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表忠心和忠心婊

三爷 发表于 2016-9-8 |0条回复 |504次浏览

更多
8343251463724583.jpg


令狐冲和师父是什么关系?一开始,俩人都会脱口而出:“名为师徒,情若父子”,父子关系嘛。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深情对望着,一个慈爱,一个孺慕,仿佛这份温存会长留到天荒地老。

然而慢慢地他们发现,这个“父子关系”根本无法维系。原因很简单——本来就不是父子嘛。

他们两人,是先讲的感情,等后来需要讲利害的时候,已经讲不了了。于是各自腹诽暗生、怅怨滋长,闹到最后形同陌路,原先一口一个的“冲儿”也变成了“那小贼”。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韦小宝和陈近南的关系。

两个人是先讲的利害:我们一起合作,反清复明,大家都有好处。电影里更是加上:一起抢钱抢女人。韦小宝也把话挑明:你眼下让我做青木堂香主,日后怕是要过桥抽板,抽就抽吧,不准砍老子的脑袋。

可合作到后来,俩人倒还当真慢慢生出了感情,有一点“名为师徒,情若父子”的意思了。陈近南被杀,韦小宝嚎啕大哭,那种锥心之痛,真的有若是失去了父亲。



所以,一上来太把自己当爹,或者太把自己当儿子的,往往弄不好。设定太高,就容易失落,理想状态下的温存,经不住尘世风吹雨浇。

我们的文化里有一个大毛病,就是在人和人的关系上,特别不爱讲底线,而热衷于讲上线,直接往最理想、最浓郁的状态上攀,一步跨进共产主义。

比如“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都是这一类。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可能么?我也带过不少实习生,从来没想过要给人当爹。

师徒、亲眷、邻里之间,必定是各有各的屁股、各有各的利益、各有各的独立性的。凭什么房子挨在一起,就要“远亲不如近邻”?凭什么师徒就要如父子?

邻里混得和亲戚一样、师徒混得和父子一样,那是人际关系最浓郁的状态,那是上线,不是底线。我们却偏爱把上线当底线,班主任要当爹,隔壁老王要当舅舅,搞道德绑架,抹杀每个人的独立性。

有了过高的定位,就有了过高的期待,比如做师父的真把自己当爹,或者做徒弟的真把自己当儿子,又或者做邻居的真把自己不当外人。

撕逼就是这么来的——师父终究会发现自己不是爹,于是失落、愤懑,觉得遭了背叛;又或者反过来,徒弟发现自己不是儿子,便觉得对方虚伪、贪婪、翻脸无情。

我们那些酸溜溜、气愤愤的老话——“穷在闹市无人问”“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某种意义上不都是错把底线当了上线后的抱怨么?



最最典型的,就看中国式的婆媳关系。

表面上,我们特爱讲这样的话:媳妇就是闺女、婆婆就是亲娘,仿佛不这样讲就是政治不正确。一根貌似温存的道德大绳,把双方都死死捆上。

可这不是鬼话吗?媳妇明明就不是闺女,婆婆明明就不是亲娘,她们是各有各的立场、各有各的想法的,可我们往往就是不承认、不面对这一点。

等真正柴米油盐地过起日子来,那种最理想的状态没法维系了,双方便都开始不平。媳妇想:哼,果然不是亲生的。婆婆也想:哼,果然不是亲生的。

可你们明明就不是亲生的对不对?要是亲生的,还和你儿子睡一张床,那叫乱伦好吗。

与其这样,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承认:我是婆婆,你是儿媳妇,我俩走到一起,并不是我俩相爱,而因为你和我的儿子相爱。

今后我们需要逐步建立感情,努力适应,互相关心,如果有了什么分歧,我们用妥善的办法解决。

务实一点,从这个起点开始,不是很好吗?家庭道德哪里就会崩溃了?何必一上来就强迫人家和亲娘、亲闺女比呢?把起点搞低一点,那大家不就可以收获更多惊喜吗?



小说里,历史上,很多问题和烦恼,都是太把自己当爹了、或者太把自己当儿子了给闹的。

我当爹,就有养育之恩,就有生杀之权,你不干了就是叛臣孽子。这种关系,我看金庸小说的神龙教里才能有。真实社会,特别是现代社会里,很难维持的,多半要崩。

郭靖太把自己当爹了,杨过就受不了;唐僧太把自己当爹了,猴子就受不了;古代做官的太把自己当爹了,你怎么收税征役都应该,陈胜吴广就受不了;就连神龙教里,洪教主太把自己当爹了,教徒们不也受不了吗。

当然,反过来,太把自己当儿子也不行,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错都是爹的错。

最好的关系,我看还是合作。徐峥在《疯狂的石头》里有一句台词——厂长说:“看来你是吃定我们厂了?”奸商徐峥说:“我不是说兼并,我说的是合作。”

要是唐僧和猴子是合作,教主和众弟兄是合作,官府和民众是合作,这种关系就有弹性。爹和儿子的关系,里面是搁不下利益的。但合作的关系就比较活,可以搁得下利益,允许讨价还价。



太迷恋当爹的感觉,就会怕失去,就老爱听人表忠心。这样的事我们见得还少吗?金庸写的神龙教里,说话吃饭上厕所都随时要表忠心,今天便秘见好了,多拉了三五斗,那都是因为洪教主老人家的关心。

这样的表忠心,其实不会造就忠臣的,只会逼得大伙儿一批一批去做忠心婊——洪教主座下那些人,有几个真的忠心呢,都是被迫在做忠心婊。

早看穿了这点,不如哈哈一笑,不要眷恋那个爹或儿子的老一套了,该做老师做老师,该做学生做学生,好好合作,说不定反而情意绵长,就像陈近南和韦爵爷那样,你叫我一声师父,我叫你一声小宝。

作者: 六神磊磊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