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堤大马路,“广州外滩”的门面。

 

这条因“防洪”“兴商务”修建而成的800米沿江大道,从95年前孙中山在这里亲手创办中央银行之日起,就与金融有着密切的关系。

 

后来几经沉浮,长堤先后成了批发市场、网吧、酒吧的集聚地,直到了2012年时再次被规划成“民间金融街”。

 

按照官方的说法:入驻金融街的主导产业在2018年时就已经接近300家,注册资本超800亿。南方新闻网曾如此形容:广州民间金融街再现“十里洋场”商业文化气场……

 

但走进如今的金融街,看到的却是与“国家级民间金融示范区”的头衔格格不入的景象:

金融机构大门紧闭、搬货工人来来往往、批发档口欣欣向荣……

 

7年,民间金融街经历了什么?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有名无实的民间金融街:理想丰满,现实尴尬-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门庭冷落

从海珠广场向西前行,不远处就能看见一个手持锤子、脚跨弓步的巨大铜雕。这里长堤大马路的起点,也是民间金融街的入口。

 

这是一条被夹在沿江西路、一德路之间的历史老街。每走几步就能抬头看见一个滚动播放着利率价格的显示屏;“国家级民间金融示范区”的宣传标语到处都是;一栋名为“民间金融大厦”的高层建筑,在骑楼当中尤为显眼。

有名无实的民间金融街:理想丰满,现实尴尬-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而长堤大马路上的果菜西——这个名字充满农贸气息的社区,在4年前也成为了民间金融街三期的一部分,并有了更高大上的称号——互联网金融孵化中心、互联网金融基地。

有名无实的民间金融街:理想丰满,现实尴尬-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据这里的一位士多店老板回忆,银行、典当行、小贷公司正是在互联网金融基地出现后在这一带“扎堆”的,当年还有报纸写着要把这里打造成“东方华尔街”。

 

如果只看街上的招牌,这里的金融机构确实多,以小贷公司为主,但关多开少,有的灰尘遍布,有的人去楼空。

 

互联网金融基地里,有一栋5层高的民间金融众创空间在营业,楼下的水牌上也写着这里进驻着TCL、越秀集团等大公司旗下的小贷公司。但更多地方却门可罗雀,有的地方甚至被改造成了仓库。

如今这里就是一个腊味批发中心——没有西装革履的“金融客”,只有打包好的纸皮箱、大大小小的面包车,与来去匆匆的搬货工人。

有名无实的民间金融街:理想丰满,现实尴尬-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果菜西内,腊味店生意兴隆,一旁的互联网金融基地却大门紧闭

不远处的民间金融大厦情况也类似,物业公司甚至摆出了“一二层可做冻库、可做仓库”的招商信息。有地产中介表示:“大厦大部分都是居住用房,低层有一些贸易公司租来做办公室。”

而旁边的老牌写字楼铧厦商业中心虽然也进驻了十多家小贷机构,但比起一德路、沿江路、或十三行等周边批发商在此注册的公司数量,还是显得“势单力薄”。

有名无实的民间金融街:理想丰满,现实尴尬-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在主街道上能看见立根、华易、安易达等开门营业的小贷公司,数量也远没有2018年官方所说的“主导产业297家”、或企查查上注册地址位于长堤大马路的金融机构所显示的80家那么多。

 

民间金融街,是否有名无实了?

 

早在2015年时,南方都市报和新快报都提出过对“金融街出现空置,公司多半都是‘空壳’”的质疑。

 

相关负责人曾这样回应:“这是因为大部分小贷公司的业务量并不大,业务员大多外出拜访和跟踪债务情况……”

 

时任广东省金融办主任、后来因为内幕交易“下马”的刘文通却有另外一番说法:“公司可能有前后端的区分,不一定公司的一切都要在民间金融街……”

有名无实的民间金融街:理想丰满,现实尴尬-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相比起“外出办事”,“挂牌占位”的说法似乎更加容易得到印证。识广致电一家在金融街挂牌但没有开门的小贷公司咨询时,被业务员告知了另外一个远在天河的办公地址就很能说明问题。

 

无奈与挣扎

虽然官方以各种理由否认,民间金融街“有名无实”却是肉眼可见的事实,

 

