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恩宁路变身创客旅游小镇,会否逼走原住民?

风声依旧 发表于 2016-9-23 |3条回复 |945次浏览

更多
a0b4b8d2c9b9b95_w509_h329.jpg
■恩宁路永庆社区内的玻璃钢梁的大房子,将有星巴克入驻。

82c994fff586831_w509_h339.jpg
■永庆大街入口处,有个五十出头的街坊阿姨,在家门前摆着几箩筐的沙河粉,不时有街坊过来帮衬。

百年民宅+众创办公+教育基地+青年公寓+轻酒吧、轻餐饮、轻书吧……

●恩宁路破局

不久的将来,当你走进恩宁路的永庆大街,远远地,你就听到深巷中传来的“咿咿啊啊”的粤曲声;

穿着T恤牛仔裤、背着电脑包的年轻人,穿过石板路,走进青砖趟栊门的深宅中;

大街尽头,那栋挂着登记保护文物单位牌匾的气派的红砖楼里,正在展出老广州的历史照片,吸引着你在老时光与老洋房中漫游;

登上天台,你望到一片错落有致的坡屋顶,屋檐下,是一排排对着电脑的年轻人,在你对面,是一栋玻璃钢梁的大房子,那是星巴克,有人边啜着咖啡边闲谈;

你钻进窄窄的巷子里,发现星巴克旁边,还住着几户人家,巷子里挂着一溜的衣服,那间传出粤曲声的,是銮舆堂,几位街坊阿伯阿婆在忘情地对唱;

转了一圈,最让你惊讶的,是在大街的入口处,有个五十出头的街坊阿姨,在家门前摆着几箩筐的沙河粉,不时有街坊过来帮衬,“她的粉比较靓,滑D,好食。”“我们早餐都是买粉自己煮。”“1块5一斤,外面零售肯定无这个价钱。”

卖粉的阿姨说:“我卖了十几年了,以前在对面卖,后来对面征收了,就在这边卖。”

她说的街对面那间屋,已被改建成一栋红砖有玻璃窗的房子,现在是万科的教育基地。

百年民宅+众创办公+教育基地+青年公寓+轻酒吧、轻餐饮、轻书吧……传统与新潮的混搭将在恩宁路上演。


调查12户留守居民,半数反对搞商业

“在这条‘广州最美西关老街’上,广州万科正在尝试做一些改变,引进更贴合新一代消费人群习惯的,让恩宁路重现繁华。”广州万科是永庆微改造的投资建设与运营方,其负责人曾这样描画恩宁路的蓝图。

根据招商公告,万科预计总投资5534万元,经营期为15年,建设期1年。项目定位为创意创业社区、主要规划众创办公(创业创新的办公场地)、青年公寓、教育营地三大核心产业,其中众创办公面积不少于2000平方米。

早在今年4 月,万科就透露,永庆社区内的2000平方米“创客小镇”招商进度已过半,今年10月份将会开放其中一部分。

左邻右舍变身为创客办公、安静的老街空降了一座热闹的星巴克,世居恩宁路的街坊们欢迎吗?

新快报记者采访到的仍住在永庆社区的12户居民,多数是因为在此前的拆迁中不满意政府的补偿安置条件而坚持留守的,其中6户反对做商业办公,主张居住;4户支持改商业;两户表示无所谓。

反对搞商业的多是公房租户。

永庆大街11号住户一说起微改造就怒气冲冲:“我想有一个宁静的生活,唔好咁多骚扰。如果搞商业,对我有影响,肯定是不想的!”

“我觉得住人好,但人家要做商业,你难道不让人家做吗?现在街坊都搬走,想找个人聊天都找不到。”永庆大街4号的公房租户言谈中充满伤感与无奈。

“如果未来搞商业,我是反对的,这里内街内巷,搞什么商业?本身这里是住宅地方。”永庆二巷14号之一的余叔不满道。

“商业就商业,住宅就住宅,最好是这样,分开,不要混在一起,混在一起肯定混乱,管理又混乱,消防又混乱。”永庆大街14号的王姨不停地抱怨。

而私房业主对街区变商业办公充满期待,但大都考虑太吵会搬走。

“听说是要搞旺,搞旺好啊。一睇就知啦,全部做成铺位。我都希望自己旺埋一份,我的房子升值嘛。”永庆大街13号的业主笑得合不拢嘴,但是她又担心:“如果以后好旺,嘈喧巴闭,我睡不着,又是好麻烦。我就去其他地方租屋。如果平平静静,我就继续在这里住。”

