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花清瘟预防新冠肺炎降低密接人群阳性率76%的科学价值

市场信息 2022-04-18 174 0 0

近期,一篇被国际期刊Evidence-based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Medicine刊发的真实世界研究论文“连花清瘟胶囊预防新冠肺炎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前瞻性开放标签对照试验”引起关注,首次证明了连花清瘟胶囊对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次密接触者预防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密接人群预防应用连花清瘟可降低新冠肺炎阳性感染率达76%。

其实,两千多年中医药积累了宝贵的防控疫病的经验及方药。我国古代医家就已经认识到疫病是一种具有强烈传染性的疾病,又称为“瘟疫”、“疫疠”等,如春秋战国时期《黄帝内经》记载:“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明确指出了疫病具有传染性强、感染后症状相似的致病特点。据《中国疫病史鉴》记载,西汉至清末两千多年间我国发生过300余次较大疫病流行,约每6年发生一次,与近20年呼吸系统传染病暴发频率疾病一致,表明我国历史上是疫病高发的国家,但西汉至清末我国人口总体呈上升趋势,清末人口数已达4亿。与之形成对照的是,公元14世纪欧洲鼠疫造成1/4人口约2500万人死亡,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造成近1亿人死亡。可见中医药学在防控疫病保障民族繁衍昌盛中的重大作用不容忽视。

中医药在两千年抗击疫病过程中形成的预防用药是其宝贵的临证经验,“预防”概念最早见于《周易》:“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即居安思危,防患于未然。《黄帝内经》将预防理念引申至医学领域,提出“治未病”思想,即未病先防、既病防变、愈后防复,古代中医在抗击疫病过程中结合治未病思想,总结出“先证用药、截断病势”用于疫病防治。明代医家吴又可在其治疗瘟疫的专著《瘟疫论》中基于疫毒之邪毒性甚烈,传变迅速的特点,指出“逐邪为第一要义”、“客邪贵乎早逐”先证用药、截断病势的宝贵临证经验。复方中药用于防控疫情体现了防中有治、治中寓防、防治结合的独特优势。

先证用药、截断病势提倡疫病早期干预,除了发病之后的积极干预,还包括未病阶段干预预防。春秋战国《黄帝内经》记载:“小金丹…………服十粒,无疫干也”,指出通过服用药物可以预防疫病。东汉张仲景《伤寒论》提出“先时服药”用于传染性疾病防治。东晋时期《肘后备急方》记载各种预防方药,通过内服、鼻吸、外敷、佩带、烧熏、悬挂等途径防疫。隋代巢元方《诸病源候论》云:“病气转相染易,乃至灭门,延及外人,故需预服药以防之”。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中记载佩戴药物香囊等以防疫毒。清代叶天士指出“未受病前…………即饮芳香正气之属,毋令邪入为第一义”,清代喻嘉言也说:“病前预饮芳香正气药,则邪不能入”。近代医家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创制“卫生防疫宝丹”,平时口服含化达到预防传染病的目的。

两千年抗疫实践中建立了由政府统一组织安排预防措施,发放预防药物的制度,如西汉“民疾疫者,空舍邸第,为置医药”,这也是政府设置疫病隔离点并发放干预药物的最早记载。南宋遇疫病流行由太医局拟定药方分发给军队作为常备防疫药物;明代政府派遣医官巡视疫情并发放药物;清顺治年间太医院为百姓散发药物防控瘟疫;康熙年间“疫病盛行,广施药饵”,乾隆年间“值大疫,设局施药”。可见,中医药在抗击疫病过程中形成了预防服药控制疫情的宝贵经验,而且建立了政府统一组织管理发放预防药物的制度。每当疫情暴发,历代名医都处方制药防控疫情,慈善人家出资购药广行善施防控疫情,这与当前抗击新冠疫情政府采购、名医处方、慈善捐助有异曲同工之妙,均是中医药传统经验和高尚医德的体现。

中药连花清瘟荟萃中医药两千年抗击疫病的三朝名方,以东汉张仲景《伤寒杂病论》麻杏石甘汤与清代吴鞠通《温病条辨》银翘散为基础方,吸取明代吴又可《温疫论》治疫病用大黄的用药经验“先证用药、截断病势”,配伍藿香芳香化湿护脾胃、红景天提高免疫固正气。全方祛邪与扶正兼顾。

2009年甲流期间,临床随机双盲多中心与达菲对照的循证医学研究证实,连花清瘟在病毒核酸转阴时间方面与达菲相当,退热时间及缓解咳嗽、咽痛、乏力等流感样症状优于达菲,治疗费用仅相当于达菲的1/8,显示出综合干预优势。同时,河北省卫生厅针对廊坊甲流疫区密切接触者及周围人群20553人使用连花清瘟预防用药迅速控制疫情,数据结果显示服用连花清瘟预防组症状出现率1.2%,明显低于服用其他药物预防(症状出现率6.8%)及未用药(症状出现率8.8%)人群。

