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生是7月的主角。

但对于第一批95后为主的13级学生而言,7月,也有着不寻常的意义——满打满算,这是他们毕业一周年的日子。

正当媒体把镜头纷纷对准应届毕业生之时,这些毕业一年的年轻人却正被“2018已过去了一半”及“已经毕业一年”的双重焦虑所裹挟。

这种焦虑或许并不显性,甚至许多人都没有察觉到。但在他们怀念大学时光时,这种情绪就会显现:因为“已满一年”的职龄、还未适应的“社会人”身份,很多毕业一年的朋友会在这个节点上,产生一丝迷茫、一丝焦虑。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图自网络,版权属于作者)

而这种焦虑也表现在他们的行为上,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跳槽

在与刚毕业一年的几位朋友聊天时,小编发现他们当中不少人都曾换过工作,有的甚至还跳槽了4、5遍。

这种不断跳槽的背后,隐藏着焦虑与迷茫,也有90一代新择业观下的倔强。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图自羊城晚报,版权属于作者)

在毕业季之际,识广特意邀请了30名毕业一年的“初社会人”,就“毕业一年后,你换了多少份工作”的话题聊了聊,并摘录了其中9位的故事。

从他们的故事中,我们或许能感受并了解,90一代人对待工作、职场、梦想和生活的“新”态度。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从本地一所三本学校毕业后,赵伟没有和同专业的同学一样到广告公司工作,而是选择到影视公司做编导。用他的话来说,这工作看上去体面。

但两个月后,他开始怀疑这份工作的“高大上”:“别人以为编导是老子,其实编导就是个孙子。什么都要听客户的,就连个配音,都要找个油腔怪调的。”

不久之后,他选择了裸辞,从游戏公司、设计公司,再到互联网公司……赵伟经历了不断的转岗,也在跳槽中感受到现实与梦想的落差。

“进入这些公司前,我都曾幻想过在里面的工作状态,但现实是,真实的工作内容都没有我想象中的有趣。

对于将来,赵伟虽然踌躇,却不至于迷茫,他一直重复着:“再试试吧,反正下一份会更好的。”赵伟说到,“大不了最后回深圳,我家在那开了个场子。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图自网络,版权属于作者)

像赵伟这样的90后,比比皆是。他们的父母是改革开放浪潮中受益的一代,家庭财富的积累,让这些年轻人有更多的资本和底气不断尝试。加上互联网时代给90后带来了更为多样的就业方式和职业选择,这让90后在择业上更为自由。

好比方说晓婷,毕业后就在一家美食自媒体转正——做美食博主、开店,一直是她的梦想。在美食自媒体做了半年,晓婷就因为公司搬迁的原因,选择了离职,闲赋在家做私房菜。

谈及职业发展,晓婷不以为意,虽然她家经济条件一般,并不像赵伟那样有家庭做靠山。但在梦想与现实的考量上,她跟赵伟有着一样的观点:“肯定是要先追求自己梦想的,人不为梦想而活,难道为钱而活吗?”

“再不济就在家做网红、开淘宝店,反正现在这个时代,只要你有手,怎么都饿不死的。”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很多道理,你从前知道,但只有进入了职场,你才能真正体会到。

在采访的时候,受访者之一的菜菜跟我们说了这句话,现在的她,正在一家定位为“生产好故事”的新媒体公司实习。

这是她换的第三份工作,在这之前,她还做过城市人文、情感类的新媒体写手。

从一所普通的二本院校中文系毕业后,菜菜就决心要实现自己“写作”的梦想。“以前很喜欢看《南方周末》《人物》这类杂志,所以一毕业就想往传统媒体方向走。”

然而,在南方报社旗下的一个新媒体实习了半年,菜菜并没有如愿等来转正的机会,甚至连当年的南方报社校招面审,都没有通过。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传统媒体的校招面审,第一步就将双非学校给筛掉。”

虽然看似一直走在“写作”这条路上,但菜菜却认为是事与愿违:“以前做城市人文的时候,要看着客户的要求来写稿;写情感类文章的时候,上司就要求你写得‘越鸡汤越好’,甚至每次交选题时,他都要问我有没有数据能说明这个选题能燃能爆能10W+。

现实中的工作情况与理想间的冲突,在第三家公司依然存在。“可能我把‘写作’这件事情滤镜化了,也把‘工作’这件事情理想化了。”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图自网络,版权属于作者)

和菜菜一样,三金现在的失落,也源于现实与当初过于美好的幻想间的落差:“找工作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月入一万;真正工作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只能月入五千。”

三金从事的是大学里的“老行当”——还没毕业的时候,他就已经靠着接私单养活自己——摄影。可真正工作后,三金才发现,自己不过排在了行业的最末端。

“在大学几乎都是帮一些小商铺接的单子,眼界不够广。出来工作后,才发现牛逼的摄影师有很多,自己要进牛逼的公司,根本排不上队。

大学时候,三金对自己的月薪水平期望是月入一万。“再不济也有个八千,毕竟我以前接私单,一个月下来也有这个水平。

但真正出来职场工作,三金才发现,自己的市场价,只值五千。

 

“虽说如此吧,但还是进公司的好,毕竟你能积累更多的资源和人脉,这对我未来自己创业还是很有帮助的。”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位于广州的一家品牌营销公司,是Vivian毕业后待的第四家公司了。在采访者让她谈谈过往的工作经历时,她不由举起手来数数:

