以至于大街小巷上人山人海,拥挤不堪。报界公会向居民派发传单,上面写着:

       今日七十二行、九大善堂、总商会各团体在爱育善堂集议:

一、承认新政府。

一、承认满汉一体。

一、用正式公文呈报张督。

一、已续派代表赴港表示意见,商议进行方法。

以上系今日各团体会议大略情形,万众一心,居民无容惶恐。此布。

新政府还没成立,绅商们已经迫不及待地宣布承认新政府了。他们来到第十甫时时,遇上了全省学界的代表,他们今天也开了一个大会,成立学界维持公安部,并派代表到文澜书院,向绅商们表达学界的忧虑,希望梁鼎芬老先生能够实行监督改良,维持学界。

三个大会的人都相聚一堂了。

由于满族代表还没到,大会还没开始。文澜书院内外汇聚着无数的喧嚷声,议论声,鼓掌声,无数的脸庞,胖的,瘦的,年轻的,年老的,惊奇的,激动的,开心的,怒的,笑的,就像一泓沸腾的温泉,在那里翻滚蒸腾,搅起阵阵热浪。

快到中午了,大会还没开始,人们开始骚动起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这时,满族代表祥康、世杰,汉军代表黄谦、门安朝等人,相继而至。人们立即让开一条路,让他们进入书院,并报以热烈的掌声。

黄谦登台演讲,他说:“满汉人以前不能和睦相处,但今天崇尚人道主义,不忍流血,所以极为融洽。现街上谣言,说我们会决裂,并无此事!你们可到旗街看看有没有大炮,真相自然大白了。”

满汉八旗代表宣称:满汉两族二百余年共同生活在广东,已成为同语言,共嗜欲,通庆节,联婚姻的亲近同乡,生命以之,财产以之,即家中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亦无不以之者。万望诸君子代达同乡各界团体,勿为谣言所惑,致生惊扰。大家开诚布公,同心协力,共维地方的治安,保存粤人的利益。

大家都鼓掌喝彩。九大善堂、七十二行商也即场表态,承诺极力保护满汉八旗生命财产,即使将来新政府的军队来到广东,也一定代为要求,与汉人一律看待。他们以湖北军政府的布告为证,革命党已宣示了这是一次政治革命,不是种族革命,所以对满人一律一视同仁。

当由各团体包括满汉八旗各举派代表,联合商议,组成广东满汉民团独立会。宣布这个组织的宗旨是:维持满汉及三千万广东同胞生命财产,以创造将来的永远幸福。并派代表到总督署见张鸣岐,要求正式亮出广东满汉民团独立旗帜。满汉八旗把他们的军械全部交出,从此处于被保护的地位,与一般汉人相同。

大清王朝在广州的最后一夜-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辛亥革命时被革命党用炸弹暗杀的三名大清朝官员之一

大清王朝在广州的最后一夜-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辛亥革命时被革命党用炸弹暗杀的三名大清朝官员之一

大清王朝在广州的最后一夜-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辛亥革命时被革命党用炸弹暗杀的三名大清朝官员之一

广东政权的过渡,最后得以和平方式完成,究其原因,一是同盟会在小东营起义失败后,暂时已没有能力在广州组织新的起义了,二就是绅商及时表态,引导事态向和平理性的方向发展。这个作用,非同小可。如果没有绅商的表态,即使革命党不暴动,满汉之间,也难免会发生类似西安满城那样惨烈的流血冲突。

梁鼎芬、江孔殷也到了会场。他们演说完毕,场内忽然有人提议捐钱制作独立旗帜,会场上万众欢腾,一片应和。人们纷纷把钱抛向主席台,台前瞬间便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钱币。有人去买布,有人去找缝纫店,很快便制好了一面白布大旗,上书“广东独立”四个大字。一名工人把大旗系在竹竿上,高高竖起,大风一吹,猎猎飞扬,“广东独立万岁”的呐喊声,惊天动地。

人们扛着大旗,浩浩荡荡往城里走去,沿途加入的人群,就像无数的涓涓细流,汇成了滚滚大河。当队伍到达总督署时,已有两万多人。大家要求张鸣岐出来对话,马上宣布广东独立。张鸣岐不敢露面,番禺、南海两县的县令出面安抚大家,承诺一定会把大家的意见转达大帅,实行宣布,现在请大家都回家休息。

