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推通方案大家议,坚守母语教学是底线

守根者 发表于 2016-11-17 |6条回复 |1111次浏览

更多
本帖最后由 云边雁 于 2016-11-17 21:17 编辑

没没有谁不知道,没有谁能否认,国家推广通用语pth的目的与目标是一贯的不变的,明确的-彼此母语不同的人能用pth相互交流,消除彼此间的语言隔阂。尽管有很多铁杆普粉、普迷为野蛮推普灭方言正名而胡乱演绎很多不着边际的严重脱离原意的“理由”,这些“理由”只不过是他们自我意淫的结果,当作胡话就是了。

国家推广通用语pth的方式也是一贯的不变的,明确的-增加一种语言!可能是为了防止一些人在执行推广pth政策的过程中,出现与推广pth的既定方式相悖的情形。于是,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作出强调:“推广pth只是增加一种语言,而不是用pth去替代方言,更不是要消灭方言。”因此,从一九五零年至一九八五年三十几年间,规定除高等教育必须使用pth外,从幼儿教育到高中教育都是用各地母语教学的。即系pth地区用pth教学,官话方言区用各自官话面方言教学,其他方言区用各自相应的当地方言教学。

在这三十几年时间里,人们都认同并遵循几千年来约定俗成的传统观念-入乡随俗,定居他乡或久居他乡的人,都积极乐意地学习当地的语言,并融入当地,民众并无因语言问题产生不和谐的社会矛盾。当然,其时能用pth相互顺畅交流的人远少于当今,这是因为当时不同地域的、不同母语的人相互交往较现在少得多,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当时资讯极之不发达造成的。那时候有黑白电视机的人都非常少,即使有电视机,能接收到的电视频道也是非常少的;手机在当时中国大陆还未问世,连家庭固定电话都是奢侈品;更不知道电脑为何物。

假如当时资讯象现在这样发达,根本不用行政推广pth,五十几岁以下的人,个个能用pth交流是绝对不成问题的。现在高等教育几乎普及了,而高等教育又是必须要用pth教学的;再加上现资讯已十分发达,而且还呈继续向前推进的趋势发展。因此,本人认为,象现在这样持续地“剃发易服”式推广pth的非常不必要的。

然而,后来语委分别于一九八六年和一九九二年先后两次出台极端野的推普方案后,从推普方式可以看出,他们推广pth的目标与目的已经赤裸裸地明目张胆地篡改为灭方言了。将要求会讲pth当作只会讲pth来处理!将推广pth的方式篡改为用pth去替代方言的方式!将推广pth的目标与目的篡改为灭方言!无视一切语言具有同等社会地位和法律地位这个常识和国际准则,将推广pth误解为由pth霸权,由pth单独垄断公共媒体、广播和公共服窗口!当然,我们能从国际法和国家宪法中找到如此推广既是违法,又是侵犯公民基本权利和自由的依据。

推广pth根本不必以限制扼杀方言为手段、为前提。任何不被用于教学的语言,或迟或早都逃脱不了绝灭的厄运!本人支持适度的合理地推广通用语,但是,本人旗帜鲜明地强烈地反对将方言逐出课堂赶离校园等语言替代式的蛮野的违法的推广方法。纵观政府得以肆无忌殚地畅通无阻地渐进地持续地侵独公民合情合理合法的语言权益,分析其因,不外有四:

1、执法者法律观念淡薄。如此推广通用语法显然是违反法的,可以从法律条文中找到依据。即系执法者本身就是违反法者。但是,因为执法者(执广通用语者)的行为以政府、公权的名义行事,所以,广大公民自知合理合法合情的抗争也无效,因而,推广通用语的运动始终如紧箍咒般愈演愈烈。

2、政府也许觉得以语言替代为方式,以灭方言为目标与目的的推通方式确实欠妥,有失公允,因而不敢以暴风骤雨般急进的方式砍杀方言,毕竟不是以语言自由、公平、公正竞争的方式,而是以行政干预的扶此抑彼的办法来推广通用语。他们懂得水滴石穿的道理,因此,采取缓慢的渐进的幅度较小的方式打压方言,扶持通用语。用这有方式他们有好处,这样可以使受打压的方言的语民在这较长时间的过程中变的麻木不敏感,也可以让屁民有个适应的过程。再说,一般老百姓为衣食住行面奔波劳碌,被生老命死的问题缠绕得无暇分心份外事, 于是,便酿成今日的结果。