永庆大街9号的李叔则早有打算:“如果变成旅游区,我就在门口摆档口啦,做一下小生意。二楼住人。很吵的话,我就出租,自己出去租屋。”

“做办公就无所谓,不是太嘈呢,都还可以接受。饮食就不好了,如果不适合居住,就去租屋住啦。卖了在外面买不回同样的面积。”永庆二巷15号三楼的叶姨说。

但是,永庆一巷5号的温伯不太看好:“掘头巷,做生意是不行的。最好是居住区,因为恩宁路解放以来都是居住区……真的很吵住不下去,要搬。”


局外人期待引入商业及活动

百年老街迎来创客潮人,局外人却更多是兴奋与期待:

“最早听到万科要进来,最让我兴奋的是,万科想要做教育基地、创客空间。我第一个联想到的,万科带来的不仅仅有空间的使用,而且还带来了一些活动、一些事件,这对于老城区的变更,刺激更大,意义更大。”曾在意大利学习城市遗产保护与发展的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的徐好好老师在初探永庆社区后说。

“我在意大利学习期间,感受最深的就是,意大利人现在讨论老城发展问题,早就不单纯去讨论房子保护或修成什么样了,恰当的文化事件以及活动,对于整个城市、街区的发展才是至关重要的。这是上世纪90年代以后,整个欧洲、意大利关于城市遗产保护观念的重大变化。”

广东粤科孵化器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原总规划师赖寿华也是5年前通过规委会审议的《恩宁路旧城改造更新地块控制性详细规划导则更改》的负责人,他一直期盼恩宁路破局的这一天:

“从一个城市的发展逻辑来看,一个城市的中心,像荔湾、越秀、海珠等旧城区,珠江沿岸,这些地区危破旧房比较集中,旧工厂多。不利于城市竞争力的提升,因为最优的土地资源没有做到最好的配置,从城市的形象来说,这也是提升城市的竞争力投资的重要部分,一个城市要参与全球的竞争,就必须去把你最有文化、最好的历史的一面来展示给全世界看,让人体验,让人参与,一起共同拥有它。”

但也有人质疑:“保护历史文化街区,就应保持它原来的居住功能,不应把原住民赶走做商业。”名城委委员、广州大学建筑学院汤国华教授一直都反对恩宁路为搞商业开发迁走原住民。

fe6882d591d664a_w509_h340.jpg
■永庆社区附近有医院,买菜方便,居民不想搬走。

cdb52294718243a_w500_h323.jpg
■有些居民想要宁静的生活,反对搞商业。

1ac8424285f36bc_w509_h335.jpg
■銮舆堂,几位街坊阿伯阿婆在忘情地对唱。

b5f25c3b65007d8_w501_h328.jpg
■恩宁路骑楼街有许多传统手工业打铜铺。


政策鼓励弱化居住引入产业

恩宁路从传统的居住街区向新兴商业区的转变,其实早在2011年6月已埋下伏笔。

经市规委会审议通过的《恩宁路旧城改造更新地块控制性详细规划导则更改》中,居住用地建筑面积从原来的14.1万平方米锐减到6.9720万平方米,而商业用地建筑面积却从原来的1428平方米大幅增加到7.5751万平方米,商业已超过了居住。人口规模约减少2721人,以达到减少危破建筑和疏解旧城人口、保护旧城的目标。

这些新增加的商业用地就分布在沿骑楼街北面、河涌南边、包括永庆社区在内的大片原居民区中。控规提出,将进行商住混合开发,以适应休闲旅游等产业发展的需要。

而近日,荔湾区领导在谈论新一轮社会经济发展的思路时说,北部城区作为传统文化商业的提升区,将把传统文化与产业进行对接,与生活节奏、年轻人的文化需求对接。让那些代表岭南文化、广州文化、西关文化的元素得到很好的培育、释放、改造、升华,带动传统岭南文化的发展。

位于北部城区、急于收拾烂摊子的恩宁路无疑是这轮对接的急先锋。据了解,在永庆社区之后,恩宁路改造二期、三期将向整个拆迁区域推进,未来,文创产业、文化旅游、配套餐饮将落户这个百年生活街区。

