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的夏天》收官了,在流量网综的推动下,摇滚乐从“地下”走向大众。到处充满了对独立音乐市场的乐观氛围,连livehouse行业也嗅到了一丝夏天的气息。

从2007年广州第一家livehouse开业,广州形成了191、SD、TU凸空间等一批有代表性的livehouse,和广州的独立音乐一起构成了一道独特的城市文化风景线。

继2017年底MAO进入广州之后,今年3月,一家叫freestyle的livehouse也在广州开张。但它踏上究竟是一条康庄大道,还是荆棘密布,没有人能够预料。

freestyle的广州前辈们,用十二年的时间证明,这门儿生意,远没有看起来那么风光。

等来夏天的本土livehouse,终究敌不过音乐餐吧-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老城中的前卫势力

从地铁五号线五羊邨站A出口出来,有一家叫“191 space”的店面在几家便利店、快餐店中间,显得毫不起眼,很少有人知道,2007年就开业的它是广州最早的一家livehouse。

等来夏天的本土livehouse,终究敌不过音乐餐吧-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191 space

与当时环市东的solo、水荫路的喜窝等音乐酒吧不同,摇滚老炮刘伟嘉打造的这个音乐空间没有小资情调的装修,没有精挑细选的酒水,只有一个二十五平的演出舞台,横七竖八摆着几套音箱与功放,舞台下也没有桌椅,看起来充满了独立乐队崇尚的“underground气质”。

适逢广州独立音乐的起步期,风格各异的独立音乐人与乐队层出不穷。能够容下100多人,且拥专业演出设备的场馆在广州当时还十分罕见。所以191 space一开业,就成为了广州独立音乐的一个根据地。

等来夏天的本土livehouse,终究敌不过音乐餐吧-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191 space 演出现场

191 space之后,广州掀起了一股办livehouse的热潮。

2009年,与“南方摇滚教父”王磊组过乐队的小刀,在雕塑公园开了1000多平方米的Tu凸空间,并放话:“在这里酒客说了不算,舞台说了算。”

2011年,大话梅乐队的主唱、广州独立音乐社区——band村的创立者张宇明也在芳村1850创意园成立了SD livehouse。

同期还有庙色唇、踢馆、海石等一批livehouse相继成立。

等来夏天的本土livehouse,终究敌不过音乐餐吧-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等来夏天的本土livehouse,终究敌不过音乐餐吧-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等来夏天的本土livehouse,终究敌不过音乐餐吧-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等来夏天的本土livehouse,终究敌不过音乐餐吧-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广州各大livehouse

这些本土livehouse的创立者大多都是音乐人,在做livehouse时也都抱着一种“扶持本土独立乐队”、“推动广州独立音乐发展”的情怀,对于广州本土独立音乐的发展给予了充分的推动。

广州独立乐队代表之一golden cage的吉他手hover清楚地记得,在他们还没有名气的时候,是191 space给了他们演出机会。现在已经闻名全国的沼泽乐队,最早的影响力也是在广州的livehouse里唱出来的。

类似的故事,也激励更多怀着音乐理想的人投入到livehouse行业。2016年,华南理工大学大四学生刘枫联合大学城各大高校的吉他协会,众筹在穗石村开了NT livehouse,决心要把这里打造成“大学生原创音乐交流平台。”

等来夏天的本土livehouse,终究敌不过音乐餐吧-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NT livehouse

随着2014年滚石旗下的中央车站,2017年底MAO livehouse两个外来大品牌的进入,广州livehouse市场变得更热闹了。

截止目前,广州livehouse数量虽然不多,但各有自身的特色和影响力。

能进中央车站演出的,除了滚石旗下成名巨星(周华健、李宗盛等、张震岳等),至少也需要是流量担当;MAO更多吸引了当红的、头部的民谣、摇滚乐队,例如二手玫瑰、草东没有派对等。

广州本土的几家livehouse中,191space和NT livehouse更多为初创型乐队提供演出机会;在嘻哈音乐流行之前,Tu凸空间就一直都是广州嘻哈音乐圈的根据地;SD则以无限包容的姿态接纳了被视为“洪水猛兽”的金属乐,成为了重型乐迷的乌托邦。

可以说,广州livehouse的类型丰富度和活跃程度,恰恰也是本土广州音乐氛围的一个写照,它们共同让广州这座“老城”多了几分前卫。

冰火两重天

虽然广州livehouse行业看起来热闹,却是典型的冰火两重天。

中央车站因为更多做明星演出,即使票价比演唱会更贵也不愁卖,场地还用作政府活动、企业发布等多种用途。

MAO即使做独立音乐,也只做头部的,同时还做电音趴等多种活动,也会租给企业做发布会。

这两家凭借品牌、资源和专业程度,是广州livehouse里经营状况最好的。在接受识广采访时,MAO livehouse 店长刘磊毫不掩饰:“即使只做演出,MAO也一样不怕活不下去。演出已经排到了明年1月。”

等来夏天的本土livehouse,终究敌不过音乐餐吧-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广州MAO Livehouse

但本土livehouse每天都在为生计发愁。比观众散场后的空旷场地更让它们感到寂寞的,是门票收入和成本之间的巨大鸿沟。

191space开业的第二年,就已经举步维艰,50到60一张的门票经常卖不出去,靠着刘伟嘉找到好友刘凌入股,191 space才勉强活了下来。过了十年,虽然宣传手段更丰富了,独立音乐受众也据说更多了,但门票收入还一样覆盖不了成本。

按照191的租金和运营成本,每个工作日起码要收入5000,周末每天收入15000,才能勉强回本。

刘凌给识广算了一笔账:“专场一般选在周末,一个月有八场,每场卖门票100块,来100人,票房营收三七分(场馆三成,乐队七成),理想情况下,每月能赚2万4。但现实却是,很多时候根本来不到100人,门票也是预售60,现场80,一个月下来最多1万出头。”

等来夏天的本土livehouse,终究敌不过音乐餐吧-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191 space

TU凸空间的主理人也告诉识广:“成本一直在涨,虽然市场在发展,但也没好到可以让我们有很好的盈利。”

而张宇明在向识广介绍SD的特别之处时,只用了一个字——“穷!”

