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湾江水绿,两岸荔枝”。荔枝湾广州城内的老街区,作为历史悠久的平民百姓居住地,这里遗留着很多“老广”童年的回忆。漫步此地,你会发现沿岸西关风情的建筑、小舟上煲出的艇仔粥...说起荔枝湾的龙船,就不由得醒起它背后的一段几“过瘾”的“古仔”。

“叹”不尽的荔枝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话说,早在清代末年,泮塘龙船经已是龙船届的大哥大。而与之平起平坐的,便是盐步龙船。泮塘龙船一人峰鼎盛、技艺高超见长;盐步龙舟则以“龙筋”弹力好,划进轻巧称著。每年端午的夺标比赛,两只龙船几乎都轮流问鼎、势均力敌。

有一年的比赛,泮塘和盐步两龙船抛离其他对手,离弦之箭一样向着终点飞去,彼此叮当马头。站在泮塘龙船船头做指挥的“后生仔”急了,他一定要将锦标夺到,船离终点还有两丈夺,他气力不知从何处而来,大喝一声,飞身跃上岸,把锦标夺到手中。盐步人见到这样,也亦没有计较,只好认作第二。

“叹”不尽的荔枝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当泮塘桡手高高兴兴抬着金猪、举起锦旗回到本村的时候,却被父老责骂,说船未到岸,是你们跳过去抢来的,怎成呢?应该送回盐步才对!泮塘的“后生仔”们很听话,于是把奖品送去盐步。但盐步村民很大量,认为是泮塘应得的,又送回泮塘,泮塘人不肯收,又送回盐步。就这样,送来送去,送到烧猪都烂了。后来两村相议:大家无谓谦让了,都是第一,不如两只龙船结契啦!于是,盐步那只龙船是白须老龙,称为“契爷”,泮塘龙船是黑须的,称为“契仔”。从此以后,两村在端午节出龙船的时候,船上都有一面头牌,头牌上写着一副对联:“昔日夺标同结契;当年沧海冠群雄”。直到现在,两村划龙船的爱好者都保持着友好往来,而且世代相传,成为荔枝湾上的一段佳话。

“叹”不尽的荔枝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其实,值得荔枝湾我们回味的又何止是龙船呢?讲古佬最难忘怀的,就是那碗浓浓广州味的艇仔粥。往日荔枝湾一带,一到夜晚,就会有好多的艇仔,灯火点点,艇上插一支“粥”子旗仔。见到旗仔,听到艇上传来的叫卖声,你就知道——哈哈,有口福啦!当年煲粥的水,也是取自荔枝湾,可谓纯天然,吃落特别有“粥味”。相传这碗粥的背后也有“古仔”。

“叹”不尽的荔枝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叹”不尽的荔枝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清朝时候,一个二世祖,终日饮饮食食,败光了“老豆”留落的身家,一时“睇唔开”要跳荔枝湾,被有个好心的撑船公把他救起。后来,这个“识饮识食”的二世祖与撑船公合作,两人研制出一款海鲜粥,在艇上兜售,大受欢迎。艇仔粥也就渐渐成为了荔枝湾的一个标签。

“叹”不尽的荔枝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叹”不尽的荔枝湾-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可以讲,荔枝湾流的,不单只是珠江水,更是老广州的生活理念,还是我们的一份浓浓西关情。讲古佬希望,荔枝湾畔,若能再点缀多几颗的荔枝树,那就更加美意了。试想一下,入黑之际,看着岸上万家灯火,坐在艇仔上,听着老城的故事,哼着几首粤韵小曲,叹番碗足料艇仔粥,此乐何极啊!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