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香港疫情正处于快速扩散和加速上升期,疫情防控工作持续紧张。疫情发生以来,中央政府全力支持香港疫情防控工作,内地援助的8间方舱医院正在紧锣密鼓建设,一系列抗疫物资也先后抵港。

其中,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牵头,包括20万盒连花清瘟胶囊和连花清咳片、连花呼吸健康包、连花清瘟抗菌抗病毒口罩在内价值1365万元的防疫物资,已通过广东省钟南山医学基金会等陆续捐赠到港,以支持香港疫情防控工作。

连花清瘟胶囊作为我国中医药抗疫“三药三方”的代表产品,因其在治疗新冠肺炎轻症和无症状感染者时表现出的良好临床疗效,被先后列入中国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五/六/七/八版)医学观察期推荐用药。此次连花清瘟系列抗疫物资抵达香港,将为支持香港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中药力量”,并有助于进一步构建起中西医并重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救治体系。

中央全力支持香港疫情防控

2月2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宣布,中央政府全力支持香港疫情防控工作,内地援助的8间方舱医院正在紧锣密鼓建设,国家卫健委与香港特区政府举行了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视频会议,就具体技术问题进行了深入细致讨论。已安排两批内地院感抗疫医疗防疫工作队抵达香港,与特区政府有关部门和医务工作者进行了交流。此外,在内地的其他新冠肺炎防治专家每天都会与援港专家组进行视频连线的交流,对香港抗疫工作提出建议。

与此同时,近日来自内地的援港抗疫物资已陆续运抵香港,包括抗疫中药、口罩,大批防护服、快速检测包等等,从鲜活食品到饮用水、燃油再到抗疫物资,无微不至地为香港带来坚实保障。

这其中,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牵头,包括20万盒连花清瘟胶囊和连花清咳片、连花呼吸健康包、连花清瘟抗菌抗病毒口罩在内,价值1365万元(约合1680万港元)的防疫物资陆续捐赠到港。作为连花清瘟在香港的代理商,香港泉昌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光辉表示,希望同香港各界携起手来,风雨同舟、共克时艰。

香港食物及卫生局表示,由国家捐赠的连花清瘟系列抗疫物资已被接收,正陆续分发予正在接受隔离的人士使用,首阶段惠及正在竹篙湾小区隔离设施接受隔离安排的人士。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表示:“特区政府衷心感谢中央人民政府对香港防疫、抗疫工作的全力支持,在短时间内协调抗疫中药到港,以助应对第五波疫情,体现国家对香港市民的深切关怀。面对严峻的第五波疫情,特区政府正与中医药业界和医管局积极探讨运用中医药抗击疫情的一切可行措施。”

香港医务委员会执照医生协会副会长唐继升同样对于中央的多种协助举措非常感恩,形容此举对香港而言有如“及时雨”,“香港正处于疫情暴发以来最严峻、最危险的时刻,在这个节骨眼,中央能帮助香港做我们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相信可在未来明显降低感染数字和死亡病例。”

为香港抗疫贡献“中药力量”

中医药是中华文明的瑰宝,是中华民族繁衍数千年的健康保障。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用,也是此前我国湖北疫情防控的一大特点。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曾经介绍过一则数据:在2020年的湖北疫情中,江夏方舱医院收治567例轻症和普通型患者,以中医药为主进行治疗,患者临床症状明显缓解。硚口方舱医院收治330例患者,几乎未予以中药治疗,后有32例患者转成重症,这显示了中药干预确有防止病情转重的效果,也进一步说明了中医药全面、尽早、深度介入疫情防控前所未有,成效显著。

张伯礼在天津举行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也进一步肯定了连花清瘟的疗效。他表示:“中医药在奥密克戎的治疗中会发挥很大的作用。这是基于前期治疗的经验,特别是境外治疗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改善症状明显,尤其是发热、咽痛、咳嗽这些症状改善非常明显。中医药治疗者的转阴时间比较快,复阳比较少,转重率比较低。因此表明,在以往的中医治疗中体现出的疗效这次依然突出,中医药的治疗效果还是比较好。这次疫情以风热为主,可以用连花清瘟,它改善症状明显,尤其是发热、咽痛、咳嗽,这些症状改善明显。”

据悉,连花清瘟胶囊于2018年6月以“中成药”身份在香港获批上市。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在国际药理学界主流期刊《药理学研究》发表的《连花清瘟对新冠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研究证实,连花清瘟能显著抑制新型冠状病毒在细胞中的复制,揭示了连花清瘟在新冠肺炎中确切疗效的药理学作用基础,证实了连花清瘟通过抑制病毒复制、抑制宿主细胞炎症因子表达,从而发挥抗新冠病毒活性的作用,为连花清瘟的应用提供了实验依据。论文提到,作为一种中药方剂,连花清瘟还对一系列流感病毒具有拮抗作用。

日前,国际权威期刊《循证补充和替代医学》也刊发了一篇《连花清瘟胶囊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真实世界研究论文,该研究由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二科主任袁雅冬教授主持进行。研究人员选取了1976例与新冠肺炎感染者有密切接触的受试者,分为连花清瘟治疗组(1101例)和对照组(875例)给予对照试验,并于14天后检测鼻咽拭子核酸检测阳性率。结果显示治疗组核酸检测阳性率显著低于对照组(0.27%vs.1.14%),同时用连花清瘟胶囊预防新冠具有良好的安全性。

基于其良好的临床疗效,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入选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筛选出的“三方三药”之一。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也指出,连花清瘟广泛应用于国内的疫情防控工作,在中医师的临床指导下,将按实际临床情况使用于医学观察期以至轻型、普通型患者的治疗。

连花清瘟在三次抗疫中发挥重大作用

实际上,进入市场18年,从非典、甲型流感到新冠肺炎,连花清瘟都发挥了重要的防治作用,这与其组方选择三朝治疫名方,“卫气同治,表里双解,先证用药,截断病势,整体调节,多靶点治疗”具有很大关系。

连花清瘟是2003年非典时期研发治疗流感的创新中药,其运用中医络病理论探讨外感温病及瘟疫传变的规律及治疗,提出“积极干预”治疗对策,制定“清瘟解毒,宣肺泄热”治法。当时由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P3实验室研究发现,连花清瘟可以有效抑制SARS病毒。2004年5月,连花清瘟胶囊一次性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新药审评,获得新药证书和生产批件,成为我国抗流感药物中的新成员,并且把抑制SARS病毒的作用明确写在了连花清瘟颗粒说明书中。

在2009年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期间,连花清瘟同样发挥了防控疫情的重大作用,央视新闻报道称,3个月的时间全国用量达到了6千万盒,正因为在2009年甲流这一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中发挥的重大作用,连花清瘟荣获2011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中医药是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治的一大优势,在湖北疫情时发挥了全链条、全过程、全周期的积极作用。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作为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筛选出的“三方三药”之一,因其在治疗新冠肺炎轻症和无症状感染者时,表现出的良好临床疗效,被先后列入中国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五/六/七/八版)医学观察期推荐用药,《儿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诊断、治疗和预防专家共识(第一版)》推荐使用。同时也被列入湖北、北京、上海等20余个省卫健委、中医药管理局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推荐用药。

与此同时,连花清瘟还先后在巴西、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加拿大等近30个国家和地区获准上市,成为防治感冒、流感、新冠肺炎的主流药品,其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抑制和缓解作用逐渐获得了海内外的一致首肯,成为治感冒、防流感、治疗新冠肺炎代表性中成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