大清王朝在广州的最后一夜-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两广总督张鸣岐

人们精神亢奋,不愿休息,扛着大旗,又转往长堤巡游。所到之处,民众夹道欢迎,鼓掌欢呼,燃放鞭炮。城厢内外,四面八方,都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从傍晚6时一直响到晚上10时,浓烈的烟雾笼罩全城。有些酒楼门前悬挂的龙旗,被过往民众扯下来撕碎。

这时,一个耸人听闻的传言,在坊间不胫而走,都说明天是重阳节,会有大批革命党人到黄花岗祭奠死者。这个消息的出处,无从追查,很可能是城中的同盟会造出来骚扰人心的,但一传十,十传百,愈传愈真切,最后成了革命党要借重阳节暴动。有人欢喜有人忧。这个晚上,所有人都无法入睡,为自己正在见证一个伟大的历史时刻而激动。

大家都以为大局已定,说不定早上起床一看,大小衙门都空无一人了,天已经变了。许多人都想着怎么狂欢庆祝这个重阳节,有人准备了花糕萸酒,有人在门口挂起了素馨灯,有人准备扫墓,有人准备登高。整个城市虽然夜深人静,但似乎有一股欢乐之潮,在沉寂中暗暗涌动。

讵料,深夜汉口战报传来,清军以重炮轰击民军阵地,民军伤亡甚重,退守六渡桥一线。沙面租界的英、法领事,派人到总督署,询问广东是否已经独立。张鸣岐本来已倾向支持绅商,忽然又动摇起来了。总督署连夜出公告,左一个“匪徒”,右一个“剿办”,严厉禁止提“独立”二字。

天亮以后,张鸣岐的这个布告,在城里引起巨大的恐慌。几乎所有商店都不开门了,普通物品,当铺都不肯典当了。往年重阳节观音山上有不少放响弓鹞的人,今天一个也没有。天空万里无云,空空荡荡。

上午9时,只开了大南门,其他各城门都紧紧关闭。往城外逃难的人潮,千军万马,都挤到大南门,比前两天更加汹涌。西堤码头开往香港的轮船,多得简直要把船压沉,不上了船的人,在岸上呼天抢地。通车不久的广九铁路,原本没什么人乘搭,因为广州人去香港,还是习惯坐船,但现在轮船都爆满了,广九火车也成了“难民专列”,挤满了逃往香港的人。

大清王朝在广州的最后一夜-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广州大南门

中午,南海县令到十八甫、下九甫一带,劝谕商店开门营业,但没有人听他的。据记者在城厢内外的观察,长堤一带行人寥落,所有戏院一律停演,同庆戏院驻满了军队。海珠石前垒起了沙包,由防营和桂军把守。天字码头一带,水师行台架起大炮,停泊在江上的兵轮,也褪去了炮衣,严阵以待。总督署外华宁里路口,用石块砌起了掩体,仅留可供一人通过的缺口。在一些通衢要道,官军把街上的青石块都撬起来做成街垒,筑成炮台。

东堤原来是一个酒色财气的销金窝,1909年兴建了一座有上千座位的东关戏院,本地班、外江班,每天大锣大鼓,今天《李密陈情》,明天《太白和番》。城里的王孙公子、达官贵人、富家子弟、地痞流氓、垃圾马车,每日联翩而至,饮啖醉饱,选色征歌。如今也变得人影稀疏,车马冷落了。

张鸣岐又出了一份布告,勒令所有居民商店,立即撤下独立旗灯,悔过自新。布告说:“经本督院详加访查,是日(指昨天)先已有人借善堂为名,开会集议,倡为此等谬说,并纠集无赖,挨户喧闹,恃强劫制,以致酿成此等怪谬之举。”他威胁说要“将为首主谋之人严饬军警切实查拿,尽法惩办,以昭炯戒”。

张鸣岐通饬全省各地,以谣言日盛,各处店铺皆关门停业,外地因此以讹传讹,谣言必定很盛,值此各防吃紧,土匪乘机思逞,在在堪虞之际,各州县务必严为布置,万勿松动。

然而,已经松开的发条,还能再重新上紧吗?