另一方面,市政府对这种转变与对接也作出政策引导:

作为《广州市城市更新办法》配套政策的《广州市旧城镇更新实施办法》,对“微改造”规定:对历史文化街区和优秀历史文化建筑,按照“重在保护、弱化居住”的原则,依法合理动迁、疏解历史文化保护建筑的居住人口。探索采取出售文化保护建筑使用权或产权的方法,引进社会资金建立保护历史文化建筑的新机制。

市城市更新局的相关负责人也公开表示:“通过产业植入进行的微改造也可以成为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改造项目。”,“在更新活化历史建筑方面,将坚持规划引领,在与保护不冲突的前提下,引入合适的产业类型,对文物及历史建筑实施功能再造,重塑地区活力。启动一批历史建筑活化利用的城市更新试点项目。”


留守街坊多不愿被征收房子或迁走

产业植入“腾笼换鸟”,世居老城的街坊会否被“逼迁”而失去祖辈传下的家园,也失去多少人艳羡的老城区的各种便利?数十载守望相助的邻里会否各散东西?

除了几位私人业主都表示如果以后太吵会出租房子、搬走,永庆二巷张姨反映:“更新局找过我们,和我们商量说,把三楼征了,叫我们走。但我们不同意。补偿的面积不够,价钱也不合适。”不料后来自家的窗户就被隔壁建起来的房子全封死了。

而永庆大街13号的业主阿姨虽然很期望改造能让自家升值,但她也很怀念从前的日子:“2007年之前,住得几好噶,几旺噶,谁知道后来,拆迁,环境很不好,鸡飞狗走,以前全部老街坊,倾偈都好倾啲啦,坐在门口就好似一家人咁。”

永庆一巷5号的温伯对新快报记者说:“去年11月,荔湾区更新局说万科准备来这里开发,你们想不想搬?不一定要你们搬,也不会赶你们走,看你们意见。”

温伯嫌安置在芳村茶滘太远,不愿意,而且“我去年才修好房子,本想一直住下去,这是我阿爸、阿妈民国时期买的”。

据了解,在即将开始的恩宁路改造的二期、三期,全部直管公房都将移交给开发商改造。这意味着公房内的租户都要迁走。

可是,永庆社区内的一些公房租户,却坚决要留下:

永庆大街11号的阿姨说:“上一辈就租住在这里,我解放后在这间屋出世的,从小就住在这里,征收的时候叫我们走。去太远的地方,我唔想。这里再不好,都是老城区。无钱买屋就一直住下去。我是想住在恩宁路这边……好就好在,交通方便,市场、医院比较方便。”

永庆二巷14号之一的余叔也不想走:“住了几十年,真是‘龙床不如狗窝’。这里近医院,买棵菜都近啦。我们都是搭阁楼,谁想住这些房子呢?我们在这里坚持了10年,以前拆迁我都不当一回事,现在是真真正正打到过来。我有个床位睡、有地方煮饭食,有地方晾衣服,就得了。”

街口卖沙河粉的大街4号公房租户则说:“我无钱买屋,能去哪里住?”

街坊们常帮衬这个卖河粉的档口,永庆大街15号的阿姨甚至希望:“如果我以后还住在这里,当然希望档口还在,方便嘛。”


搞商业不可避免淘汰原住民

衰败冷清的老街区老房子,是否必然要通过商业、产业的激活来焕发生机?那些百年前老祖宗们的老房子,因受保护而不能随意拆除,可以改造得适合现代人乐居吗?历史文化街区保持居住功能是否可行?

备受争议的“绅士化”是否是恩宁路改造不可避免的选择?

