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五一劳动节,这是我国第70个劳动节。随着时代的进步与发展,我们的劳动者不仅有了新的面貌,也有了新的方法、新的工具。在席卷至社交、支付、管理等各领域的数字化浪潮下,有一批劳动者站在了变革的前列,他们是数字时代下的“新”劳动者。

在2019年,微信支付提出深耕“智慧36行”,以微信生态中涵盖近100项功能的工具来为各行业的从业者的工作方式带来革新与便利。微信生态与“新”劳动者们相互作用,他们有的工作在直面数字变革的一线岗位,有的借助微信生态推动行业数字化落实。与微信支付并肩而站的“新”劳动者们,也是这个数字时代的创造者。

 

缪韩,南通,34岁,儿科主治医师,爱好摄影、打球

“数字化减少了重复性劳动,提高沟通效率,时间可以更多用在研究疾病和给病人诊治上。”

36行“新”劳动者,创造新数字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南通-南通妇幼保健院-缪韩【摄影:江建华】)

2013年,南通妇幼保健院开始推进数据化。缪韩便开始使用电子病历,不仅能记录病历,还能收发化验单。2016年,医院引进“智慧医院”后,数字化惠及患者,就诊体验被进一步优化:缪韩的门诊病人可用微信公众号挂号、查询信息、缴费,而他的住院患者在微信公众号上就可以了解费用详情、用药情况、手术进程等信息。

“我觉得妇产科的分娩进程查询做得很好。” 缪韩生动地介绍医院的数字化服务——医院通过数字技术手段,实现了在手机上实时更新分娩进程。“家属可以通过姓名、住院号在医院公众号上实时跟进分娩进度,宫颈开了多少指、孩子生出来之后多重都会有推送。有时孕妇分娩长达20个小时,这个功能可以缓解家属在分娩室外等待的焦急。”

对于缪韩来说,数字化的改变还体现在提升诊治过程的效率上。过去缪韩要知道化验结果,需要等工作人员将化验单从化验科送到儿科室才能获知,中间耗费一到两小时分类传递。而今,化验科报告及时在系统上更新,缪韩能立刻查看结果,可以即时对病人进行处理。 “这是我觉得数字化最好的改变。我们会对照危急值查看患者的化验结果,一旦超于或低于某一数值,就需要马上对病人进行处理。及时地知道化验结果,能帮助我们更好地治疗患者。”

去年11月,缪韩还进驻到南通妇幼保健院推出“互联网医院”平台中,通过微信小程序为患者进行文字问诊、语音问诊、视频问诊。上线首月,互联网医院平均节省患者单次看病时间3至4小时,当中宝宝问题、解读报告复诊、用药问题占问诊的65%。有了“互联网医院”,复诊病人、慢性病患者“跑医院”的次数减少了,线下问诊的流量压力也相应有所缓解。

 

原茜,广州,31岁,”粤省事”产品经理,爱好旅游。

“实现了464项‘零跑动’和72项‘最多跑一次’。但这还不是最理想的状态。”

“理想是所有服务都可以在线上实现全程办理,用机器和数据解决最后一公里,让用户少跑路。”

36行“新”劳动者,创造新数字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广东-数字广东-原茜【摄影:马都尉】)

在数字广东工作的原茜,专门负责“粤省事”小程序的建设。这是一个关于政务服务的平台,可以帮助我们解决日常中所有可能跟政府打交道的项目,如公积金、社保、出入境、交管等等。

“我们日常的工作,主要是对接政府的各个业务部门,把政府认为可以接入的服务,经过评估之后,搬到系统中并做相应的流程优化。我们也会有一些突破性的工作,比如说我们打破了原有政府各个业务部门之间的帐户密码体系。改用了微信这一边统一的身份认证,去做一个实名的确认,就不需要用户再去记公积金密码、社保的帐号密码等等。“