3、方言语民面对自己合理合情合法的语言权益受到侵犯时,维护权意识淡薄是致命伤!进攻方步步为营,渐进式侵犯方言语民的权利,防守方(方言语民)方则麻木不仁,以能忍则忍、 退而求次的习非成是的顺民惯性思维与理念主宰着大脑。唉,方言的语民就是悲哀,个人受到个体或小团体对自己的合法权益实施侵害时,尚能马上迸发维权的意识与行动;而对自己群体的权益受到侵害时,就缺乏凝聚力了;而对政府、公权侵害自己集体的合法权益时,就乱了方寸,既无团队意识,又毫无维权意识与观念了!

4、立法机制不完善才是导殇的最根本性原因。当公权不受制衡时,公权,常常就沦为当权者个人或团体兜售他们自己意志、利益的道具,成为借来用于打鬼子的钟馗!
         
为了推广通用语,将通用语与个人利益和前途密切捆绑。为了推广通用语,不肯、不敢提及几千来约定俗成维系着社会和谐的深入民心的传统理念-入乡随俗,却又常常提及什么要有包容的胸怀 ;而入乡随俗正是包容的最好体现与人谦逊随和的优良品质的体现。

在追求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越来越成为人们崇尚的目标的今日,在追日益提倡包容,追求文化多元化的今日,为了推广通用语,竟然有人胡诌,通过行政干预消灭方言,实行语言统一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是人理想追求!为了推广通用语,不管与事实相符或不相符,凡认为能给它烫金的任何检签都贴上了,而通用语诸多硬伤却只不提及,例如:没有入声所致的抑扬顿挫的语音美感,又无异构字别高的可辨性语音,尽管强行加入了与传统汉语语音沾不着边际的胡音音素翘舌音,这此都是它的死穴。充其量通用语只不过是一种靠政治力量拼命推广的承德方言罢了。

在对通语极尽贴金之能之外,还常常念念不忘对方言贬损一翻。难道泱泱大国几十种汉方言的精华就浓缩在这三声四的通用语之中?还以“汉标”命名之,别以为擭取了御赐的贞节牌坊的婊子还真成了圣女!

pth之所以成为通用语,只是因为它较其他汉语方言相对简单易学,而不是因为它先进、完善、好听。既非因它能在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中叱牛咤马声音格外雄壮,又非因它能响彻扬州、震荡嘉定、摇撼崖山,也不是因为它将英文字母[n]读作[恩]音,将[f]读作[爱夫]音而给英语注入新鲜血液,将使现代“标准”英语横空出世,更不是家奴听到主人慈禧凭它将友邦沙俄吓破胆,让她与友邦沙俄签订平等条约中占尽先机。我们不反对通用语,也需要通用语,但是,方言区人士将它定位为备用语、辅助语就足够了,也是最为恰当的定位。

请不要将方言赶尽剿灭好吗?如此遥遥无期地推广,很多方言民众都产生了“狼来了”的厌怕情绪。当然,“主旋律”與论导向也有可能宣传为:“每次推普运动的到来,方言区民众无不欢欣鼓舞,夹道欢迎。不在方言区强制推广通用语,不强行消灭方言,方言区的群众意见很大。”当有海外华人声唤方言民从捍卫方言时,也可宣传为:“海外反华势力与国内民族分裂主义分子互相勾结,共同抵抗中央推广通用语。”还是珍爱一下方言好点,因为方言毕竟是华夏文化最重要的载体,再说,有些方言在国内消失了就永远不能回来了;毕竟个人或者民间团体没有财力、人力、物力,在海外办什么学院,买外国人来学习自己的方言,更无权利用全国纳税人的钱在国外办什么方言学校,买外国人来学习自己的方言。

看到多种汉方言能在海外很好地传承并能发扬光大,而在它们的发祥地却受尽百般打压,不能不令人气愤、惋惜、唏嘘。我们容得下多种外语,甚至小语种外语,为什么就是容不下汉语方言?看到国外不少国家为拯救濒危的语言而不懈努力,而我们国家为扼杀方言则不遗余力,为此费人力、斥巨资也在所不惜!究竟为什么?方言民众对母语的深厚感情,以及母语受到威胁的紧张和痛苦,决不是那些乱认祖宗、认贼作父的人所能理解的。最好让那些语言沙文主义者换位思考一下或者按现在推广通用语的方式推广英语,那么,他们就能知道这种滋味了。

