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对不起,欢迎你们“滚出广州”

广州山大王 发表于 2016-11-21 |0条回复 |456次浏览

更多
   1166477868816_045_r.jpg

  
  最近,据说广州“已经成为了一个不断被告别和被怀念的城市”,有人列举了“离开广州的一百个理由”,他们甚至找了数据来作为有力佐证:2015年腾讯发布的《全国城市年轻指数报告》中,广州以36.91%的流出率,成为年轻人最想离开的城市。

  “逃离北上广”的说法,早在2009年就由媒体提出来,它不时会被用来作为营销的噱头。客观来说,这不仅是一种社会焦虑,而且已经成为一种事实:北京统计局今年2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北京常住外来人口仅增长0.5%,这是近10年来甚至是本世纪以来首次;而《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10期文章《这15万人为何逃离大上海》也引起社会强烈关注,此外,据媒体报道,深圳外来人口从2010年起,已经停止净流入。

  很容易理解其中的原因,诸如房价、生活成本高昂,压迫感强烈的生活节奏等,但是令人费解且诡异的是,在这一轮“广州,你被谁抛弃”的喧嚣中,其中一个非常关键的指标是“广州在楼市的狂欢中已经失语”,尽管论者也承认,“以房价高低来评价城市竞争力固然不够全面和准确”,但“房价这个指数背后反映出的实质问题或许是广州这座城市综合竞争力的不断衰退,并一定程度上代表着社会和资本对其未来的判断和估值”。

  我不知道,这样的论断与清华大学某客座教授所称的“房价越低越丢人”在本质上到底有什么区别。所以说,令人觉得费解的原因,比如最近人们在热论“疯狂学而思”,并对应试教育、“唯分数论”有再一次审视。那么,如果我们检讨这种“唯分数论”,然后说“以分数高低来评价学生固然不够全面和准确”,但“分数这个指数背后反映出来的实质问题或许是学生综合竞争力的不断衰退,并一定程度上代表着社会、学校对其未来发展的判断和估计”,这岂不是很荒谬?

  而诡异的是,首先在事实上这显得很分裂:人们因高房价而逃离“北上广”,然后因城市“在楼市狂欢中失语”而选择抛弃它?

  谁会希望广州的房价高,谁又会因为广州的房价低而选择“逃离”、“抛弃”?广州房价因为缺少概念炒不起来,谁又是最着急的?除了对土地财政有依赖的地方之外,那些炒房资本恐怕才是如热锅上的蚂蚁。地方政府希望房价越高越好,炒房者希望房价越高越好,这都可以理解,但是作为媒体、媒体人士,以房价不高来臧否一个城市,如果不是脑子结冰,那是什么?

  当然,需要承认,以某个指标来衡量经济发展的水平,比如若干年前某经济学家以“堵车”来衡量城市经济发展水平,以及海南某官员称“经济越发达地区水越黑”,它的确符合某些事实。但是,如果遵循这个逻辑,那么现在“北上深”等城市都实行了不同程度的汽车“限外”政策,是否需要把“限外”也当成一线城市的标配?

  年轻人最想离开广州,从数字本身来看,这或是事实。但苏少有个可能是很外行的猜测,年轻人之所以想离开广州,或许与广州在这一轮互联网创业大潮中被边缘化有关。从当年网易出走,广州在这一轮互联网浪潮中,的确有太多需要检讨的地方,但是也需要承认,中国的这一轮互联网浪潮特别是创业大潮中,有太多是被吹大的泡沫,对广州而言,真有可能是塞翁失马。

  这不是自我安慰,而是希望提醒,当我们在讨论城市、讨论城市综合竞争力时,我们首先需要明确,城市到底是谁的城市,城市需要什么样的综合竞争力?如果像某些机构所认为的,因为“房价几乎停涨,已被其他一线城市远远抛在身后,土地成交溢价创新低”而由此认为广州已经成为被“北上深抛弃的一线城市”,那么对广州本身而言,这是否真的是祸不是福,是耻辱而不是荣光?

  我们甚至可以进一步追问,“一线城市”本身意味着什么?谁需要“一线城市”这个标签?如果房价高涨、土地成交溢价不断创新高,这样的城市,这样的“一线”,这样的城市综合竞争力,要来何用?

  当人们习惯用房价、GDP、土地成交溢价来衡量一个城市时,或许真需要问一问,这些数字对平头老百姓来说,到底有什么意义?它除了被用来作为官员政绩吹嘘、资本赚取更多利润外,还可以用来做什么?

  其实,选择留下或者离开,对个体而言,往往是一个很私人化的问题,也许仅仅只是为了守候一份爱情;而对投资者而言,信心比一切都更重要,一个稳定可预期、法治的投资环境,远比高房价更能让投资者带来信心,作为媒体、媒体机构,应该提醒督促的是让政策制定者去创造这样的投资环境,而不是因为广州房价不高而认为看不到未来因此感到沮丧。

  尽管人们在哀叹,广州正在丧失它这些最引以为的东西,比如曾经的“开放”、“包容”正在收紧和关闭,曾经多元共生的社会阶层正在逐渐固化和分隔,曾经自由开放的公共言说空间已经萎缩,但是不客气地说句,抛弃逃离广州之后,你能在中国内地找到一个比广州更开放、包容的城市吗?

  也许可以理解论者内心的焦灼,但是理解这个问题并不复杂,广州不可能脱离整个中国社会而产生它单独的问题,而至少在我们目能所及,广州那些原来一直在絮絮叨叨不断说话的人,也还一直在不停地说话,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人士,人们依然为某个公共话题吵个不停。

  这仍然是个博弈的过程,既然是博弈,自然有此消彼长。而决定哪一个消哪一个长,未必是内部的因素,外部环境有时候也是决定性的,因此把这个归咎于广州自身的问题,恐怕不符合事实,也对广州不公平。与国内其他任何城市相比,这个城市的市民及社会隐藏的自由活力,它不可能永远压抑下去,总有一天会迸发它的能量。

  这样看来,那些说因为广州房价高看不到未来而选择抛弃者,明显是矫情了。而话说回来,如果真的因为广州在楼市狂欢中失语、土地成交溢价创新低、广州被一线城市抛在身后而要“抛弃”广州,那么,对不起,欢迎你们“滚出广州”!

作者:苏少鑫
来源:微信号:苏少问广州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