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广州暴雨

相信大家今日都被朋友圈的暴雨刷屏了

反正嘉嘉的母校每年季节性洪水泛滥如约而至了

于是乎我的朋友圈的画风是这样的

▼▼▼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或者这样的▼▼▼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也有这样的▼▼▼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还有很贴心的水浸地图▼▼▼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想必大家今天都饱受暴雨+水浸之苦

塞车的塞车

塞公交的塞公交

地铁也挤不进去

也许最快的方法,就是坐船吧

已经完全唔知道听日点返学了!!

(听日唔使返学)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今次水灾,全广州市的受灾程度

让人不禁想起一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

但当时的广州市民

没有如今先进(?)的排水设备

或者地势较高的居住环境

因此

当时的水灾,后果可以说相当惨重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乙卯大水灾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1915年7月,广东遭遇一次两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7月上旬,广东连日暴雨,令西江、北江、东江的江水陡然暴涨,三路洪峰向广州袭来!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北江、西江和东江的洪峰以及南海海水倒灌,四面直逼广州城

7月9日,北江洪水冲崩三水县榕塞围,直扑清远县石角。7月10日,洪水越来越猛,随即冲崩石角围,清远城内外水封屋檐,首先沦陷。其后洪水直向南涌,先后淹没花都白坭、赤坭、炭步一带。过后北江水仍直向南冲,与流溪河汇合,直逼广州北郊。 与此同时,西江洪水连破高要、四会的堤围,抢道北江,直逼南海县(当时的广州西部地区)。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当时广州城水浸严重

更糟糕的情况陆续来临,7月9日至11日,南海堤围多处崩决,洪水直捣广州西郊。东江洪水也凶相毕呈,连决增城堤围,直犯广州东郊黄埔。广州城南的珠江,受南海大潮顶托,也奔腾咆哮!在东南西北的大水夹攻下,广州居民拜龙王也来不及。

7月12日起,广州有的街头水浸至近4米,长堤、西濠、下西关、泮塘、澳口、东堤、花地等低处地区,受灾尤为严重。水浸持续7天,哀鸿遍野。不少居民爬到树上躲避,有的家长怕孩子脱手落水,用绳子把孩子绑在树上。西关钱村居民被洪水围困,远处只见高屋之脊及数株树木尾尖。泮塘房屋被冲塌过半,死人数百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长堤地区的水浸

更令灾民叫苦的是水火夹攻。

7月13日凌晨2时,十三行忽然失火,无法施救,烧至14日19时方熄。但到22时却又死灰复燃,烧至次日凌晨1时。此火灾焚毁商户2000家,尸体有1000多具!其中十三行九如茶楼,原有60多人在此避水,火烧令该楼倒塌,无人幸免。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十三行除了九如茶楼,一处用以存放民用煤油的仓库起火,整条故衣街随之化为灰烬

据《广州近现代大事典》:这次水灾,在小北门外有浮尸1000多具,在南石头、白蚬壳、大笪尾、鸭墩关及新洲等地,打捞男女尸体20多具。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西方媒体报道的乙卯大水灾,图中位置为长堤先施公司门前

据《申报》报道,7 月13 日这天“为最恐怖之时”,繁荣的西关商业区被淹,“商业停业,交通堵塞,省港轮船、各乡渡轮皆因水猛不能开行,全城自来水皆因水管被浸不能开放。晚上则电灯亦因被浸不能放光,全城皆成黑暗世界”。更加凄惨的是,当日下午4 点左右,西关十三行一带又遭大火,“火灾后发掘尸体约有千具”,“在上西关及十三行各街捡获水火死亡男女死体约有二百一十具”。因这两次灾害而搜获的尸骸日以万计。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长堤先施公司门前的水灾

广州一时物价飞涨,两天中米价暴涨一倍有多,受灾各县饿毙者难以计数。

当时警察是政府的救灾主力,省城警察厅在组织动员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及时实施一系列救灾办法。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西关一带灾情

如《西关一带救灾办法》提出“(洋舢板)应酌派警调往被水处所巡逻及载运食品以补陆警之不及”;“被水区域一律站岗巡警,改用舢板巡逻”;通告商贩多备食品到浸水街道贩卖以免民食有缺;给予居民迁出迁入的便利;由区与救济公所和商团会商解决小艇渡人出入、供应贫户稀粥、在公共场所安置灾民等问题;灾情汇总和上报;在被水浸各街沟渠处设立警示标志;调动消防队出巡以救护生命和财产等各种具体有效的措施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西关一户人家在没膝的水中吃饭

洪水问

水浸之于广州一如宿命,既然难以摆脱,唯有坦然接受。因此广州在很早之前就有了一套应对水浸的方法和设施。而事实上,广州历史上的防洪排水的确有一套,只是到了近代,城市发展,河道淤塞,城市设计者本身所建造的排洪设施不堪其用,则难以避免洪水侵扰。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地处白鹅潭的沙面更是难逃一劫

广州古城,“六脉皆通海,青山半入城”,河、涌、濠、渠相互交通,起到了为古城排涝、护城、运输、防火等作用,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广州水文化。

以前的广州用坑渠排水,城市的排水系统被称为“六脉渠”(右三脉、左三脉),意喻城市的水渠就像人体的经脉。青石板整整齐齐地横盖在街巷里的排水渠上面,石板下潺潺流水流过,行人踩着石板会发出“噔噔”的悦耳响声。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清代广州六脉渠

遇上涨潮或是暴雨,坑渠的水就会一下子从石板的缝隙里涌上来,潮退时水又会很快从石板缝隙中溜走。这可能是最早的“海绵城市”概念了。

事实上,早在宋代,广州城就建有东濠、西濠、清水濠、南濠四大城濠,筑六脉渠。城濠沿线居民聚集、商业发达。

古时的广州城,排水得力,不太容易水浸。城内雨水、污水由街道小渠流入六脉干渠,排入城濠,最后流入珠江。如今,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曾经起着排水、运输等重要作用的城濠河涌,只有西壕(暗渠)和东濠涌尚“健在”;清水濠因建马路被填没了,南濠仍犹存却已完全淤塞了。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对于在现代城市道路上突飞猛进的广州,如何才能打破百年水浸的诅咒,不论是学者还是市政部门均在探索求解之中。

1:金羊网:《90年前的广东乙卯水灾》

2:广州文史:水淹羊城7日7夜

3:《广州近代大事典》

4:《近代广州警察城市管理史话》

参考文献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欢迎关注广州私途

个人微信

13725350623

今日的暴雨是“真·百年一遇”:回顾广州百年前的乙卯大水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欢迎投稿、合作、赐教

长按二维码关注

版权声明

部分图片转自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转载请联系,抄袭将会受到检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