“绅士化”是现代社会发展的一种现象,指一个旧区在城市更新后地价及租金上升,吸引较高收入人士迁入,并取代原有低收入者。中产阶层化在全球背景下,成为城市复兴与发展的重要手段,受到政府与开发商推崇。

尽管不愿意搬走,温伯担心日后搞商业吵,想出租房子搬走,但他又觉得:“可能卖掉好一些,如果租出去,有谁想住烂屋啊?人家看不上眼的啦,现代人不会住这些屋的。”

温伯的房子是西关典型的竹筒屋,是恩宁路旧城更新规划中要求保护的传统风貌建筑线索,他从1949年出生,一直住到现在。

“如果永庆同样定位居住功能,要做得好,成本是不低的。在维持老房子原貌的情况下,要彻底解决潮湿、发霉、结构、水电和其他设备的问题,如果完全用主动式技术,肯定要做很大动作,一栋200-300方的房子,改造得300万-500万。居住改造相对商业成本更高,回报、收益则低得多,慢得多。目前的状况下,商业才有可能平衡修缮的成本。”

修过多栋老房子的徐好好说。

“在这个变化的过程里面,我觉得不需要回避绅士化(中产阶层化)的问题。”

曾在意大利攻读文化遗产保护与发展博士的徐好好以意大利为例说:

“绅士化在意大利最集中出现,大概是二战后经济高速发展的五六十年代,到了七十年代,重要城市的老城中心已经被比较富裕的阶层替换掉了。之后,整个意大利、整个欧洲都在讨论这种现象的弊端。很多城市开始尝试新的政策,通过政府和产权人或者租赁人之间的协议,鼓励把老城中心的住宅完善配套后,以低廉的租金返回市场,重新把小住户带回老城中心区。因此现在意大利的中小城市,富裕阶层和一般阶层在城市中心区的人数和空间利用上比较均衡,但是一线城市还比较困难。”

赖寿华主张:“我个人还是比较倾向于迁出一些居民,置换建筑功能,提升城市环境,因为我的使用功能要发生变化,我的空间资源配置要符合市场的需求,也符合广州市共同的文化建设目标的要求。而且很多的老房子里面,住的都是贫困人群和外来打工的人,一栋房里面住着十户八户人,很拥挤、很窄,这部分人应该迁出去,让资源更优配置。同时也应该提升他们的生活居住标准。”

但是,徐好好并不赞成商业、产业的植入就要赶走原居民:“永庆未来如果以教育、创客平台为主,从商业体量、搭配密度和对周边的干扰来说,并不是完全不能共存。我们也能想象出将来一种热闹的场景。但是允许星巴克这样的体量进入,我很惊讶。简单来说,星巴克这种符号等于某种程度的文化放弃,它的气质,在新城区,可以有,在老城区,不匹配。”

“永庆最值得讨论、最值得期待的事情是,将来建好的房子,是传统尺度空间中,外来短期使用者和长期使用者混合的状态,这个状态在广州以前是很少见到的。我比较关心的是不同阶层、不同使用者,对于同一空间的共同占据,会带来什么样的机会。这种机会,即使痛苦,也是走向社区公众意志的必经之路。

“在我的理解中,具备老城发展的整体研究理论,具备不断试验/试错的保护和更新方法、政策、技术,逐渐通过政府、规划、管理、设计、施工、使用的传播,形成深深根植的文化价值的认同,才会在老城出现一种真正的平衡和多元发展。否则,无论单个事件的好坏,老城发展还是支离破碎的状态。”

“商业的组合是合理的,创意办公加配套,但是原居民已经好少,这片大街的街坊文化很大程度已经随同街里街坊的离开,唔见咗啦。”对于恩宁路的“腾笼换鸟”,原恩宁路学术关注组的成员林山喜忧参半:“目前引入的人群,有多大程度,与周边的居民,经营业态产生期待与服务上的联系?”

尽管如此,林山还是期望“周边的手工艺集散地,能否通过这片土地活化,走出目前的瓶颈,获取工艺发展的新生,达到全国,甚至全球的影响力”。

“我们坚信,这是一个可以活下去的老城”——这是6年前,为保护恩宁路历史街区而成立的“广州旧城关注组”的口号,人们是否想过,6年之后,恩宁路是以这样的方式活下去?

■策划统筹:何姗

■采写:新快报记者何姗莫冠婷实习生莫文意摄影孙毅黎湛均

更多
沙发
老山民 发表于 2016-9-23 22:59:55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一条恩宁路令广州市民永远忘不了广州市政府!
得闲吹吹水,有益健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使君子 发表于 2016-9-23 23:42:21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卫生环境恶劣,後生早已迁走,剩低些老弱在等够钟报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毯
老山民 发表于 2016-10-1 01:42:55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何日拨乱反正?!
得闲吹吹水,有益健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