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粤语究竟是方言还是语言?

峥嵘 发表于 2016-11-12 |1条回复 |610次浏览

更多
QQ图片20161112224829.png


  今天,在网络上会发现激进的粤语拥护者称粤语为一门语言,甚至有说粤语是联合国的工作语言之一的。其实,只要肯花一点点时间查一下联合国的官网,就知道是讹传。试看http://www.un.org/,可有粤语? 

  这也难怪,在例如美国那样的国家,粤语(Cantonese)被当作不同於汉语(Chinese)的另一门语言。如果去求职,既会讲普通话又会讲广州话,优势明显。尤其是强调语言能力的职业,被录用的机率很高。

  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尤其是在广东的外国留学生热衷於学广州话的原因。

  事实上,许多年前,学者间就曾有过一场关於粤语是否为一独立的语言的辩论。正方以李敬忠先生(李敬忠:1990)为代表,反方以麦耘兄等学者(杨祯海:1992;麦耘:1993)为代表。无独有偶,潮汕话也被某些学者论证为独立的方言,而非闽南方言的一支(黄甦:1990)。当然也遭到学者的反击(林伦伦:1991)。

  诚如学者们所指出的,以能否互相沟通为标准判断一种语言是不科学的。乌克兰语与俄语可以互通,但那是两门语言。高地德语和低地德语基本不能沟通,如同广州话和台山话,但那只是德语中的两种方言。

  判断一种语言是否独立於其他语言之外,务必根据其语法、词汇、语音及文字来下结论。以此为标准,我们来看看粤语与普通话的差异:语音最大,词汇次之,文字又次之,语法居末。显然,粤语与普通话不能互通的关键在於语音及词汇的差异太大。关於这一点,学者们已作了非常精当的论证,笔者在这里稍加综述。

  粤语和普通话语音存在差异,乃在於古汉语语音系统有所发展和变化。普通话语音系统的形成正是其结果,而粤语的语音系统却基本停滞在中古阶段。前辈学者,如陈澧(1892)、邓少君(1981)、李新魁(1993)等,均作过很精到的考证,证明粤语语音系统与中古音基本一致。换言之,粤语的语音系统源自中古汉语。

  粤语的词汇系统,常用词大约在一万左右。笔者有个不成熟的研究,大体可断言其中二分之一强来自古汉语,其馀则来源於土著底层语以及外来语。也就是说,粤语的基本词汇仍不脱汉语词汇系统。

  粤语的语法系统,大体仍属於汉语语法系统。例如语序、结构、句子成分等,相同的多,相异的少。

  至於文字,笔者未做过精确的统计,仅仅凭印象而已,粤方言字字数充其量不到汉字总字数的百分之一。二版《汉语大字典》收字60370,《中华字海》收字八万五千馀,那么,粤方言字的总字数不会超过六百。即便是粤语用字,其造字理据终不脱六书之法,而其结体也可以永字八法分析之。换言之,粤方言字,究其性质仍属於汉字系统。况且,客家话、闽南话、吴语等也有自家的用字。若粤语为一独立的语言,则它们也可以被目为独立的语言。

  就上述分析而言,粤语为汉语的一支方言恐怕毋庸置疑。

  不过,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梅维恒(Victor N. Mair)教授认为,如果用dialect来翻译“(汉语)方言”这个词,汉藏语系的层级划分就会出现一些问题:

印欧语系(Indo European)
日尔曼语族(the Germanic family)……
英语、荷兰语、德语……
波士顿、多伦多、德克萨斯、墨尔本、剑桥……

汉藏语系(Sino Tibetan)
汉语(Chinese)、藏缅、壮侗、苗瑶……
官话(Mandarin)、粤(Cantonese)、吴、赣、湘、客家、闽
东北话、北京话、天津话、河北话……

    如果以上表列准确无误,粤语等俨然就是独立的语言。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梅维恒教授造了topolect这么个词儿来指称“官话”、“吴”等“方言”,认为不宜使用 dialect。今天的英语词典已收入topolect这个词儿,显然学界认可其研究(司佳:2002)。

    不过,在笔者看来,topolect其实相当於regionalect,即便使用topolect这个术语,似乎也没有解决粤语等为独立的语言的问题。按照上面的图示,汉语等同於日耳曼语族,实际上是“语族(family of languages)”,那么,其下辖的当然是语种而非方言了。因此,如果视粤语、吴语等为方言的话,以上表列的第二部分似乎应改为:

汉藏语系(Sino Tibetan)
汉语(Chinese)、藏缅、壮侗、苗瑶……
官话(Mandarin)、粤(Cantonese)、吴、赣、湘、客家、闽
北方方言……
东北话、北京话、天津话、河北话……


  然而这样一来,与第一部分比较多出了一个层级。这没关系。日耳曼语族之下实际上存在“北部语支(斯堪的纳维亚语支):丹麦语、瑞典语、挪威语、冰岛语、法列尔语”和“西部语支:英语(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南非等国)、荷兰语、德语、佛兰德语、伊狄士语(为散居在德国、波兰和前苏联等国的犹太人所使用)”。那么,官话等(topolects/regionalects)可视之为与语支相当的分类单位。只是这个“语支”辖内不是语种(language),而是方言(dialect)罢了。显然,梅维恒教授的研究确实有助於汉语方言的谱系分类。笔者有个不成熟的考虑:官话不妨作北方topolect,赣、湘、客家不妨作中南topolect,吴、闽不妨作东南topolect,粤语作南方topolect,而不必分为七个topolects。

    顺理成章地,粤topolect以下,辖广府dialect、四邑dialect……;广府dialect以下,辖广州sub-dialect、香港sub-dialect、澳门sub-dialect……。

笔者学力未逮,这个理论大问题只能到此为止。疏漏谬误之处,期望方家有以教我。


参考文献(以征引先后序次):
1.李敬忠《粤语是汉语族群中的独立语言》,(香港)《语文建设通讯》总27期,1990年3月。
2.杨祯海《粤语真是汉语族群中的独立语言么?》,《广西师范学院学报》1992年4期。
3.麦耘《粤语是汉语的一支方言──与李敬忠先生商榷》,(香港)《语文建设通讯》总41期,1993年9月。
4.黄甦《粤东方言的形成及其有关问题的探测》,《广东社会科学》1990年2期。
5.林伦伦《也谈粤东方言形成的过程及其有关问题》,《广东社会科学》1991年4期。
6. 陈澧《广州音说》,载《东塾集》卷一,光绪壬辰(1892)羊城西湖街刊行。
7. 邓少君《广州话声韵调与〈广韵〉的比较》,《语文论丛》第一辑,1981年。
8. 李新魁《粤音与古音》,第四届国际粤方言研讨会论文,1993,香港。
9. 司佳《如何翻译“方言”这个词》,(香港)《语文建设通讯》总70期,2002年5月。
10.詹伯慧主编《广东粤方言概要》,暨南大学出版社,2004年1月。

作者:谭步云
来源:粤学堂 / 微信号:gzyuexuetang
更多
我係廣東人 发表于 2016-11-16 11:01:46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什么是语言。。语言就是能够有“系统”的教其他人学习的一种“说话”就是语言。不是某些人某些部门说了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