10月30日,朝廷接连降了很多道上谕,显示出执政者已开始手忙脚乱,抓到什么都当救命稻草了。这些上谕所要表达的东西,大部分本来是正确的,只是现在颁布,作用已微乎其微。其中最重要的有两道诏书,一道是皇帝的“罪己诏”,另一道是宣布开放党禁。

以宣统皇帝名义下“罪己诏”,疚心疾首,引过自责。同时,朝廷宣布特赦政治犯:“所有戊戌以来因政变获咎,与先后因犯政治革命嫌疑,惧罪逃匿以及此次乱事被胁自拔来归者,悉皆赦其既往。”汪精卫等革命党人,在一周后被释放出狱。康有为、梁启超、孙文等流亡海外的人,都可以回国了。

10月31日,南昌新军起义,江西光复。广州城内,更是一片恓恓惶惶的景象。商店是十店九闭;普通居民住宅,十室九空。有本事的,有官家背景的,挤上了去香港的轮船;本事差一点的,挤上了去佛山的汽车;再差一点的,挤上了去四乡的渡轮、帆船;没本事的,则纷纷往石牌、东圃、棠下的乡下跑。警道下令禁止集会,晚上12点以后全城实行戒严。

街道上,士兵比居民还多。城厢内外,驻扎了六七千军队,全部荷枪实弹,拉开架势,好像准备随时杀向斗胆集会的居民。街头巷尾,到处张贴着巡警的告示:“现在谣言已息,城厢内外安堵如常,各业店铺,可勿惊疑,务各一律照常贸易。毋违!特示。”围观的人无不侧目冷笑,大家都知道,这全是讹神骗鬼的谎话,官府已习惯性地向民众隐瞒真相,哪怕这个真相就在大家身边,早就众所周知,也要隐瞒。

目前全城商业,已近乎停顿,商业一停,大量手工业作坊亦因原料停止发货而停顿。机纺、玉器、车料、泥水、木石、裁缝等行业,都已“吊煲”(没饭吃)。这些行业,大都处于社会底层,手停口停。一旦断炊,将会引发什么骚乱,天才晓得。居民们说:当官的把自己的家眷都送走了,却让大家镇静,这不是放屁吗!让大家镇静很容易,只要让已经跑掉的官眷迁回来,大家自会释然镇静了。

总商会江孔殷、梁鼎芬、黎廷桂、邓善麟等人,邀集自治研究社、九大善堂、七十二行商的绅商代表开会,讨论应付困局的办法。大家都愁容满面,与前天的春风满面相比,判若两人。大家都拿不出什么可行的办法,只能请各绅董出面,劝导商民不要迁徙,该做生意的还是要做生意,该做其他营生的还做其他营生。一面写信给张鸣岐,请官府多派兵勇,在各处街道,日夜巡逻,保护闾阎。同时再刊派传单,请各街值理,开导商店,正常营业,毋自惊扰。咨议局也出了安民布告。

大清王朝在广州的最后一夜-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梁鼎芬

梁鼎芬请人做了几块木牌,写上他个人的“安民告示”。第一块木牌写着:民贫米贵可虑,今与官与绅商,合办平粜,特传知。第二块木牌写着:谣传广东初九有事,今已过矣,同为大清国百姓,切勿轻听谣言,各宜安居乐业。第三块木牌写着:我家住榨粉街,我家大小无一搬迁,书籍字画,并无移动,如若不信,请即来查,任众处罚。第四块木牌写着:初四、初八连日在文澜书院议决,经函请制台,联络满汉,共保公安。现下省城地面,满汉已经融和,城上并无架炮,革党亦无来攻之事,可保公安。初八晚,有人倡议竖旗,系出误会,现已解散,官场亦不深究。各商场居民,可以无庸惊慌,速宜一律开铺,照常贸易,是为至祷。

木牌署上梁鼎芬的大名,雇了几个人扛着,沿街巡行,引来不少人围观。总商会、巡警道、劝业道也都出了告示,但不仅没有能遏止迁徙潮,相反,外逃的人愈来愈多,而且不仅家庭外逃,连商铺、作坊也纷纷外逃。广府前的洋货店、番禺前的故衣铺、大新街的玉器铺,纷纷打包入箱,挑运出城。

