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秋招”即将结束,又一批“双一流”大学生“卖身”多益网络。

说起多益网络,风评比较极端:论公司实力,多益在全国,都算的上是第一梯队的游戏公司;也多次以广州的代表互联网公司的名头被官方推上前台。

但如果去浏览一下关于多益的边角新闻就会知道,多益在它那群庞大的“前员工群体”中又黑料最多:压榨员工、公司氛围太压抑,甚至有员工用了一个比喻更扎眼——“像牛一样圈养员工”。

作为广州游戏业内闻名的三大“苦力”互联网公司之一,多益网络几乎可以说满足了年轻人对于游戏公司的全部想象。

谁创造了广州游戏奇迹?-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游戏速度”

打开多益网络的主页,“游戏奋斗者”的公司slogan非常惹眼。“奋斗”二字不仅是多益主页的副标题,还是它十三年来的发展写照。

多益网络的发家史跟广州游戏产业的发展是并行的:2002年,网易的《梦幻西游》上线,多益网络的创始人徐波正是这款游戏的主要策划人,这款游戏在整个游戏产业都具有里程碑的作用;2006年,徐波创立多益,主营自主开发与运营游戏;2007年,开发《完美世界》,次年开发出《神武》。

谁创造了广州游戏奇迹?-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神武》上线之后,迅速成为手游爆款,并成了多益的代表作。2014年是中国手游的爆发年,多益凭借它从一个游戏创业公司成长为了一个百亿游戏帝国。

从2006年创立发展至今,多益七次进入全国互联网百强的名单当中,并成为全国最能赚钱的公司——毛利率高达98%。从国内最新的榜单和数据来看,多益在广东乃至全国仍属于第一梯队的游戏公司。

一款游戏成就一个百亿企业,绝对称得上“奇迹”。但这个奇迹并非只有多益独享——网易就凭借一个《梦幻西游》游戏翻身;4399就凭借网页小游戏搞到差点上市;而那个总会令人发笑的“贪玩蓝月”,也赚得盆满钵满。

但“游戏奇迹”只是一个结果,是这个产业底下的人——游戏开发者的无休止的加班才成就了这种奇迹。

多益的加班文化既是行业的选择,也是时代的选择。

 

“圈养”

以众多全部来自211、985大学的学生为底料,炖成了一碗“多益特色”的“奋斗”鸡汤。——这就是多益的企业文化。

谁创造了广州游戏奇迹?-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多益前员工小陈加入多益的原因,是被宣讲会上那个口若悬河的“直系师兄”感动了:“就记得两句话,一句是年轻人就要奋斗;一句就是作为一个从小玩《神武》长大的90后,就应该继续投身到《神武》系列的开发当中去!”听完之后,便下定决心义无反顾地投身多益。

将加班包裹在一句“鸡汤”的口号当中,是多益招揽人才的手段,而多益对待员工的“温柔”圈养,比“鸡汤”更难令人察觉和抗拒。——以至于离职后的员工讲起自己的多益“往事”,除了加班,还会怀念那总是超出预期的食堂和员工宿舍配置的八千元的洗衣机。

据一位曾在多益待过半年的员工描述他们一天的生活,早上九点从宿舍搭十分钟班车来到公司,然后再到公司旁边的饭堂吃饭,晚上要去健身还可以去饭堂附近的“员工活动中心”,公司“贴心”到连部门团建都安排好了——为了避免员工往外跑,在饭堂附近设置了“餐厅”,晚上九点下班之后再坐班车回宿舍。

“食堂的饭菜是真好吃,离职后经常怀念食堂”;“加班回到宿舍之后,当你用起那部8000块的洗衣机的时候,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公司的关怀,你会因为这8000块的洗衣机,忘记了你今天上了13个小时的班”;——可能这就是多益“温柔圈养”的高明之处吧。

谁创造了广州游戏奇迹?-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三点一线,全部都给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多益美其名曰是“员工关怀”,其实一举一动全在公司的掌握之内,生活与工作是融为一体的,上下班的时间界限变得很模糊,晚上12点,领导一个电话,你就得回公司加班——哦,不是“加班”。“加班”这个词,在多益是有另一个代替语,名为“学习”。