作为全国首个集成民生服务的微信小程序,“粤省事”用户已达1500万。只要通过“实人+实名”身份认证核验,即可通办所有上线的民生服务,解决了人们积怨已久的办理流程繁琐、线下排队的痛点。为了解决这些痛点,原茜和同事们花了很大精力去了解民情,并同时去对接政府各个业务部门,打破部门之间的信息流通方式,加强跨部门合作。“以前残疾人办证需要跑4次,他要去街道的残联填信息表,之后去医院进行身体残疾等级的评定,然后将评定结果交给残联,等到残联审批通过,制好证后通知残疾人去残联取回。但现在残疾人只需要去医院评定残疾人等级就可以了,其它原来的线下信息提交都可以在线上进行。这是我们最突破性的业务”,原茜自豪地说。

原茜还介绍说:“我们还实现了身份证、驾驶证、港澳通行证、社保卡等证件的电子化。‘粤省事’上驾驶证的二维码也被交管局承认可代替实体证件进行查验,还可以在上面查询公积金、社保的缴存情况,甚至用电子居民身份证办理酒店入住。肇庆还上线了一个星湖卡,大家可以直接在‘粤省事’上刷二维码进入全市的公园。”

现在“粤省事”小程序可办理536项服务,其中464项实现“零跑动”,72项“最多跑一次”。“粤省事”在很多方面做出的创新和亮点,令其影响力越来越大,被更多业务方、甚至被全国政府所关注。但原茜觉得还未达到最理想状态:“基本上所有服务都可以在线上实现全程办理。哪怕不是用手机,但也可以用其它载体如政务服务一体机,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通过机器或数据间的打通,让用户少跑路。”

 

唐倩文,长沙,25岁,黄花机场停车场收费员,爱好美食、旅游。

“听到能微信付款,车主一下就笑开了!”

36行“新”劳动者,创造新数字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长沙-长沙机场停车场-唐倩文【摄影:张家伟】)

唐倩文在长沙黄花机场停车场当收费员已经两年了。她亲身见证着数字化时代的来临一点一点地改变着这里。从最初的现金缴款到微信付款码,再到ETC(不停车收费系统)、微信无感支付等,数字化的变革让作为收费员的唐倩文工作越来越顺畅。这也为车主带来便利的喜悦,“没带现金的车主一听到能微信付款,一下就笑开了”。

在过去使用现金的年代,唐倩文需要收银找零,不仅会遭遇缴费排长龙,还常常遇到漏账坏账的情况。虽然后来有了移动支付,但在停车场未引入付款码时,唐倩文只能通过个人收款码收款。收款时,她要注意核查收款金额,下班后还需计算一天所收的款项,并提供每一笔收款的截图与公司财务交接。引进付款码支付后,她只要用扫描器扫一下车主的付款码,就能完成收款。“这样(使用付款码)省事了很多,三四秒间就完成收费了”,这不仅减少了她与财务交接的麻烦,还避免了少收钱的问题。已将车牌与微信绑定的车主更加方便,离场时更是可以使用微信无感支付自动识别扣费。

在工作之外,数字化也融入到了唐倩文生活的方方面面。现在她出门基本只带手机和车钥匙,“连回家开单元门,都可以用微信扫一扫开门”。通过微信,她能处理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有时是通过微信公众号提前排号吃饭,有时是在小程序办妥政务业务,“这样可以节省很多时间,比以前排长队一直等着,空出了很多时间去做其它的事”。

其实,唐倩文还想过,未来会不会有一天连车钥匙都不用带了?用微信扫码或更安全的方式就能打开车门。信号网络覆盖地球上所有的地方,连停车场、山区都不例外。这样在任何地方只带着手机就能畅行无阻了。

 

方友兰,上海,38岁,巴比馒头直营管理科经理,爱好唱歌、跑步、瑜伽。

何伟,上海,39岁,巴比馒头直营二科副经理,爱好跑步、钓鱼。

“大数据告诉我消费者的喜好。”

36行“新”劳动者,创造新数字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上海-巴比馒头-方友兰 何伟【摄影:贾睿】)

早上是巴比馒头门店的高峰期,经常会出现顾客不按次序排队的情况,方友兰和何伟经常到门店帮助引导顾客,维持现场秩序。但是这种现象随着餐饮业数字化服务的发展,特别是引入微信支付和小程序后得到了有效缓解。

2017年,巴比馒头开始运营“巴比商城”的小程序,提供点餐、外送、预订速冻鲜食等服务。小程序刚开始上线时,很多顾客都不知道怎么使用,何伟说:“刚开始我们的员工都是一对一教顾客用小程序点餐。只有5%,3%,现在经过这几年的推广跟普及,现在像在商务区的,比如凌空SOHO这家店,已经实现100%的线上点餐,我们都没有收银员了。”

