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金陵骚客槟郎

槟郎 发表于 2016-11-20 |0条回复 |288次浏览

更多
金陵骚客槟郎
  李昌吾

  生活中从未遇见这样一个人,如此热爱文字,如此执著诗歌。常常看见,有人偶有所感,留下只言片语不成文章。而他不同,览物博而成诗,观世象以成文,这么一位骚客藏在身边,去发现他、去接触他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认识他不是偶然。2015年秋,初转文学院的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因课结缘。上课,不仅是上的课,更要了解认可任课教师。第一节课我们通过前人的文章去了解他,而我同样希望,我的学弟学妹们能通过我的文字去了解他。一个人的心,一个人的思想是不会被其文字遮掩的,尤其是一个诗人。
  初识,不禁有些轻视,何哉?无非关乎诗。写诗嘛,谁不会呢?不说我半吊子出家,几十篇古诗词也能凑出来,就说以前的同桌,诗词可汇编一册。这个戴着小眼镜的家伙,莫非是来逗我呢?
  然,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少年人的心性让我吃了大亏,足不出户可以写出好文章?腹无墨水能吐出何物?槟郎教会我的是“诗与远方”。行万里路,读万卷书。
  有这么一个书生,背着行囊,踏破千山万水。包里放着2000首诗,200余篇散文杂记。这是他的收获,同样也是我们的收获。几十年里,他当过中小学老师,在韩国外教一年多,一直到如今的大学老师。这期间经历无数,有过年轻犯的错,有过顿悟会的意。凡此种种都融于他的作品。他不断转变,不断寻找方向,不断领悟智慧的真谛。于是岁月让他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诗中能保持着一颗诗人的心,留住真诚,留住对诗文的爱。
  槟郎爱自然。如“潇洒的风吹拂,三月的阳春和花草,燕儿飞双剪修柳枝,潇洒的风与二十岁,青春一道而来。”取自《潇洒的风》的这一段,舒适蓬勃,字字洋溢着青春热情。年轻的诗人内心萌动,散发春天的气息。“这是披肩发与红裙子的季节,青春袒露男子汉健美的信心与力量,这是花不凋叶不落的岁月,这是广阔的原野,二十岁,潇洒与进取的风呵”,再后来,成熟的槟郎少有类似的篇章了。也许有时望见夕阳下奔跑的身影,是其失去的青春与稚涩。他在《雾里明堂山》中说,“直视正前方的雾中无所见,期待中终于隐约地出现山头,或者一排相连,或者一峰独秀,远远地招摇,虚浮在空中,忽然又隐入空茫无踪影。”他对那漂浮的事物如此轻描淡写,不赋浓妆,却有一股淡然气息扑面而来,云绕高山之境栩栩如生。
  也爱思考。奔向成熟的代价,或许就是不自觉地去考虑孩童时代不会考虑的事。看看这段话,“世界末日的预言,只是一种心智的笑话,还带出了一个全能神救,倒使喜剧和悲剧失去平衡。在这平庸的旧年末,我波澜不惊地迎接春雷。2012即将成为记忆,平淡中有着辛勤的汗水。在基尼指数惊人的国度里,我独守着贫穷和清高,把一腔悲愤和满怀柔情,已经倾诉在近六十首诗间。这一年里,我的泪水,更多是为同胞流淌的。久敬庄又竖起控诉的丰碑,功夫熊猫对徒手民众的打杀,越来越将我的喉管窒息。他们再次拒绝了阳光法案!我只是平庸的教书匠,基本按照钦定大纲教学。循规蹈矩,饭碗更加重要,但我尽量做到说有分寸,而且生动有趣,话如其人。累倒在讲台上,这极有可能,将是我的光荣。我爱这些祖国的花朵,青春的活力和健美。2012,他们使我年轻。课堂食堂陶行知像前及郊游,我的许多诗歌与这些相关”,取自《2012年底感怀》对这一年的总结。末日或许真的回来,但是他依然职守,教书匠或许会让他倒在讲台,但是爱了,就足够了。生活这样就够了,不需要去写天花乱坠,不需要你情感如何喷薄而出,只要你去记录,如课堂食堂陶行知像及郊游。
  毫无疑问的也热爱生活。《凤尾竹小径》:“脱鞋走在鹅卵石上,脚上的穴位被她按摩,沁入心脾的清凉;而两边灌木的竹丛,美丽的凤尾叶片,为我守候四季的风景。石径与凤尾竹间,有葱兰在麦冬草边,开着粉白的花瓣;鬼针草挺立妖艳的干枝,将小飞蓬一年蓬俯视;黄鹌菜苦苣菜开着黄花,悄悄地出现又隐失” 。即使是偶遇一角凤尾竹丛,诗人眼里也有别样的风味。
