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广东省首部城区通史《越秀史稿》在广州首发面世

风声依旧 发表于 2016-10-23 |0条回复 |561次浏览

更多
        大至朝代更替、小至街巷掌故,如今,只要一书在手,市民就可以阅读到2200多年的越秀历史。26日,由中G广州越秀区委、越秀区人民政府组织,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越秀区政协学习和文史委员会主持编纂的《越秀史稿》正式出版,并在广州市越秀区图书馆举行首发仪式,同时向24个文博史馆、大学院校图书馆赠书。

  《越秀史稿》是广东省第一部城区通史著作,填补了广东省城区史的空白。全书300万字,按时代顺序分为6册,收录图片1143张,其中有68幅精心绘制的各个时期地理示意图,全景式展现越秀地区自先秦至民国时期的发展历程和文化

W020160429341670704679.jpg

《越秀史稿》首次亮相。

  为迎接《越秀史稿》的面世,4月24日,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还与花城网共同策划推出“您了解越秀吗?《越秀史稿》告诉您!”城市历史导赏活动,通过实地考察与讲解、老照片与视频展示相结合,把《越秀史稿》的内容以立体方式向公众呈现。

  正史野史考据越秀古迹

  作为广东省第一部城区通史著作,《越秀史稿》借鉴传统的“城坊志”编纂体例,并与现代城市史编写体例和方法相结合,系统梳理越秀发展历史,比较详尽地记述越秀地区上自先秦、下至民国历代街区布局、地理变迁、城坊结构、水系脉络、文化遗迹、建筑遗址、风物掌故、重大事件等,使越秀发展历史完整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越秀史稿》参考的文献图籍有1230多种,引用资料包括正史、政书、实录,历朝会典、会要、各类纪传体史籍、编年史,全国地理总志、广东方志、类书、野史、笔记、诗文、碑刻等,还广泛收集考古材料、近代报刊以及部分外文材料。

  大至整个广州越秀地区的发展历程,小至一街一巷、一丘一渠之形成演变,《越秀史稿》均予考述。广州越秀地域中的各处地方在历史上曾是个什么样子?有过什么掌故传说、著名建筑、名胜古迹?发生过什么事件,产生了什么影响?曾有什么重要人物在此地活动,留下了什么遗迹?《越秀史稿》也基本上给出了答案或主要线索。

  比如,老广州人为什么将渡珠江称为“过海”?根据书中记载,秦汉以前,珠江波浪可直到越秀山南麓的中山纪念堂附近,距今珠江岸边约1200米。唐代江面宽1400余米。随着历朝历代的推演,江岸不断南移。到1931年新堤一带填为陆地,珠江北岸线才基本固定下来。如今江面平均宽度仅200余米。

  过去2200多年里,广州的城市中心从未转移。“许多人知道广东最富强的县份是‘南番顺’,殊不知,直至上世纪初,番禺、南海的县治都在越秀区。”广东省期刊协会副会长、广州市华侨研究会副会长林干表示,书中关于南海学宫和番禺学宫变迁的记述便是一证:“今天广州越秀区依旧是教育强区,由此可见广州越秀作为广东的文化教育中心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此外,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广州开放包容的传统在越秀区同样可见一斑。书中提到,晚唐时期,广州居住的番人(外国人)就多达12万人。

  许多广州越秀地域已消失的古街巷名、建筑名、史迹名胜名称,比如日泉寺、菊坡祠、羊城庙、仙童桥、昭阳殿、芳春园、明月峡、绿净观等,《越秀史稿》都一一进行考述。正如第一批阅读《越秀史稿》的老街坊何裕坤所说:“我自己从书里学到很多,很多故事如果没人记载下来,可能慢慢就不记得了。”

  导赏讲解“穿越”羊城古今

  记者了解到,以开展2016年广州越秀读书月暨纪念世界读书日系列活动为契机,广州市越秀区还在24日开展了《越秀史稿》系列专题活动,让市民通过《越秀史稿》读懂越秀。

W020160429341670749088.jpg

《越秀史稿》首发仪式现场座无虚席。摄影梁建华

  尽管近日广州连连暴雨,活动当天上午还是迎来了难得的阳光。参加导赏活动的街坊们,大多有备而来,手里各种新式摄录器材让人眼花缭乱。游览活动以万木草堂为起点,途中经过城隍庙、南越王宫博物馆、广东省财政厅、大小马站书院群等历史名胜遗址。