为了既能推广通用语,更为了传统华夏汉语文化得以较好地薪火相传而不再受到无止境地扼杀,本人建议方言区人士尽早共议合理而有效的方案。以免方言受摧残到积重难返的恶劣险境,或者等到老一辈驾鹤西去,只剩下被洗脑得对方言毫无感情而不再要求保护母语方言的年轻一代、两代人,那时候就迟了,那是传统华夏文化最大的悲哀。不过,这也许也且正是某些人所渴望所等待的。为制定有效的推广通用语与保护方言两不误的方案,希望方言民众参与同共讨论。因为只有方言人士自身才能清楚,如何才能学懂母语之外的通用语,只有他们才最有发言权,因此只诚邀方言民众讨论。

无论方案如何构思,都应当遵循三个原则:1、语言平等的原则。即系推广通用语的方案必须确保不能以打压、限制方为条件、为前提,让方言与通用语一样,有几乎同等的使用条件和展示平台。2、所议定的方案必须能够使方言民众可以达到推广通用语的目标与目的-不同事的人能用通用语相互交流,消除语言隔阂。即系方言民众的通用语能起到备用语的作用。不甚确切地简而言之,就是每个地区的使用自己的母语方言不受限制,通用语大家学。

推通保方建议方案如下:

1、各省、市影视、广播以当地方言为主,以通用语为辅的形式存在。

注解:因为各省市影、视、广播都有通用语服务民众,所以,能起到推广通用语的作用。

2、中央电视频道既有通用语频道,又有七大方言频道;电台广播也是如此。

注解:因为国家电视、电台毕竟是属于全国人民的,其财政开支来自全国不同语言的纳税人的钱,并非只是来自通用语用语的纳税人的税收。

3、公共服务窗口则采用通用语与当地方言双结合或多结合的形式。

注解:因为所有服务窗口都有通用语,所以,也起到位推广通用语的作用。同时,还既然体现了以人为本的服务宗旨又体现了一切语言具有同等的法律地位和社会地位的国际原则。

4、从幼儿教育到高中教育,一律极用各地母语教学。即系通用语区采用通用语教学,官话方言地区采用相应的官话方言教学,其他方言区,采用当地相应的方言教学。

注解:因为高等教育已经普及化,所以,如此教学方式仍能起到推广通用语的作用,而且这是使汉语各方言得以全面传承,华夏语言文化得以生生不息的最有效的途径。

5、国家负责组织并出资人力、物力、财力编制通用语和七大方言字典和正音字典、词典,并且要收录方言里所有的文字及解释字义和标明字音;不能只有通用语字典、词典。

注解:华夏文化的主要载体毕竟是全体汉语方言,无论通用语,尤其是任何一种方言,都是华夏传统文化的瑰宝,缺失其中任何一种方言,都是华夏传统文化不可估量的损失。

6、要完善而合理化语言文字法的立法机制,不能让语言文字法沦为立法者兜售私货而摧残华夏语言文化的道具。缺乏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罔顾方言公民广泛民意基础的立法机制和法律,都能成为有语言沙文主义和语言本位主义思想倾向的立法者,将自身不合理的意志和语言利益法律化,即系合法化的伎俩。

首先,因为动用政治权力向任何人推广一门语言,就可以称之为语言霸权主义了,只不过适度地推广通用语是非通用语语民所能接受的事情罢了;

其次,也只有方言语民自己才清楚自己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最简单途径和最少渠道能学懂通用语,所以,推广通用语的立法机制应该是这样的:参与制定语言文字法的成员主体是方言公民,而且语言法的制定必须有方言语民广泛的民意基础,缺乏这两个条件所制定的任何语言文字法律都被视为失去法律效力的法律,即系此法律不能获得通过。并应该硬性规定:无论此前或此后的任何法律条文,其内容有与现机制下所制定的语言文字法相抵触时,则以在现立法机制下所制定的语言文字法为基准。不能象此新法出台之前那样,罔顾方言语民广泛的民意基础,而由通用语语民,或甲方言语民制定推广通用语法,强制向乙方言公民推广,乙方公民只能无条件地接受,无条件地执行。当然,仅有新语言法是不够的,还必须要完善方言民众对执行此法律推广通用语之人的问责机制和诉讼机制,以防执法者知法犯法,在执法实施推普保方过程中,出现与法律师条文相悖的现象。