双门底一向是最繁华的商业街道,如今整条街只有几家书局开着;从清风桥(今吉祥路口)至城隍庙,七百多米长的街道,开门营业的店铺,只有寥寥三四家。再看大新街、小市、濠畔街、高第街、一德社(今一德路)、状元坊、天平街、东西横街、四牌楼、孚通街、桂香街、雨帽街、龙藏街、观莲街、仙湖街、西湖街、书坊街、大小马站、卫边街(今吉祥路南段)、司后街、仓边街、小北、大东街(今中山三路)一带,大部分店铺都是关门闭户,或用铁链锁住大门,或用木板把门窗钉死。街上除了巡逻的警察与士兵,绝少行人,呈现一派天愁地惨、世界末日的景象。甚至几个月前小东营起义后,市面也不至于如此凄凉。

11月8日早上,九大善堂、七十二行商冲破禁令,在总商会召开大会。会后联合各界代表,一起到咨议局再开会议事。这时,咨议局内的上千人,情绪激昂,已到了临爆点,人们再也不能忍耐无限期的等待了。

大清王朝在广州的最后一夜-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咨议局旧址

主持人宣布开会,他直截了当地说,今天开会的目的,就是为了讨论组织新政府,首先要议决两件事,第一件是成立议事机关。指定咨议局为办事处。推举临时办事人,由省城及港澳各团体举出至少每个团体五人,一面通知各府州县,赶紧选派代表到广州。凡被推举出来的代表,每天必须到办事所,不得放弃,将来开办正式选举时,即退居选民。在此之前,由咨议局议员担任。大家鼓掌通过。

第二件是组织行政机构。推举张鸣岐为临时都督,龙济光为副都督。用正式呈文,俟其正式上任后,由都督分别咨移各省都督。其余的行政官厅和军队防营,暂由临时都督主持。大家鼓掌通过。

总商会把他们在早上讨论的几件事,也拿出来请大家通过。一是新军防营应由临时都督负完全管辖责任。大家鼓掌通过。二是对满汉不分彼此,一律平等看待。大家鼓掌通过。三是对各地土匪问题,由于大家都不清楚现在哪些是土匪,哪些是民军,所以无从讨论,暂且搁置不议。

会议开得干脆利落,很快就把所有事情都议决了。张鸣岐也派了代表到场,大会把临时都督的关防都准备好了,当场交由总督代表,呈送军政府临时都督开用,并请临时都督宣布独立,全城竖独立旗帜。张鸣岐的代表唯唯诺诺而退。

下午,张鸣岐出了安民告示:“两广督院示:国势日危,大局岌岌。多数人民,主张独立。现正筹议,完全组织。官绅商民,同心协力。不日议妥,宣布在即。定期竖旗,以昭正式。凡我军民,同心爱国。切勿暴动,共保大局。特示。”

告示仍以两广总督名义发布,通篇都是敷衍搪塞之词,显然是在拖延时间。但全城绅商,已决定不再等待了。当天,他们动员了全城的缝纫店,赶制了三千六百多面独立旗帜,准备明天一早全城悬挂。但城外许多地方,包括粤汉铁路各车站,没有接到挂旗通知,自己先把旗帜挂起来了。

当晚,李准打电话通知张鸣岐:“我已决定拥护革命,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人你怎样打算呢?”

张鸣岐回答:“现在鹿死谁手,还很难说。”

这是死鸭子嘴硬,其实,张鸣岐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龙济光。但这时龙济光已投靠革命党了,他很干脆地回答张鸣岐,他没有办法打败李准。张鸣岐彻底绝望了,即使他有过做严将军头、张睢阳齿、颜常山舌的念头,亦时不我与,更无那份勇气。这一晚他辗转难眠,直到凌晨4时,终于下定决心,一个人跑出总督署,微服逃到沙面租界请求庇护,然后在英国人的保护下逃往香港。

那些平日作威作福的官吏,鼻子灵敏得很,老百姓怕他们的时候,他们比老虎还凶,一旦老百姓不怕他们了,他们跑得比老鼠还快。各司道和一府两县的官吏,在这天晚上,竟不约而同地逃走一空了。

11月9日,夏历九月十九日。这一天,在广东的历史上,应该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这天,虽然已经立冬,但在广州,仍是一派秋风起兮白云飞的深秋景象。当第一抹阳光洒落在广州城头时,全城仿佛蓦然苏醒了,千万面独立旗帜,在晨风中飘扬,蔚为壮观。

李准下令各炮台一律升民国军旗,宣布反正。广州的大街小巷张贴出“军政府南部都督”的布告,宣告广东独立。

那一夜,真的很长很长,但天终于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