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工匠用“洪荒之力”是否就能撑起传统手工艺?

漫画吧 发表于 2016-8-19 |2条回复 |497次浏览

更多
本帖最后由 云边雁 于 2016-8-19 15:16 编辑

工匠精神在于不断坚守,但光靠工匠的坚守,有时候却很难撑起一个濒临衰亡的传统手艺。本期“大国工匠·广州故事”要讲述的是一对老广们的耳熟能详的的传统工艺。同样是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它们在传承方面却遇到了“冰火两重天”,一边是因后继有人而焕发“第二春”的广式红木宫灯,另一边却是因象牙交易受限而濒临衰亡的象牙雕刻。同是传统工艺,为何两者差别如此之大?

罗昭亮:用“洪荒之力”撑起广式红木宫灯

如果没有接触过罗昭亮,你可能永远不会感受到这位年近八旬的老人对广式红木宫灯究竟有多痴迷。自幼与红木宫灯结缘;在万元户时代投资过百万建设宫灯厂,重新振兴广式红木宫灯;如今为了收多点徒弟他甚至“倒贴”给徒弟发工资。如果说工匠精神就是尽一己之力坚守和传承工艺,那么罗昭亮就是用“洪荒之力”撑起了整个广式红木宫灯。

d3494cbd5d69407_w600_h819.jpg

广式宫灯传承人罗昭亮大师展示精美的台式宫灯

自幼与宫灯结缘

在芳村艺和古玩街,罗昭亮的名字几乎是无人不知。作为一名广式红木宫灯非遗传承人,他六七十年的工匠经历可以拍成一部传奇电视剧。

罗昭亮出生于广州红木世家,父亲是一位“三行佬”(坭水、斗木、油漆),叔父是一位“花梨佬”。他们一家当时就住在越秀区惠福西路附近的走木街。这一带是广式红木宫灯的发源地。罗昭亮告诉记者,广式红木宫灯的起源最早可追溯到明朝郑和下西洋时期,当时郑和从东南亚带回来了不少红木,到了黄埔港,不少广州木雕艺人便开始用红木制作岭南文化特色的宫灯,并且进贡朝廷。后来,红木通过水道进入广州城区,在大南路成立宫灯制作集散地。当时船只经常在玉带濠一带卸木,走木街因此得名。

de22d0f71f24f5e_w600_h407.jpg

广式宫灯传承人罗昭亮大师展示精美手工绘制宫灯玻璃

受家庭环境熏陶,罗昭亮自幼对宫灯情有独钟。“我在10中读初中,每次到三多轩买文具,经过大南路的中华宫灯厂,都会停下来看一轮。后来我跑回来跟阿叔说,那些宫灯很漂亮,阿叔笑着说,那都是我们做的。”罗昭亮很受触动,便开始跟随叔父、父亲、建筑工程师郭谓洪等大师学习雕刻、绘画、建筑设计绘图等手艺。

放弃百万生意办宫灯厂

广式红木宫灯的式微要比其他传统手工艺早得多。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从新疆建设回来的罗昭亮回到了广州,当他来到陈家祠,看到昔日挂在大门的宫灯已被破坏,心里百感交集,“当时中华宫灯厂也已经倒闭了,红木宫灯手艺濒临失传,我就在想,父亲和叔父教会了我这么多东西,我能不能再重新办一个宫灯厂?”

91cbf893ae81d21_w600_h432.jpg

精美手工绘制宫灯玻璃

手艺是有的,但没有资金怎么办?罗昭亮决定“曲线救国”,他随后下海承包电镀厂、做摩托车配件等生意。到了上实际九十年代,当时还是万元户时代,罗昭亮已经积累了几百万的财富。他没有忘记初衷,毅然放弃了现有的生意,在白云区江高镇重新办起了宫灯厂。宫灯厂制作出来的广式红木宫灯不但继承了传统的技艺特点,还有融入了很多创新的理念,例如把宫灯与环保密切配,装置了竹炭、活性炭及负离子发生器的台灯和碉楼灯系列,此外还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宫灯结构,融入岭南红木雕刻技艺的盘龙走马宫灯。

为寻得接班人,他甚至花钱请徒弟

在他的坚持下,广式红木宫灯迎来了“第二春”。罗昭亮说,目前越来越多人开始做宫灯,宫灯工厂也越来越多。但让人遗憾的是,能继承真正广式红木宫灯制作手艺的依然少之又少。

罗昭亮今年已经79岁了,本来60岁就能退休的他已经“超龄服役”了19个年头。与其他传统工艺比起来,罗昭亮其实并不愁传承问题。在他努力下,儿子、女儿、儿媳甚至孙女都尝试继承这门手艺。

c5054a48a6ef3da_w600_h400.jpg

广式宫灯传承人罗昭亮大师展示精美的QQ宫灯

但罗昭亮依然忧心仲仲,“真正能接班的人实在太少了。”为了掌握这么传统手工艺,女儿前后学了十多年才真正达到融会贯通,但是除了自己的子女外,谁又愿意花这么长的时间却学习一门前途未卜的手艺?为了找更多的徒弟,罗昭亮在学校担任客座教授,教学生制作宫灯,他还自己掏钱定了好几百个宫灯,哪个学生宫灯做的好,他就免费送他一个。除此之外,罗昭亮还从各地物色年轻徒弟,“请”他们过来上课。每个徒弟来罗昭亮家上一节课(12个小时),不仅还包餐,而且每天还有100块的工资。

