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人为什么会热衷告密?

五岳倒为轻 发表于 2016-9-30 |0条回复 |596次浏览

更多
导读:人性的阴暗面,一旦被某种权力和制度激发出来,威力之大,完全超乎人们的想象。在这个过程中,人性善的一面,被摧毁之惨,也是超出我们想象的。

在人类历史上,只要有政治,有阴谋,就会有告密。很多流产的宫廷政变,都是因为告密。但是,在宫廷政治中,这种告密,大多是小规模的。在中国,真正成了规模,始于武则天专权时代,为了实现她的女皇梦,扫清李唐的势力,这个女人在官僚阶层采取了告密的策略,一边是鼓励告密,一边任用酷吏,最大限度的实现恐怖,吓退或者吓走潜在的敌手。

ninja147521084681661.jpg

电视剧《武则天》剧照

但是,中国的武则天,还仅仅在官员中搞这一套,没有推而广之到民众之中。而法国大革命之后,雅各宾专政时期,则将这种方式,推广到了整个社会。由于担心内部反对革命的敌人从中破坏,告密成为揭发潜在敌人一个最常见的武器。由于革命法庭的存在,负责镇压反革命的公安委员会,只要有人检举揭发,即行定罪,根本无需证据,然后就将嫌疑人推上断头台。雅各宾时代的屠杀,相当大的比例,都是告密恶之花的果实。很多人,其实并不是因为泄愤,因为仇怨,告了别人,自己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但就是告。但凡有一点疑心,就出去告发邻居,同事,朋友。当政的雅各宾俱乐部的中人,杀的越多,下面告密的也就越多,很多人告密成瘾,尽管他本人不久也可能成为告密的牺牲品。因此,西方历史上,管这种损人不利己,成瘾式的告密,称之为雅各宾式的告密。

这种大规模的群众性告密,并没有随着雅各宾专政走进历史而销声匿迹。二战爆发之后,这样的告密,居然在纳粹占领区再一次蔚成风气。尽管被统治区的居民,未必喜欢占领者,但是,向占领者告密的人,绝对要比抵抗者多得多。即使在投降了的维希法国,也照样有人干这样的事儿。因此,德国占领者,控制这些区域,没有耗费太多的人力,一小队人马,就可以控制一大片。有人说,当年抗战期间的中国,沦陷区一个县,不过一个小队的日军,就可以控制,其实,这样的情况,在欧洲也是一样。在德国开始的灭绝犹太人工程,在占领区依旧在进行,有时规模甚至更大,很多犹太人,就是被占领区的居民告发,进了集中营。这样的事儿,即使在德国人很不待见的波兰,依然普遍存在。有的犹太人被告发,是因为纳粹的威胁,有的,则纯粹出于当地人的主动。他们是被奴役的对象,这一点不耽误他们去欺凌另外一些比他们更弱的人。建立在波兰领土上最大的集中营——奥斯维辛集中营,里面成千上万的犹太人,有很多人的国籍就是波兰。

ninja147521799293412.jpg


二战结束之后,这样的告密,在东欧国家,已经化为一种严密的制度。柏林墙倒塌之后东德的档案解密,人们惊奇地发现,原来这个国家曾经有过那么多的告密者,普遍到了几乎人人有份的程度。过去的同事,同学,邻居,甚至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亲戚,都互相告发过。其实,这就是制度,一种曾经行之有效的制度,连执行制度的人,有时也难逃被告发的命运。这种制度,比起当年的雅各宾时代,已经进化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显然,下面热心的告密者,其实是因为上有所好才这样干的。雅各宾党人,就喜欢人家告密,鼓励告密。冷血的马拉,就是因为听说有人要来告密,才接待了前来谋杀他的少女科尔黛,因而被刺死的。这里的核心,是权力,生杀予夺的权力。马拉见科尔黛的时候,一边记录科尔黛告诉他的反革命的名单,一边恶狠狠地说,明天他们就要人头落地了。雅各宾专政的时间太短,还没有形成系统的制度,但后人却可以完善之。事实上,这种基于人性阴暗面的告密行为,只要上有所好,就会被迅速激化出来。

ninja147521054050939.jpg

19世纪法国画家雅克·路易斯·大卫作品,《马拉之死》

当年,雅各宾专政时期人们的做法,还可以说是基于革命的激情,有着道德主义的外套。到了二战期间,人们居然可以向民族的敌人纳粹告密,动机仅仅是因为看不上对方,或者对方是犹太人。诚然,当年保护犹太人的人也是有的,有名有姓,已经被记录,被文学作品讴歌,无名无姓的,想必也是有的。但一个可悲的事实是,当年发善心的人,绝对抵不上告密的恶人多,两边已经到了完全不成比例的地步。难怪战争结束后,欧美的史学家会感到心灰意冷,对二战后的欧洲人极度失望,认为战争对人性的摧毁,已经无法复原。

无疑,这样可悲的事实,说出来令人沮丧。人性的阴暗面,一旦被某种权力和制度激发出来,威力之大,完全超乎人们的想象。在这个过程中,人性善的一面,被摧毁之惨,也是超出我们想象的。

有位来自日本的留学生,在日本的时候,完全无法想象,他的那些和善的长辈,会在中国烧杀淫掠,无恶不作。到了中国之后,看到了大量的证据,包括当年的老照片,才不得不相信了。他认为,是战争摧垮了人性。其实,不是战争摧垮了人性,而是制度。这样的事情,不仅仅发生在日本,即使在号称最文明的欧洲也是一样。系统地利用人性之恶,本质上就是一种统治术,在武则天时代,就是如此。只是,她还没有这个自觉,把这个做法变成一种制度。

后世这样做的人,几乎都高扬着一面绝对善的旗帜。这儿,才是人类最深刻的悲哀。

原标题:雅各宾式的告密
作者:张鸣
来源:腾讯大家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