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思想哲学家、人际关系学者Tze Wah Wong曾经有一句语录,一针见血道出社会劳动与人类本能嘅矛盾: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图片来源于100毛

特别系喺广州,如果你讲得出“我好钟意返工”呢句话,我觉得只有两个可能性:

第一、你公司离你屋企不足五分钟脚程;

第二、你系咪今日未食药啊!护士,带佢返三医复诊啦!!!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喺广州,

返工真系好鬼艰难啊!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广州返工八个钟,通勤就要用两小时,两小时系咩概念?我揸部车都可以直接去到肇庆啦!

 

返工过程仲要好似红军万里长征咁,地铁安检长龙、地铁晚点、公交车熄火、CBD大塞车、一班公公婆婆同你一齐逼车……

 

你会觉得好似成个广州倾巢而出,只为阻止你准时到公司!

据此,我哋建六编辑部仲提出做一个(唔)出名嘅心理学定律——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原型为“墨菲定律”

 

为验证此定律,我哋特登采访咗几位自己友,分享上班路途遇到最难(痛)(苦)嘅事,顺便话畀各位老世听,员工想准时返工真系好难噶!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以下经历均取自真实经历,如有雷同,系咁㗎啦,好出奇啊!

一系唔嚟车,一嚟四部短线车,人生仲有鬼希望!

阿丸|90后| 家住天河|BRT

在广州上班,每天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勇士,一个和BRT搏斗的勇士!

BRT上面的人有恐怖就不用我多说啦,好多人都深有体会,我就问一句:

 

BRT可唔可以唔好咁撚多短线车啊

短线车可以说是广州人最神憎鬼厌的车,车站站牌和好多等车APP不会区分显示正常车和短线车,所以每次都要看人品!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我坐B10上班,十几分钟先来一部车,经常入站才知道自己等了十几分钟的车是一部短、线、车

最崩溃那一次是,连续四部都是短线车,我当时整个人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差点跳珠江:

第一部,仆街,短线车!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第二部,点解都系短线车!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第三部,乜仲系短线车噶!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第四部,依然系短线车!

返咩工啊,辞职算啦!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我一个1米8嘅大只佬,差啲被人推落车

大雷|90后| 家住白云|巴士

之前一直在外地上班,住的地方离公司很近,不担心上班问题,后来到了广州,初来乍到的时候,很天真地认为广州交通应该还好吧,然后我坐过一次体育西,就没有然后了……

 

当时,我一个一米八的大汉,差点被人推下车……推下车……下车……车……差点以为自己会被踩死在车厢门口……

 

那些小姐姐、阿姨是哪里来的力气?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为咗去个厕所,我特登去转咗条线

无穷|80后| 家住越秀|地铁

正所谓出得嚟行,预咗要还,坐地铁返工,就预咗冇厕所,最好出门前搞掂自己啲“人生大事”。

 

但天有不测风云,有一次搭地铁返工突然感觉到腹部有一股钢铁洪流喺度涌动。心谂仆街啦,有排都未到目的站,附近啲铺头根本未开。

 

后来谂谂下,不如转线去六号线,我记得新开嘅线都有厕所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于是我夹住萝柚扶住墙,以强烈嘅意志支撑完成咗伟大嘅转线事业

 

之后问咗工作人员,直奔地铁出口,经过一轮生理运动……终于解决咗钱塘江缺堤嘅问题。

 

然后我攞出手机一睇,丢……又迟到……

广州地铁成功令我患上高原反应     

白白子|90后| 家住海珠|地铁

一到夏天,广州地铁嘅味道,就好似广州黑人咁

又咸又湿嘅汗水味,加上攻鼻嘅香水味、臭狐味,混杂韭菜饺糯米鸡炒河粉等早餐味,一齐喺唔通风嘅地铁车厢中混合发酵……

 

我觉得每次坐地铁,都觉得高原反应都要发作!讲真,冇话准时返工,我觉得可以健健康康落车就已经好好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七点半嘅广州地铁,就已经要排排排排排排排排队

素兰|80后| 家住越秀|地铁

如题……

每次坐广州地铁,都系参与一场大流量的人口迁徙。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巴士熄火,地铁飞站,喺广州返工冇咩冇可能

小沅子|90后| 家住天河|巴士或地铁

我觉得,我返嘅工,叫阴公!因为我经常返工都会遇到各种意外。

有一次搭巴士返工,半路部车打唔着火,全部人落车等下班车。本来我有位坐,结果变成逼住企到终点站!

坐地铁返工,又经常会临时停车,最高试过一个站临时停四五次车。上个月就撞啱三号线设备,被人赶埋落车,跟住三四部车飞站……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图片来源于@JKY啦啦啦

采访过程中,有位自己友仲同我哋大胆控诉咗佢对生(返)(工)嘅不满——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返工,本身就系一件反人类本能嘅嘢,特别系喺广州返工,你可能仲要忍一望无际嘅排队长龙、车厢内恶顶嘅味道、不定时不定点嘅大塞车、随时会故障嘅车辆、不讲道理嘅乘客……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喺一线城市生存,每个人都要承受更大嘅生活压力,大家都系且难且前行,所以今日冇咩人生大道理,亦冇咩心灵鸡汤,只系想同大家一句——

搵两餐,辛苦晒!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喺广州返工,

你上落班会遇到最崩溃嘅事系咩?

对广州公共交通有咩不吐不快?

你有咩返工生存窍门?

都可以喺评论区畅所欲言!

黄子华讲过,我有份工叫阴公,咁广州人返工究竟有几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