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低分辨率僅供內部參考,請勿轉發傳播!

在我牙牙學語時,外婆所教我的第一首歌便是「落雨大,水浸街,阿哥擔柴上街賣……」這首代代傳唱的粵語童謠,至今我仍可完整唱出,只是外婆那獨特的西關腔調,卻始終學不來。

在我成長的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粵劇、相聲、粵語講古正在內地復興,而香港流行曲、粵語卡通片、粵語電視劇、粵語電影更是值黃金時代,粵語文化在全中國乃至全世界都綻放光彩。在我讀小學時,連語文老師也自豪地說,用粵語朗誦唐詩宋詞更為押韻鏗鏘,因為相比起近代才出現普通話,粵語更多地保留了唐宋時期古漢語的音韻、詞彙和語法,這樣更容易體會到古人在詩詞中想表達的意境。

每個地方的歸屬感,不在於積存的資源財富,而在於這個地方的鄉土語言;每座城市的特色,不在於裡面的高樓大廈,而在於這座城市所沉澱的文化藝術。所以,粵語對於廣府人而言,不僅僅是溝通的工具,也是象徵著族群認同,更是擔當著文化的承載。而粵語當中的措辭語彙,在字裡行間裡更是流露出嶺南人獨有的價值觀念和生活態度。

不過,隨著時代變遷,粵語的風味卻在不知不覺中減淡,而傳統的文化亦日漸與新生代脫節……

生於斯長於斯,我們實在不願停留於緬懷昔日的榮光之中,更願以身體力行,為延續粵語文化而覓出新機。因此,我們相繼策劃出版了《粵韻唐詩》、《粵韻宋詞》兩書,正是希望從國學經典的普及讀物入手,將粵語文化的傳承重歸於新生代的日常學習之中。

與我一起擔任主創的梁天山、陳輝權老師,在粵語流行音樂上創作良多,在內地被譽為如“黃霑與顧嘉輝”般的黃金拍檔,而在音樂之外,他們對於語言、文學、書法、國畫、朗誦等方面,其造詣也實在令人折服。我們在《粵讀唐詩》、《粵讀宋詞》兩書中所選的均為膾炙人口的詩詞,由梁天山老師從粵語的音韻、詞彙、語法以及嶺南歷史文化的角度進行賞析,而當中的插畫更是陳輝權、譚永良、吳依桐幾位老師合力創作的結晶,耗費了無數心血。兩書創新之處,不僅是可讀可看,更是可聽——讀者掃描書中的二維碼,即可聽到陳輝權老師配樂並以粵語正音朗誦的詩詞,讓讀者在提高國學素養和陶冶性情之餘,更可感受到粵語文化的深厚沉澱和粵語音韻的鏗鏘之妙。

學好英語和普通話,可以讓你走得更遠,但講好母語卻可以讓你不會忘記自己是從哪裡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