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登岳阳楼阅读教学鉴赏(转载)

守根者 发表于 2016-11-20 |0条回复 |275次浏览

更多
<不知母语是白话的人有何感想,那么易被洗脑不爱母语。本文给予了本人很大的启发:硬说粤语者有母语优越感者是自己有母语自卑感>

我在杜甫《登高》和《登岳阳楼》的阅读教学中进行了两个方面的尝试:一方面,我以钱钟书先生关于对中国典型文学意境“圆览旁通”的理论为基础,把“登高望远”文学意境设为古典诗词教学的一个主题,以“茫茫登高意”将杜甫这两首“登临”诗联系起来,深化对杜甫博大深沉的思想情怀的理解,从而领会诗人在“登高望远”文学意境中寄托的生命体验。在中国古典文学意境中,“登高”与“临水”往往有着难以分割的联系,在《登岳阳楼》中,杜甫登高凭轩远眺的是浩瀚无际的洞庭湖水,寄托的是烈士已暮年、天地一孤舟的身世飘泊感。

为了发展学生的自主探究能力,我指导学生分成几个探究小组,以“登高”与“临水”的联系为切入点,以“悠悠临水情”为主题,结合所读过的古典诗词,各自选择一个角度,探究品味诗人在“临水”情境中寄托的独特情怀。另一方面,我以余福智教授关于用粤语朗读古典诗词的理论为基础,从“音韵效果的安排更能传达诗人的独特生命体验”的角度领悟杜甫在飘泊江湖、俯仰登临时抒发的悲怆情怀。我在课堂上引入了对诗歌的粤语朗读。在《登高》“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一联中,“落木萧萧”四个字用粤语读特别凄怆:粤语的“萧”音比普通话读音少了a的音素,作为飘零落叶的拟声词,它就更能传达萧瑟的秋意;“落木”两字用粤语读为入声字,传达的又是一种压抑感。“滚滚”作为长江流水的拟声词,粤语读音比普通话读音更开阔嘹亮,更能传达江水汹涌澎湃的气势。在杜甫《登岳阳楼》中,“尤”韵本来就宜于抒发悠长的愁绪,第四句的“浮”字只有用粤语诵读方有这种在广阔天地漂泊的意韵;而第三句安排了“坼”这个入声字,撕裂痛感犹在耳边,第七句末的入声字“北”,更好比流水遇上了石头,不由不发出呜咽之声了。

我对《登高》和《登岳阳楼》的阅读教学是基于以下理论背景的:一是钱钟书先生关于“登高望远”、“在水一方”文学母题的理论。钱钟书先生认为,“登高望远”是中国文学典型意境,也是中国文学千古母题。“登高望远”蕴涵着人类古今相通的心理情感流动规律:期望(不见)——失望(至极)——怨望(遣忧)——登高望远(胸怀期望)。在什么心境下的人常常登高望远?客羁臣逐,士耽女怀,孤愤单情,登高望远,曲传心理。“登高望远”时,往往“望”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我归纳了这样几种情境:一是望远方,思远人,无奈关山难越(空间);二是望故迹,思古人,无奈思慕难及(时间);三是望天地,思人生,无奈超脱难企(时空)。在古人的联想思维中,“登高”与“临水”有着难以分割的联系,所以“登高望远”文学意境在中国诗文中又可流转变型为“在水一方”文学意境,我们可以找到两个意境“遥遥沟通”的联系:一是由“关山难越”联想到“流水无情”(如“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二是由“空间之辽阔”联想到“时间之悠远”(如“无边落木”、“不尽长江”);三是由“骋怀望远”联想到“在水一方”,或“道阻水长,欲渡无楫”(如“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或“既清且浅,不得逾越”(如“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二是余福智先生关于用粤语朗读古典诗词的理论。

余福智先生认为:唐诗从古乐府时代大踏步跨过来,甩脱了附加在自己身上的音乐外衣,要用自己的字音形成旋律,独立谋生。唐人读诗可以读出怎样的旋律,我们固然没有办法亲耳聆听。唐诗的旋律是依靠平仄来支撑的,聪明的唐代诗人,为了更丰满地传达出自己的生命体验,总要把平仄安排得抑扬顿挫,使之恰好和他的情感活动模式相一致。而追溯文献推究,使用粤语朗读显然更能接近唐诗平仄安排的原味。通过《登高》和《登岳阳楼》的阅读教学,我有两点肤浅的思考:一是中国典型文学意境可促进古诗文阅读鉴赏的“圆览旁通”。

我以为,学生通过对“伤春悲秋”、“登山临水”等典型的文学意境的赏析、品味、探究,在领会某一诗词作品中蕴涵着的诗人独特情怀的同时,可“圆览旁通”所有营造了同一类文学意境的古典诗文,由此拓宽古典文学欣赏的眼界,为形成传统文化的丰厚底蕴打下扎实基础,并读懂人类古今贯通的悲欢离合的生命体验,从而初步读懂人生。因此,若从宏观角度看人教版古典诗词的教学,学生领悟“秋境深情”的文学意境可触类旁通对《秋兴八首》、《雨霖铃》、《醉花阴》、《声声慢》、《湘夫人》等诗词的鉴赏;领悟“登高望远”的文学意境可触类旁通对《登高》、《登岳阳楼》、《念奴娇赤壁怀古》、《水龙吟登健康赏心亭》、《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等诗词的鉴赏;领悟“悠悠临水情”的文学意境可触类旁通对《登岳阳楼》、《赤壁赋》、《春江花月夜》、《旅夜书怀》、《湘夫人》等诗文的鉴赏。二是粤语朗读教学可开启唐诗宋词的独特韵律美。

在人教版《语文必修三》诗歌单元教学伊始,我专门上了一节以“唐诗粤韵之美”为题的诗歌朗诵课,选择了一些平仄旋律与粤韵较吻合的唐诗,与学生一起朗读、品味、鉴赏;在整个单元的唐诗教学中,我都适当引入了粤语朗读体验。由于长期熏陶于粤方言人文环境里,学生在反复朗读中慢慢领会了诗人在抑扬顿挫的平仄旋律中传达的情感轨迹与生命体验。我以为,唐诗、宋词的朗读不必拘泥于普通话教学的一般规范,教师可充分利用粤方言区独特人文环境的影响,把粤韵之美融会到诗词朗读教学中,为开启唐诗、宋词之韵律美提供一个独特的角度。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