而它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又和变化的市场和政策息息相关。

有名无实的民间金融街:理想丰满,现实尴尬-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在成为“金融街”之前,长堤大马路是一个业态复杂的老街区。2002年,广州启动建设10条特色商业街时,长堤大马路跟沿江路一起成为了“酒吧街”,成为了广州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条百年老街也因各式酒吧的聚集,有了另一番风情诱惑,年轻人以“蒲友”相称,在此聚会、狂欢、撒野。

 

直到2012年,政府作出新的规划,长堤大马路才“戒酒”,成为了如今的民间金融街。

有名无实的民间金融街:理想丰满,现实尴尬-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那时候民间金融行业正面临着“担保业寒冬”,很多担保公司都转行做起了小贷。

 

又因为“在金融街注册的小贷公司可以跨区经营”的利好政策,小贷公司都在此挂牌集聚,民间金融街迎来了良好开局。

 

但开张还未满一年,“新小贷至少租300平”的物业“死命令”,就引发了金融街众多业主的不满。有公司抱怨:“成本太高,回报率太低。”比珠江新城写字楼还要高的租金,又让许多跃跃欲试的小公司望而却步。

 

彼时,P2P网贷在监管几乎真空的情况下野蛮生长,小贷行业内部“冰火两重天”:网贷风生水起,传统小贷却走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翻看当年的相关报道,就能得知有很多传统小贷因为业务量不足,不是面临倒闭,就是转型到了线上。

有名无实的民间金融街:理想丰满,现实尴尬-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民间金融街顺水推舟,2015年在果菜西成立了“互联网金融产业基地”与“互联网金融孵化中心”,提出了“立足广州、辐射华南、影响全国,集聚展示、孵化、研发三大功能于一体”的口号,把业态转向了“互联网+小贷”,上线了自己的P2P产品“金融街在线”。

 

转型当年就报捷:“累计集资超200亿,完成融资超1000亿元……”人民网广东频道如是说。

 

然而随着P2P频频爆雷,从2016年开始,银监会就对网贷收紧了政策:先是停止了发放牌照,然后又对网贷机构进行了多次专项整治,每次都号称“史上最严”。

 

国资背景、被评为广东省重点项目的“金融街在线”,也在去年11月份之后没了风声,随后又在网贷论坛上传出了关于其“出现逾期”的讨论。

 

还有一批像盛融等风评不佳的P2P,也纷纷从金融街“下线”。

有名无实的民间金融街:理想丰满,现实尴尬-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民间金融街曾经希望对行业起到一定规范作用,但显然力不从心。广州互联网法院自2018年9月28日挂牌以来,受理的互联网金融借款、小额借款合同纠纷还是高达两万多件。

 

并不是说所有纠纷与乱象都来自金融街,但这些乱象却与整个经济大环境一起,成为了投资者口中的“行情不好”。一位金融街的“常客”称:“很多公司都已经轮换了一遍了,有新的开进来,也有很多关门的。”

 

上个月初,银监会在监管通气会上再次透露:“网贷整治以退出为主要方向。”大V吴晓波发文感慨:“中国P2P卒。”

 

先是网贷“干掉”了小贷,然后政策又“干掉”了网贷。

 

和珠江新城的保利克洛维等同样集聚了一大批网贷小贷公司的金融写字楼一样,民间金融街也“死伤惨重”,没了“金融味”,变回一条业态杂乱的老街。

 

何去何从?

从金融街博物馆内的一张规划图上可以清楚看出,日后的金融街还将拓展到整条沿江路,甚至在别处设立分园区。

 

不难读出,越秀希望以民间金融为突破口发展金融产业的意图。

 

但民间金融街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也并不令人意外。

 

毕竟拥有两座以“金融中心”命名的高塔的珠江新城,直到今天也没能成为真正的“金融中心”。民间金融街想要发展起来,也很难靠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小贷公司的扎堆就能实现。

 

当珠江新城都出现了高空置率时,广州又是否有足够多的金融公司填饱不断扩容的民间金融街?

有名无实的民间金融街:理想丰满,现实尴尬-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回看当年的酒吧街,虽然在政府眼里既不高大上,又难管理,但还是在不断地整治风波中,持续了近十年之久的热闹。 

但强行规划出的民间金融街,已经发展了八年之久,不光现状让人失望,未来更让人捉摸不透。

 

也许让它自然生长,才是一种更好的方式吧。

撰文 | JASON

 

© THE END

互动话题

你去过民间金融街吗?感受如何?

有名无实的民间金融街:理想丰满,现实尴尬-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本文由识广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长按二维码关注识广,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有名无实的民间金融街:理想丰满,现实尴尬-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