“第一家是互联网公司,考勤制度特别奇葩,跟传统国企单位一样,请个假还得层层上批;第二家和第四家都是广告公司,加班情况特别严重,最重要是没有加班费!这个行业潜规则我没法接受。中间跳到了新媒体公司,不喜欢,又辞了……

而第三次的辞职经历,她印象最是深刻:“那家公司老板脾气特别臭,经常否掉我们的创意。有一次开会,她当着全部门人的面说‘你这个案子比实习生做得还烂’,我气得牙直发抖,第二天就将辞职信放在她桌面了。

在Vivian的简历里,工作经验非常丰富,但要仔细地看,有的工作周期还不到两个月。Vivian却觉得这种情况再正常不过。

 

“以前的人怎么能跟我们这代人相比,你看现在的互联网公司,人员流动多大!

谈到工作,Vivian觉得90一代对工作的看法跟80后的保守观念全然不同:“我觉得90后对‘投契’这件事还是很看重的,赚得多还不如干得快乐。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网传的90后奇葩辞职理由 | 图自网络,版权属于作者)

作为Vivian的宿友,小妍一边说着“你这样太学生气了”,一边向各大网站海投简历。从2017年到现在,她总共换了七份工作

她的工作经历里,有销售,有文职,也有闲杂活……在她看来,这类工作技术含量低,但与同年龄的朋友相比,却能换来更高的生活水平。

“毕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没有方向,所以也就骑驴找马,随遇而安。”

每次选择工作前,小妍都会认真看工资待遇、福利假期项,希望能找一份安稳、悠闲却又过得去的工作。但这种就业观,却被Vivian狠狠指责。

“其实我觉得自己这种选择无可厚非。”小妍说着,“有人觉得工作就是要为了事业,为了梦想,但我觉得工作就是为了赚钱养活自己,让自己过得更舒服而已。等我赚够钱了,我就去开个店当老板好了。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没有什么对与错。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毕业于本地一所知名的理工类高校的少华,在今年6月底完成了离职手续,接受采访时,他正找着毕业后的第三份工作。

“别看我一直跳槽,我的方向还是很明晰的。”少华说到,“我的目标一直是产品经理,只是在不断变换行业而已。”

在毕业后,少华进入过跨境电商企业,也进入过第三方数据分析公司,下一份工作,他想往人工智能方向发展。

在这期间,他的父亲给他打过了无数个电话,让他考虑考虑回家——作为单位里的领导,少华父亲能安排他到当地很好的单位里工作。

但少华却以“体制工作过于保守”为由,拒绝了父母。“我出生的时候,我爸那代人刚好遇上了下岗潮,铁饭碗不保。那个时代都这样了,这个时代就更没有什么‘铁饭碗’可言。

“有专家认为,未来,当下90%的工种会消失,70%的新工种前所未见。”他给我们抛出了一个数据,“所以人还是得追着新兴事物走,否则很容易被时代所淘汰。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图自网络,版权属于作者)

和少华一样,在三线小城市做着培训行业的瓶子也有同样的想法。

两个月前,她正式递交了辞职书。“本来还想做满一年,但总感觉这份工作没有什么提升空间,机缘巧合下,就辞职了。

除了想要发展前景更好的工作外,瓶子还打算通过择业,跳出自己从小到大都待在的三线城市小圈子。

“你不去大城市,没有办法看到更多的机会和新兴事物,一旦与时代脱轨了,人就没有社会价值了。”

在她身边,一位在广州工作的中学同学兆康也刚刚请辞,原因是认为自己正在做的人力资源可替代性太大,未来很容易被人工智能时代所淘汰。

“新兴技术带来了更多的新兴工种,但同时也让囿于传统的一批人被淘汰掉。”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在这30位受访者中,30%的人在毕业后换过两次以上工作,53%的人在毕业一年后换过一次工作,剩下17%的人从未换过工作。其中,甚至有4个人换工作超过了四次。

在“辞职热潮”现象以内,是90后新新人类更为自由、随性的就业观——有人将梦想奉若圭臬;有人看重发展前景;有人摩拳擦掌,想要试试创业;有人觉得让自己过得舒服就行;也有人认为公司氛围是影响自己离开的最大原因……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图自网络,版权属于作者)

这些林林总总的就业观,在老一辈看来有的“离经叛道”,但对于90后的新新人类而言,怎样的选择都很正常,也同样值得别人尊重。

从我们摘选的这些人物故事中,我们更能了解到这些新锐观念形成的原因——相比起70、80后,生活在互联网时代下的90后一代拥有了更多样的就业方式和择业选择,这让他们能随心选择与自己性格、梦想相符的工作,也不用在不如意的工作环境下忍气吞声。

但在看似更为自由的就业环境下,在90后频繁跳槽的现象背后,又有谁能感受到,在技术进步下,90一代面临着的前所未有的压力呢?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赵伟、菜菜等皆为化名

*本文仅代表受访者与作者观点,请勿过度解读

*文中数据与图片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作者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本期撰文

二德

比起钱,吃货二德认为每家公司更应该改善一下伙食


识广

(ID:sikgwong)

加微信☞gonghaoshiguang☜ 进群

@广州职场初哥:毕业一年,你换咗几多份工?-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