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香港新冠患者及死亡数字飙升,人心慌乱之际,我却在几天内摇身一变成为“连花清瘟胶囊”的“拆家”,成为身边新冠患者的“救命草”!

事缘两位好友张瑞莲及屈颖妍,前者是“港人讲地”社长,她为手下记者出入疫区和医院采访,天天和恶菌打交道而心焦,屈颖妍则担忧同样处于高危地带执勤的警察会染疫。但可以医治轻症的“连花清瘟胶囊”,在香港全面缺货!碰巧我认识此药的香港总代理,于是我拍心口答应帮她们入货。这边代理商要求我一大箱买入。我不理三七廿一,决定先订两大箱,馀货再找人要吧。

既是良药也是“心药”

谁知在脸书一提出有“连花清瘟胶囊”,几分钟内求售(其实是求救!)的信息如雪片飞来。有些朋友已经确诊了,徬徨无助,有些估计自己或家人迟早中招,焦虑万分,人人都想买来自救,作为保护自己和家人最后一道防线。

我“洗湿了头”,欲罢不能。我以代理商建议的最低价格出售,免费送运费,绝不发疫情财。幸好总代理知我心急,虽然订单堆积如山,也特别腾出八大箱新货送来,连司机都很骄傲地说:“这些货有钱都未必买到!”

我反复核对电话信息,担心挂一漏万,货一到就和同事赶紧包裹好,四天之内由接单到寄出,一口气速递过千多盒。张瑞莲订购的时候,几位记者还好好的,药到时已中招,其中一位记者家中年迈双亲亦染疫,药物如及时雨。他们吃下两三天明显好转了。

“连花清瘟胶囊”已不仅是医治新冠的良药,而是抵抗恐惧的“心药”。这款药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锺南山推荐的。他象征祖国抗疫的成功。当灾难降临而生命受威胁的时候,我们信任锺南山,依靠祖国,行动说明了一切。

香港人抢购“连花清瘟胶囊”,折射出三个重要启示。

推广中医药绝佳契机

首先,“连花清瘟胶囊”被视为第五波严峻疫情中自救的希望,因为香港人正在经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危机──医疗系统濒临崩溃,医管局呼吁市民,如非必要,千万不要叫救伤车到急症室,把医疗资源留给有需要的弱势老人和小孩。市民虽然心焦,却积极地“执生”和“走位”,危机中守望相助,互相扶持,坚毅而灵活。

其次,向我抢购“连花清瘟胶囊”的,不少是自掏腰包,替亲友建筑一道“自保”的防线。万一有亲友确诊,又会毫不犹豫地拿出自用的送出去,或四出奔走为他们扑药。在看似阴暗、伤心和失望的疫境中,我看到人性的大爱、温暖和光辉。这股巨大的力量终会带我们走出绝境,获得最终胜利!

第三,有危就有机。以前,香港人在医药上崇西抑中,“连花清瘟胶囊”是一大拐点,正是推广中药的绝佳契机,希望政府能掌握这支黄金钥匙,打开眼界,驱走心魔,认识到中医药是一座宝山,从而长远推动中西医融合,造福香港人。

收笔之后,我又会忙于回复“连花清瘟胶囊”信息,信息背后都是和病毒开战,绝不放弃的决心。我们有击退病毒武器,一定会战胜疫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