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忠建

谢忠建

“骨骼和牙齿类似,牙齿如果护理得当,八九十岁都不容易脱落;同样,骨骼如果保护得好,八九十岁都不容易骨折。”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代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谢忠建教授表示,骨质疏松症好发于绝经后女性,由其引起的脆性骨折潜藏着致残甚至致死的威胁,其疾病危害不亚于心脑血管疾病。

“患上骨质疏松症以后,老年人就像搪瓷杯,一摔就碎。”谢忠建教授表示,脆性骨折会反复地发生。有些老人在发生髋部骨折后,可能需要手术进行人工髋关节置换;而对于不能手术的的老年患者,将丧失行动能力,只能长期卧床,容易出现肺炎、褥疮、血栓等并发症,从而增加死亡风险。

对于骨质疏松症,公众虽都耳熟能详,却鲜少深知其害,由于常常缺乏症状,患者不会主动就诊,即使患者略知一二,也不知该去哪里医治。

谢忠建教授表示,“我几乎找不出哪个科室的患者没有骨质疏松症。这是由于许多疾病都伴发骨质疏松症,患者可能分散在骨科、内分泌科、老年科、风湿科等多个科室,但是这些患者的骨质疏松症可能未得到治疗。此外,许多患者没有主动就诊,而是在体检时筛查出了骨质疏松症;或在已经发生骨折、行动受限后才主动来医院;他们其中大多从未意识到,骨质疏松症才是骨折的罪魁祸首,因而只是治疗了骨折,而没有治疗骨质疏松症。”

“患者治疗依从性不高是当前骨质疏松症诊疗领域的一大挑战。”谢忠建教授进一步介绍,骨质疏松症是需要长期管理的慢性疾病。但是,当今医患双方尚未建立起长期稳固的联络与有效的管理关系。

“例如,有的抗骨质疏松症药物需半年甚至一年使用一次,若不经过特意提醒,患者很容易就忘记了;并且患者可能每次找不同的医生看病,导致无法得到系统性治疗。”谢忠建教授举列介绍道。

对此,谢忠建教授建议,建设符合我国国情的高效骨质疏松症防治体系,这就要求医患双方都提升对骨质疏松症诊疗的认识。“在上世纪90年代,我国医学界才开始真正认识骨质疏松症这个疾病;时至今日,还有部分医务人员的认知仍有待进一步提升。在我们医院,有些患者发生脆性骨折后才被确诊骨质疏松症,基层医院的医生对骨质疏松症的认知度和管理能力则更薄弱。”

谢忠建教授表示,骨质疏松症诊疗的专业性要求较高,要完善骨质疏松症防治体系,不仅依靠大医院,还依靠基层医疗机构。基层医生应该掌握一定的骨质疏松症诊疗能力,能判断疾病并且及时地将患者转诊至上级医院;患者在上级医院诊治后,再由基层医疗机构完成患者的连续性治疗、随访及康复管理等诊疗阶段。

谢忠建教授建议,打造骨质疏松症分级诊疗体系,可以利用一些目前的临床科研项目,如多家医院参与的“骨力计划”及“骨质疏松症专病联盟”项目,建立上下转诊渠道,建立患者管理电子系统,加强对医护人员的专业培训,强化基层全科医疗和家庭医生团队建设;同时,推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将更多高性价比、安全的骨质疏松症药物纳入基药目录,让患者在家门口就能管理好骨质疏松症。(王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