  “大家知道为什么这里叫‘都城隍庙’吗?”团友们在城隍庙忠佑广场外围成一圈,一位戴着眼镜、颇有书生气的年轻人站到了台阶的最高处。他是本次活动的导赏员、花城网文史读主编叶嘉良:“所谓‘都城隍’,就是时人相信主管整个广东省的神明。”听到这里,街坊们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叶嘉良手里捧着一大叠资料图片,一页页地向观众展示当年城隍庙的建筑风貌。精彩的讲解也吸引到不少好奇的游客。一位阿姨还在认真地做着笔记,满满当当地写满了几页稿纸,她的身边还拉着到市场买菜的小车。

  广州市越秀区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您了解越秀吗?《越秀史稿》告诉您!”导赏和有奖问答活动中,选取了书稿中“人民公园大白石狮子来由距今多少年?”“康有为和孙中山为什么同为广府人却未曾见面?”“光孝寺的菩提树是什么时候栽种的?”等亮点展现越秀历史文化底蕴,让民众从细节中认识广州越秀。

  “从定居广州的第一年开始,我就一直思考如何融入这座城市,做一名合格的‘新广州人’。”报名参团的童先生在广州生活了6年之久。他告诉记者,本次导赏活动帮助他“在精神层面上找到与这座城市契合的点”。

  除了《越秀史稿》书中的内容外,导赏内容也增加了不少民间有心人多年来搜集的史料。其中不少来自民间团体“省城风物”小组成员陈晓平。陈晓平本身是一位书店老板,热爱广州文史,工作之余收集了不少文献素材。“导赏活动之所以能发动这么多街坊参与,是因为我们让真实的历史回到真实的空间。”陈晓平表示,如果单从书本的知识认识广州难免雾里看花,而导赏活动能让人们将历史事件与我们身处的空间联系在一起。“广州作为中国近代革命的策源地,广州市越秀区本身遗留许多的近代历史遗迹。博物馆的方式无法完全展示它们背后的故事,可以考虑通过导赏等趣味性的方式盘活这些文化资源。”陈晓平说。

W020160429341670790615.jpg

广州市越秀区领导向文博单位、高校图书馆等代表赠书。摄影梁建华

W020160429341670846736.jpg

广州市越秀区领导与受赠文博单位、高校图书馆负责人合影留念。摄影梁建华

  叶嘉良则向记者透露,花城网正在与“省城风物”小组合作,将《越秀史稿》涉及的景点设计成导赏线路,为市民、游客“穿越”千年越秀提供指引。

  文化导赏:重新发现你的城市

  导赏,是以传播本土文化为主的心得分享活动。导赏起源于欧美博物馆的导览。传入港台地区后,导赏又与社区文化结合形成“社区导赏”。在上海等地,近年还出现了以观鸟、观花为主题的“自然导赏”。

  近年来,广州各种由民间文保爱好者组织的导赏活动同样方兴未艾。本次《越秀史稿》导赏活动引人关注,30多个报名名额很快就被报满。而在今年广府庙会期间,越秀区宣传部也与广州市电车公司、羊城网、“广州街坊情”小组合办了首次“电车社区导赏活动”。

  城市导赏究竟魅力何在?这一新生事物,对盘活羊城的历史文化资源起到哪些作用?多位专家学者、业内人士就此进行了解读。

  活化资源 导赏弥补游客文化诉求

  不少读者第一次看到“导赏”这个词都会问:“导赏”与“导游”究竟有何不同?“省城风物”小组成员陈晓平如此介绍两者的区别:旅游团导游需要背台词,只有一份标准化的文本;而文化导赏则会针对不同的参与者有所调整,不同的讲解员也会向公众分享自己个人的不同感受。

  本土资深旅游策划专家劳毅波表示,旅游已从过去单纯的“景点旅游”发展为“全域旅游”,传统导游的兴趣点滞后,难以满足游客日益提升的文化诉求,这使文化导赏活动有了越来越充分的市场基础。

  近年来,包括“省城风物”在内的不少民间兴趣小组,都会受到政府、企业或社会机构的委托,接待来自外省的交流团体。“我们发现,许多外地客人其实不喜欢参加旅行团,他们需要对广州有更深度的认识。”陈晓平说。

  在广东决策研究院旅游产业中心主任李铭建看来,文化导赏是一种“微旅游”,有助盘活历史文化资源:“今天文保不再停留在单体文物保护上,而需要进行相对完整的社区文化、生活和生态的保护。”他表示,导赏不但可以在一定程度弥补城市旅游文化硬件设施的不足,还能增进街坊对于街区的自豪感、责任感和认同感。