2020年武汉市新冠肺炎暴发初期,连花清瘟列入《方舱医院工作手册》,包括武汉方舱医院在内的湖北省1600余家医院社区应用,在定点医院、隔离人群、密接患者广泛使用。由23家医院参与的随机对照多中心临床研究证实,连花清瘟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临床症状消失率达91.5%,肺部炎症表现改善,与西药常规治疗对照组比较提高临床治愈率19%,降低转重型率50%,该研究结果发表于国际知名植物医学期刊Phytomedicine,证实治疗新冠肺炎疗效确切。

2021年完成的连花清瘟对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1976例前瞻性、开放标签、对照试验,结果显示密接人群预防应用连花清瘟后核酸检测阳性率较对照组降低76%,研究结果发表于Evidence-Based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Medicine。该项临床试验是针对新冠肺炎隔离点人群开展的连花清瘟预防效果真实世界研究,反映了疫情防控中的真实情况。当前新冠病毒不断变异,当前流行的奥密克戎变异毒株表现出传染性强、传播速度快、传播复杂隐匿的特点,无疑大大增加了疫情防控难度。该项临床研究结果对当前针对隔离点密接人群预防用药减少核酸检测阳性率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连花清瘟上市以来30次列入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诊疗方案,列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第四至九版)》医学观察期的推荐用药、轻型和普通型推荐用药。医学观察期人群包含了与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2022年3月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发布了《河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试行第六版)》,连花清瘟被用于人群预防推荐用药。

实验研究也证实了连花清瘟可有效抑制SARS病毒、甲型H1N1、H3N2流感病毒、新冠肺炎病毒(野生型、德尔塔、奥密克戎病毒株),同时有效抗菌、退热、止咳化痰、调节免疫功能,在我国甲流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种既有祛邪抑制病毒又有扶正调节免疫功能的整合调节优势,成为连花清瘟既能预防又能治疗的药效学基础。

香港疫情突然爆发,在中央和国家政府关怀下,工信部调拨、香港特区政府紧急采购连花清瘟,向全港350万个家庭发放包括连花清瘟在内的防疫健康包用于预防和治疗。中评电讯的中评数据:中医药救香港务必正名。数据分析认为市民由前期的嘲讽情绪指数偏高,到政府派发连花清瘟后正面情绪指数明显升高,其评论指出在香港第五波疫情初期,内地生产的中药连花清瘟胶囊的功效曾经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争议,甚至被别有用心之人士“抹黑”,令外界误解服用该药会导致肝衰竭等严重疾病,减低了香港市民对中医药抗疫的信心。但随着疫情海啸式爆发令公立医院“爆煲”,大批确诊患者都留在家中自治自医,没有其它西药可用,只有中药,越来越多患者在自行服用中药并获得了较好疗效之后,社会舆论对连花清瘟胶囊的负面情绪大幅降低。中央援港抗疫物品中包含连花清瘟胶囊,则更令香港市民对中医药抗疫的正面情绪指数得以持续升高,连花清瘟以其确切的防治疗效赢得了香港市民的肯定和欢迎。见下图:

连花清瘟具有良好的安全性,作为已上市近20年的中成药,根据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数据显示,累计不良反应报告率为十万分之一,属于非常罕见级别。预防服药3-5天短疗程也可以减少不良反应发生。

由于奥密克戎病毒传染性强、传播隐匿的特点,许多处于潜伏期或未被及时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可能会造成无意识传播,屡有报道通过邮件快递、冷链食品、水果、服装等接触途径传播病毒,需要多次核酸检测才能筛查出阳性感染者,也有些患者在病毒感染早期不能及时确诊隔离,随着疫情发展出现了新的名词“时空伴随者”,14天内与确诊者无论是身体上擦肩而过,还是通讯信号上的漂移,都被认定为“时空伴随者”,这使密切接触者的范围进一步扩大。连花清瘟胶囊预防新冠肺炎研究降低密接人群阳性率76%的研究启示我们,家庭常备连花清瘟,在有时空伴随者可能性发生时,及时短疗程用药有益于减少发病,防止疫情传播。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府采购发药、企业团购发药、慈善捐赠发药,让家庭常备连花清瘟无疑是政府、社会、慈善家对民众健康的关爱。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作者:小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连花清瘟预防新冠肺炎降低密接人群阳性率76%的科学价值》https://www.gznf.net/market/74889.html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微信公众号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

code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