如果说这群进入多益作开发的员工称之为“技术员”,而又因为他们“211、985”的名牌大学毕业生的身份具有“精英高级感”,那么多益就像是一个“高级技术员圈养地”。

压抑

广州的很多应届毕业生,会将多益跟网易、三七互娱、4399作比较,如果以“最想进的公司”作一个排名的话,可能会是这样的:网易是一类,网易在国内的名气毋庸置疑,很多毕业生冲破头皮都想进去;而另三个可以归为同一类,名气相当,但加班严重——拿到offer,都需要考虑三分。

“多益值得是积累面试经验,但拿到了offer也别去”,前员工小陈劝后来的所谓的“游戏热爱者”,他从多益辞职之后,对那段“游戏岁月”,不想回头——游戏行业的残酷竞争,都可以令你曾经的“热爱”消磨殆尽。

这种压抑的气氛并非只有小陈觉得,在“看准网”多益网络的点评中,共300多条点评,其中有接近100条都说到了“加班严重”、“氛围太压抑”。

“那种压抑的感觉是全包围的,由上到下,层层叠加的。”

谁创造了广州游戏奇迹?-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小陈透露,他所处的团队是并非是核心团队,不负责多益核心游戏的开发,只是做一些“边边角角”的工作,但团队与团队之间还是竞争非常激烈。

“像多益这种大公司,有好几个团队在做同一个项目,团队负责人要作出东西来,有东西可以拿出市场了,才可以的。不然领导分分钟被换掉,甚至裁掉。”

团队之间激烈的竞争是一方面,个人与个人的竞争也非常残酷——“人被放上台面,明码实价,你能做事,就让你参与项目计划,做不了事就直接闲置你,那么你就只能拿很低的薪资。”

原本很多人认为游戏行业的薪资水平会比现在行业都高,在小陈的描述,其实不然,应届毕业生,无论你是本科还是研究生,都是底薪3800上下加绩效,绩效会有很多,但如果你没有做出什么东西来,“分分钟,你养不活自己。”

从个人到团队,在游戏行业都不会轻松,这不是多益的特殊现象,而是全行业的普遍。“去过三七互娱实习过一段时间,就断定了自己不可能做游戏行业”,曾在三七互娱实习过两个月,当面临是否要转正的时候,她毅然转行。

游戏行业高速发展的背后,是通宵又通宵的加班,不断延迟又延迟的“休假”,还有无数在高压情况下仍坚持的灵魂。

游戏“螺丝钉”

在中国游戏高速发展的十几年间,多益只是这股洪流中的其中一条支流而已,或者就像一位前员工所说的那样——“哪里不都一样吗?多益就是上多了一点新闻而已。”

2015年,中国首次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游戏市场规模最大的国家;2018年,根据伽马数据显示,中国游戏用户规模5.3亿。

为了游戏行业的高薪酬,从事游戏行业的人也越来越多。但如果说曾经围绕着他们的是荣耀的话,如今围绕着他们的则更多是同情。

用一个现在程序员经常会觉得惋惜的一个现象来说明——十年前,他们是计算机工程师;十年后,他们是码农。套用这句话,就可以说,十年前他们是游戏开发者;十年后他们是一群就像是在工厂里做流水线工人一样被人唤作,——搞游戏的。

不仅从业数量上的增加会让这些曾经的“游戏开发者”的身份开始掉价,随着行业越发成熟,分工越来越细化,每一个游戏从业者负责的内容会越来越窄,说白了,最后谁都是一个普通的螺丝钉。

就像我们曾经的推文中写过的那样,互联网公司最后也不过是一个个脑力工厂。

都不会记得这些曾经奋战于一线的游戏开发员——或许多益徐波的“桃色”新闻都更容易被人记住。

 

撰文 | 凉亭

© THE END

互动话题

你对广州的游戏公司印象如何?

谁创造了广州游戏奇迹?-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本文由识广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长按二维码关注识广,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谁创造了广州游戏奇迹?-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