“有了公众号和小程序后,对店点餐的明细,包括汇总罗列都非常清楚,门店做起账来,也会非常方便,基本上都不会有什么误差。”

方若兰认为大数据对餐饮行业的指导意义是非常大的。“以前要等到月底,甚至是下个月月中,甚至月末才知道上个月的一些数据,现在数字化是分分钟就可以看到门店的一些数据,对门店的经营改善指导,有着很大的帮助。”在没有“巴比商城”之前,他们都要去到现场找顾客调研,现在可以通过数据了解到每种产品一周的销量,更快地调整接下来的销售方案。

对于未来的生活,方友兰有着这样的想象:“我希望通过大数据的分析,一刷脸就能知道我的消费喜好,甚至还可以了解到我身体状况,比如哪方面偏高,定制适合我的餐饮。”在巴比馒头工作的她也正实现自己对未来的想法——计划通过微信实现会员定制服务,“我们将通过数据化更精准地分析我们的顾客需求,比如了解顾客每次来点餐的习惯,分析他的喜好,推出适合他的产品”。

 

马逍,深圳,34岁,沃尔玛中国顾客体验营销总监,爱好旅行、画画。

“全渠道零售就是不顾客单纯划分线上线下。”

“零售人的工作方式越来越数字化了,效率也越来越高了。”

36行“新”劳动者,创造新数字时代-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深圳-沃尔玛-马逍 【摄影:陈鸿达】)

在数字化时代的当下,零售业从业者可以通过各种数据手段,更积极地了解顾客、满足顾客。沃尔玛中国顾客体验营销总监马逍更是如此,她通过数字化工具洞察消费者的习惯,让顾客在门店、线上都得到更好的购物体验。

去年,马逍与同事通过数据对女性顾客有了新的了解。原来相当一部分的女性顾客经常购买婴幼儿产品,反而忽略了与自身需求相关的护肤类商品。于是,他们便针对顾客忽略的需求,专门推送了一期有关女性用品的活动。“我们为她们推荐面膜、面霜等商品。我们告诉她们,你们爱宝宝,沃尔玛来爱你。很多顾客参与了之后都表示很感动,”马逍说。

对于卖场排队结账耗时长的问题,沃尔玛在2018年4月上线了“扫玛购”解决顾客痛点。马逍在卖场亲眼见证当下消费者的变化,越来越多顾客用起“扫玛购”边扫边购,享受着只要几秒钟就可以完成结账的便利。不止排队结账的长龙消失了,连服务台的队伍也不见了,“在扫玛购上,还能实现一键开发票,让顾客节省时间开票”。扫玛购不仅让顾客体验更顺畅,也让门店员工节省了大量进行重复性工作的时间,花更多精力与顾客进行面对面的交流,给顾客带来更好的购物体验。目前沃尔玛扫玛购的用户量已突破3000万,是零售商超第一个用户量突破2000万的小程序。

沃尔玛倡导全渠道零售的经营理念。马逍说:“我们不会把顾客划分为纯线上或纯线下的顾客。”小程序的出现正好满足了全渠道零售的需要——它满足线上下单的需求,也可以是“扫玛购”,解决排队耗时长的问题。当顾客用“扫玛购”在门店付款时,这一分钟里已分不清线上线下。

零售业数字化变革推进之后,门店员工不会再花费大量的时间在重复性的手工开发票,开小票这件事情上,消费者也不太会花太多的时间来排队。扫码出场等等这种买单方式,会让他们出场只需要几秒钟,电子发票也会一键开好。“大量重复性的工作,被数字化的工具替代了之后,我们门店的员工是有更多的时间去跟顾客面对面的交流的。同时在总部在办公室,越来越多不同岗位的零售人,都会经常说,‘我们来看看这周的数据怎么样吧’,‘我们来看看这一段时间的数字怎么样’。所以这个也是我认为在,身在零售行业,从事这份数字化变革的工作,很让我兴奋的一个原因。因为零售人的工作方式越来越数字化了,效率也越来越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