  再如《冬天的校园》:“下课铃打断我的思绪,校园又充满青春的气息。我拿起讲义准备去教室,那讲台有我人生的意义。我感到冬里面有春了,善感的悲哀便消失了” 。人的生活就要这样,工作是一种状态,平时生活是一种状态。槟郎展现给我们的就是这样的态度,每日循环的上课下课,也许就这么平平凡凡,但是能从其中找出不平凡,就是收获。
  就这么读读槟郎的作品,从二十年前跨过新世纪直到今日,一点点去剖析、一点点去深入,也就发现其实这个人很简单:人之一生何其短暂,何不在各处留下身迹,在心里刻下痕迹?爱金陵胜迹,爱巢湖美景,把生命的美好与自然融合,槟郎就是这么一个人。
  槟郎说他自己一半活在过去,一半活在现在,一半活在故乡,一半活在金陵。诗歌《故乡》说:“啊,故乡。只有记忆里你是我的。而今不过是局外而沉默的过客。”诗是槟郎内心栖息的地方,如何不让自己的心弥散?诗人寄之以诗。他用诗歌给自己一个安慰,站在过去与现在的阴影里,再怎么洒脱在故乡这个话题上也最终是沉重和不舍。《小妹采莲》:“打秧草时捉蝴蝶,捉不着蝴蝶去采莲,篮子铲子丢在小桥边。小哥哥,你多打,给我秧草给你莲”。想念小时候在家乡与邻家小妹的天真无邪,青梅竹马;《爬满葎草的小屋》:“爬满葎草的小屋,凸显在我寂寞的乡思。青梅竹马的女孩也远嫁了,而我漂泊在外省的城市。”曾经的挚友远走,而诗人也客居金陵,成长的代价未免太大,然生命必承其重。离别不是结束,以后的相遇会更加璀璨。离开家乡,也就有了《不寐人的乡思》,《油菜花的故乡》,《故乡的白毛仙姑》,《故乡的荷塘》等等诗篇。故乡不只是在心中,更在笔下。
  槟郎如今生活在金陵,他爱故乡,也爱南京。文人是喜欢这样一个有古韵的地方的,有秦淮水滋养千年的盛景,有六朝留下的底蕴。《游玩朝天宫》:“只是我还要寻古,最高处平台绿树环合的冶山,有敬一亭巍然。李白把这里当作谢公墩,怀念过王安石和谢安。山下有飞云阁飞霞阁相连,半包围着御碑亭,一碑刻了乾隆的五首诗篇,四面加碑额刻得满满。”读《南京爱情隧道》:“翠绿的龙吉山绿荫如披,森林覆盖到东边的旷野,一条长长的铁路穿过,留下绿色隧道的自然传奇。情人们寻芳而来,爱情在绿油油的长廊里陶醉。重温最经典的姿式,各踏一条铁轨前行,两只手却在轨道上方握紧。看我们努力走得更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道路悠然地深入远方的密林”。是诗人心中对爱情的赞美,有过凄美的故事,剩下美好的向往。走过《鸡鸣寺路的樱花》,“樱树尽花,花如雪,天女巧织的绸缎,锦簇成精致神奇的花朵;大片大片,如白沫的海洋,又如纯白蒸腾的祥云。”金陵之美不是需花哨,一抹雪樱足够。
  他写南京的诗歌特别多,放浪山水、日常生活和人际往来都有诗歌的表现。品《江南荷韵》写道:“把自己扎进淤泥,最肥沃的底层,吸收无穷无尽的养分,就能枝繁叶茂。病蚌育珠,最痛处的肿茎,最厚的包裹,密布丝线与气道,才是香甜脆绵的藕。只要一颗种子,习惯于长期打基础,逐渐盘根错节,便能繁茂一片天空。”从孑然一身投入异地,到数十年后的与金陵相融,于漫漫喧嚣里成长,出淤泥而不染。
  人有情,诗人更有情。相比之下我的无病呻吟难免落了下乘。人之一生体验过,看过。多回首再去想想,方能得一篇美文。我看到了自己与他的差距,也看到了方向。其实从他的作品不难看出,每个人都曾青春年少,也曾迷茫探索。尤其是一个学文学的少年人,对神秘的宗教文学更有着不一样的看法。他写道自己前世或为僧侣(《槟郎前世为僧》),或为道士(《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洞玄观的菊花》,超脱凡尘;写道死后骨灰撒入长江,以江为墓(《诗人槟郎之墓》);写道“生死间本是轮回,生不是开端死亦非结局”(《生与死之间有多远》)。心中或是向佛或是向道,本就没什么差别,值得品位的是那颗心,经历过哲理的洗刷。从年前到成熟,正是一腔悲愤与柔情的交相融合,磨平棱角。
  金陵骚客槟郎值得我们了解。最好多去读读他的诗作。每一篇都印着他的心声,每一行都倾注心血,每个字都饱含深情。遇见槟郎,走近槟郎,当真人生之一大快事!或许多年以后,你就会真的羡慕这个戴着小眼镜的男人,从清晨到迟暮,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热爱。
  ( 欢迎加槟郎老师的微信号:blpoem )
  2016-11-19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