  “历史文化资源的价值在于人。通过导赏有助社区居民重新思考人的生活价值。”“广州街坊情”导赏员梁绮培如此感悟道。

  注重分享 专业和业余导赏各有特色

  像“省城风物”这样的民间导赏团体,在广州还有不少。这些年来,陈晓平见证着民间文化导赏活动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大部分导赏团体的前身都是兴趣小组或读书会,成员们因着共同的兴趣走到一起,又从线上走到线下,形成独特的文化圈子。

  不过,民间人士能否提供足够专业与权威的导赏服务,也引起不少人的疑问。“专家会觉得他们只是门外汉。”劳毅波说。陈晓平则向记者解释,他们的导赏内容来自严谨的学术著作和真实的历史资料,可信度高于一般商业导游,而导赏员的角色只是“搬运工”。

  “专业人士对文献研究的知识虽然丰富,但对某个街区的生活,肯定不如当地街坊的体会来得切身。”在李铭建看来,“专业”与“业余”既不影响导赏的价值,也不存在泾渭分明的界线。而“广州街坊情”导赏员陈家文认为,导赏的本质是“分享”,导赏员本人也需要不断自我完善。“导赏有主观性是必然的,很难给出一套固定的标准。”他说。

  当然,近年导赏活动也不乏文化界“大咖”的参与。2014年,由南方日报社、越秀区委宣传部联合主办的“人文岭南少年行”之“走读越秀”活动,就曾吸引广府文化学者饶原生等专家的加盟。

  实践教育 导赏让孩子从书本中走出来

  “85后”邝家健是“广州街坊情”小组的社区导赏员,已有3年的导赏经验。今年2月,邝家健刚刚在广府庙会的“广府电车,庙会寻芳”导赏活动担任主持,引领一众街坊踏上了寻觅广府文化发展轨迹之旅。

  陈晓平观察到,像邝家健这样的年轻导赏员或团友并不在少数。“现在很多80后、90后的年轻人,对过去课堂上所接受的历史教育是不满足的。学校里只有比较抽象的说教,却缺乏空间里的体认。”他说。

  如今,导赏也被一些中小学校采纳为教学的新模式。在大南路小学,导赏是这里的一门兴趣课程。大南路小学校长叶丽诗介绍,培养学生成为“小小导赏员”,有助培养他们的自信心:“导赏不但要求他们理解,还要会表达。学生课堂上学到的知识是不够用的,他们还需要课后进行拓展。”不过,叶丽诗承认,目前在不少人看来,导赏还不是一种迫切和实用性强的技能,而且学校教师编制有限,一时难以开展专业性更强的活动。

  “导赏通过家庭传播会更为容易。”邝家健也曾与少年宫合作组织社区导赏活动,每一次活动都能提升亲子之间的交流。他表示,与成人导赏不同,孩子在场需要更多体验活动,让他们从书本走出来:“让孩子多去摸一摸巷子里的青砖墙,他们对这座城市会变得更有感情。”

  未来趋势 行业规范与自行探索相结合

  在可见的将来,广州能否形成自己的“导赏生态圈”?劳毅波认为,政府对公益性的导赏团体给予鼓励与扶持,会有助他们自身的发展。“政府可以对导赏团体进行‘采购服务’,包括为他们印发旅游宣传册子,让更多的外地游客关注到他们的存在。”他预期,如果广州能形成10—20个知名导赏团体,这对广州的旅游宣传所起的作用,要比商业导游远远大得多。

  在国外,一些导赏团队不但收费,而且价格不菲。而据记者走访了解,目前广州也有部分导赏团体提供有偿服务,参团价格在数十元到上百元不等。有声音认为,有偿服务有助提升导赏员的素质。

  “我不希望导赏这个词过早被‘消费’,这样不利于整个生态的生长。”然而,陈家文并不认同这种收费服务,“导赏本身的价值就是公益的,不应让参与者承担太大的支出。再者,大部分导赏员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并不需要以此为生。”

  不过,陈家文赞成出台行业标准,让导赏员从其他渠道获得相应的报酬,导赏员也应该有自己的牌照。“牌照象征着社会对这个行业的认可。至少大家认为这种事物是有存在价值的,也有权威性。”劳毅波则建言,未来可以要求导赏员进行线上资料报备,使导赏团体的信息变得更加公开透明。“当然,目前导赏也不需要制定太多标准,要允许民间自行探索。”他补充道。

  “导赏已经在广州生根,但如何发芽还需要大家的努力。”陈家文总结道。

(南方日报,图片由越秀区文明办提供)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