注解:若无完善而合理化语言文字法的立法机制,就不能制定出使推通与保方完美结合的语言文字法,甚至使语言文字法沦为有权立法而语言霸权主义思想严重之者,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兜售私货的道具,成为借来打“鬼子”的“钟馗”,以致全凭可以左右该法律如何制定之人的喜恶与得失而制定法律。

从现在形势来看,上述第四点非常,重要恢复母语方言教学成为当务之急,不应等到下一两代只会将英文字母[n]读作[恩]音,将[f]读作[爱夫]音时,留下“苏州过后无艇搭”的遗憾。

大家看到我上述“推通保方”方案的提议,甚至会认为是本人酒后疯言疯语,你们即使有这样的反应和想法,本人也是可以理解的。是的,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在几十年高压政治氛围下,我们方言人应有的固有的合法语言权益,被缓慢地渐进式地蚕食着,大家知道面对政府、政权的侵权,任何维权行动都是徒劳的,早已习以为常了,早已形成了“能保则保”和“退而求次”的思维模式了。经历了屡次博奕屡次失败的教训过程,对合法权益受侵犯已麻木,甚至习惯了,面对政府、政权失侵权行为,顺民逆来顺受习非成是的思维早已根深蒂固地固化为“不怎样怎样就好了,还‘奢望’怎样怎样?”的思维模式了。此情形就象一个完全清白而被误判为死刑缓期执行的“犯人”,后来因他在狱中表现良好,首次减刑改为坐监十五年,觉得很开心;第二次再减刑为五年,这次更开心了;第三次被减刑为两年,又更进一步开心,甚至有点感恩流涕了;最后刑满出狱了。出狱后有人建议他索偿蒙冤坐牢的损失。但他认为,得到三翻五次减刑已非常好了,岂能再“奢望”索赔?他竟不觉得,那些减刑判罚也不足以抵偿误判,索赔是理应所得的。

你不觉得本人上述建议合情合理合法吗?只不过是与现实所能被允许的有很大距离罢了。

更多
漫画吧 发表于 2016-11-17 12:53:03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睇到一嚿云,排下版先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守根者 发表于 2016-11-17 18:17:26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漫画吧 发表于 2016-11-17 12:53
睇到一嚿云,排下版先啦。

本人亦想排好版,写得清清楚畀自己友睇噶。之但系界面比例变为了100%:125%了,想恢复返1:1的比例,之但系,显示界面比例的符号消失了;又唔识得寻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编 发表于 2016-11-17 21:18:41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已排好,晕、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wx_JegAaLLv 发表于 2016-11-21 13:03:30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把地方母语列入地方幼儿园、小学为主要教学用语,才能称得上叫保护地方语言文化。任何违背幼、小母语教学为原则的,都是走过场!!!而且学校也应该为外来务工子女提供融入地区语言文化提供辅导和帮助。建议从中学之后才开始全普教,幼、小应以地方语言教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守根者 发表于 2016-11-21 21:35:19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wx_JegAaLLv 发表于 2016-11-21 13:03
把地方母语列入地方幼儿园、小学为主要教学用语,才能称得上叫保护地方语言文化。任何违背幼、小母语教学为 ...

wx_JegAaLLv先生你讲得还不全对,你的思维还是有点习非成是的套路,还停留在:“不怎样怎样就好了,还想奢望如何如何”顺民思维维上。运用政治权力推广何一门语言都是语言霸权,不过本人所能接受语言霸权的底线是-在初中、高中教授三声四调的承德滦平方言拼音,至多还可以增加这种畸变的语言课,象选修课一样,每周上一至两节课;在其他方面所要派上用场的,就和这种命名“汉标”的承德方言要样。当然,那些有权用语言文字法来兜售私货的人,语言本位主义思想太重了,仅仅对自己所钟情的语言(多数是那些人的母语)敝帚自珍抱残守缺,就算要达象先生你讲的那样,也是不会允许的。民主宪政社会建设路漫漫,开启民智道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wx_JegAaLLv 发表于 2016-11-21 23:25:58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守根者 发表于 2016-11-21 21:35
wx_JegAaLLv先生你讲得还不全对,你的思维还是有点习非成是的套路,还停留在:“不怎样怎样就好了,还想奢 ...

我有同学评论,如果当年老赵不出差搓,估计现在会好过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