这三家的创始人都是音乐人,几乎是靠着一种情怀在支撑。Tu凸空间的小刀就经常自己掏钱给票房不佳的音乐人付演出费。SD的张宇明则说自己很少会考虑它到底盈不盈利。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熬了过来。

但更多的livehouse没能撑住:

2014年,与TU凸空间同一时期成立的海石音乐中心也悄然关闭。

2016年,开了一年的乐府livehouse宣布关张,主理人David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乐府对广州来说太超前了,收支难以平衡。”

2017年,飞livehouse的老板杨捷卷款跑路。至今音信全无……

向酒吧学习

早在191开业的第二年,刘凌就带着191做出了一个改变:

只在9点半之前做乐队售票演出,9点半之后打开大门儿做酒吧生意。而在音乐类型上,191也开始有意识地拒绝金属等重型乐,因为太小众。

转型后的191,吸引了不再只是数量十分有限的独立音乐受众,而更多是希望找个有演出又有酒喝的地儿的上班族。

用了三年时间,191终于靠着卖酒水,实现了盈亏平衡,虽然被独立音乐圈的人鄙视“不纯粹”。

等来夏天的本土livehouse,终究敌不过音乐餐吧-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191 space

但新的挑战马上又来。2015年,在离191 space不到500米的289创意园,音乐餐吧胡桃里强势进驻。

跟广州之前所有的音乐餐吧不同,胡桃里集合了餐饮+音乐+酒水三种消费,在传统音乐餐吧中融入夜店模式,大量运用互联网手段增强互动性,马上成为整个五羊新城生活最火爆的店铺,每天晚上等位的人排到深夜。

等来夏天的本土livehouse,终究敌不过音乐餐吧-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胡桃里

深受冲击的191马上做出反应。刘凌众筹了五六十万,重新装修,升级设备,最重要的是舞台区增加了一块5米宽、1.5米高的大屏幕,好给顾客更好地“视听享受”。

这时候的191,如果不是周末还有售票演出,看起来已经完全是一个有驻唱的清吧模样。按照刘凌的说法是用“下半场养上半场”。

仍在坚持的,NTlivehouse开始更多承接学校和企业音乐演出或比赛业务;Tu凸空间也造就开始了常态化的酒吧经营;SD livehouse也不再“死磕”,在没有演出的时候,甚至会把场馆租出去办婚礼……

曾经,他们之所以开livehouse就是为了让音乐做主角;现在为了生存,他们又不得不回过头来向酒吧学习。

最新开业的freestyle也不再追求所谓“纯粹”,媒体报道中说:

场地天花板布满射灯,当音乐表演结束后,场地可瞬间变为夜店。此外其隔壁还设置KTV供来者消遣,实现一场多用的功能。

夹缝中继续挣扎

191向胡桃里学习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

2018年,191在广州最旺的酒吧街琶醍开了家新店——191日吧(现琶醍1918空中日料音乐餐吧),在官方的宣传里称“集无敌江景、匠心日料、现场音乐于一身”,大众点评显示均价152元/人。

另外一个广州最早的一批livehouse之一——庙色唇livehouse,现在跟191一样也有两家分店,一家做清吧;一家做音乐餐吧,主打西餐,人均消费89,在大众点评东山口美食环境榜上,排名前3。

这已经不是转型,而是转行了。

等来夏天的本土livehouse,终究敌不过音乐餐吧-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不奇怪,livehouse背后的投资人,也得挣钱养家啊。

做餐饮真的比做livehouse更接地气,更赚钱。——不光在爱吃的广州这里,放到国内其他城市也一样。

现在,在百度上搜广州livehouse,会出现多达30多个地点,但大多数不是酒吧,就是餐吧,人均消费也都不低。

真正的livehouse里,赚钱的还是那两家。剩下的只能在大资本和更大众的音乐餐吧的夹缝中,继续挣扎着“做梦”。

NT livehouse的主理人阿壹的一句话意味深长:“30块钱一张的门票有时还会有人问能不能打折。”

根本原因还是:

人们的音乐口味的确在变得多元,但追逐的仍然是明星,品味还是很单一;

人们对音乐的喜欢不是假的,但要他们只为音乐付出真金白银,还是相当难。

*参考文献

1、《乐队火了,孵化乐队的Livehouse如何打破小众魔咒?》- 音乐先声

2、《滚石做中央车站给我们上的三堂课》- 新音乐产业观察

3、《像191这样的Livehouse“微利,不可能赚大钱” 》- 新音乐产业观察

4、《广州的Live House需要转型, 大家对情怀这盘生意的固有思维更需要转型》- 新快报

5、《烫访谈|“愿做普及独立文化的炮灰”——访“TU凸空间”策划人小刀》 - TOWN STUDIO

6、《广州Livehouse:与城市共振的音乐脉搏》- 新闻学生

*图片源于网络

撰文 | JASON、π缺克

粉丝福利

你去过livehouse吗?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等来夏天的本土livehouse,终究敌不过音乐餐吧-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