“这就是我徒弟做的QQ灯。”在采访中,罗昭亮指着桌上一个充满动漫色彩的宫灯告诉记者。虽然能做出成品,但罗昭亮坦言这件作品距离完美还有很长一段路。他告诉记者,自己收了30个徒弟,但学到真本领的屈指而数,“其实我心很急,因为如果我一离开这个世界,这种水准的工艺就没人能做出来了。”


5edb5f86c368cc4_w600_h400.jpg

73岁老艺人郭敏琪介绍当年创作的《御宝龙舟》

郭敏琪:真正的工匠精神不仅要“工”多,还得“艺”熟

从19岁开始当学徒,到如今73岁仍坚持牙雕创作,郭敏琪几乎将一生的精力都放在了象牙雕刻上。如今早已成为一代象牙雕刻巨匠的他却无法释怀。随着近年象牙产品交易受到限制,象牙雕刻艺术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如今郭敏琪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象牙雕刻,这份广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未来能够传承下去。

做象牙雕刻一坐就是一整天

与很多人不同,郭敏琪之所以会成为从事象牙雕刻一开始是源于“生计”而非“兴趣”。当年适逢大新象牙厂招人,年仅19岁的郭敏琪在大哥的穿针引线下成为了一名象牙雕刻技师。

他向记者回忆,当年象牙厂有好多个部门,人物、兽口、石山、紫洞等等。而他一开始被分配到“塔部”。这个部门主要是把象牙雕刻成一些建筑物。

对于很多刚接触象牙雕刻的新人来说,刚开始的几年是最艰苦的。“当年所有雕刻工序都必须由人工完成,即便是钻、刮刀、凿这些工具都得靠人工做出来。”一个新入行的技师,必须当三年学徒,然后再跟一年师傅,才算”出师“。而且做象牙雕刻,除了吃饭以及短时间休息之外,基本上都是处于雕刻状态,而且一坐就是一整天。很多沉不住气的人最终都放弃了。郭敏琪则最终坚持了下来。

真正的工匠精神应该是工多艺熟

慢慢掌握了象牙雕刻技术后的郭敏琪开始对这一行产生了兴趣。最痴迷的时候,为了做好一件作品,试过整晚都睡不着觉。从事象牙雕刻近年60年的郭敏琪向记者总结,象牙雕刻的精髓其实在于”工多艺熟“,”工多“靠的是自己不断钻研雕刻技艺,但要让象牙作品上升为一件艺术品,最终靠的是”艺熟“,这个需要靠自己不断去领悟。为了达到”艺熟“这个层次,早年的郭敏琪还会去上很多美术班,提升自己的美术功底。

提起广州象牙雕刻,很多市民第一时间都会联想到那种层层中空,可转动的多层象牙球。这是清朝时期,广州牙雕艺人借鉴石狮口中含珠的镂雕形式,经过细心的设计与钻研,并加以大胆的想像和巧妙的手艺。早在1915年,广东26层的象牙球就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巴拿马博览会上获得金奖,让世界叹为观止。

但郭敏琪坦言,象牙球其实并非象牙雕刻里最难的。他拿起一艘象牙船告诉记者,当年广东象牙大师制作了一艘象牙雕刻的御宝龙舟作为贡品送给慈溪太后,这艘船后来陈列在越秀山的五层楼里。”这是广东当年的荣誉,我一直想看现在的我能不能做出来。”郭敏琪说,为此他花了近一年的时间才把这艘船按照二分之一的比例重新还原出来。

7a0a61818bab59e_w600_h400.jpg

象牙交易受到限制,牙雕传承堪忧

2013年,象牙雕刻入选广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然而它的传承问题却令人堪忧。郭敏琪坦言,其实象牙雕刻的衰落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开始了。

1989年,联合国做出禁止象牙原料及象牙制品在国际贸易中流通销售的决定。象牙原料大量减少,导致很多象牙雕刻技术艺人一度面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情况。

近十几年来,郭敏琪目睹了很多同行相继放弃了这个行业,包括他以前的一众徒弟。“作为师父肯定是希望他们继续做下去,但前途是个很现实的问题,眼看这个行业开始萎缩,你怎么开这个口?”

象牙雕刻行业确实在不断萎缩。在广州获得国家林业局允许从事象牙加工及象牙制品销售活动的单位目前只有四家。两年一审的象牙制品生产经销许可证将于今年年底到期,未来是否能续期,谁也不知道。而事实上,根据去年3月份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金台艺术馆馆长袁熙坤向国务院递交提案,建议永久禁止从非洲进口象牙原料,并在2017年全面禁止中国国内的象牙产品交易。

除了物料紧缺,人才流失才是最严重的问题。如今已经73岁的郭敏琪由于视力下降已经很难再从事象牙雕刻工作了。他坦言,如今象牙雕刻界的中坚力量平均年龄已经有60来岁,受视力影响,能够继续从事雕刻工作的老艺术家已经越来越少。虽然还有部分年轻人还在坚守,但艺术造诣高的人才屈指可数。如今年轻一代学习象牙雕刻大多用猛犸牙以及牛骨等材料代替,但郭敏琪坦言,这并非长久之计,“猛犸牙是个很好的代替品,但数量不多,至于牛骨等材料局限性太大,很难成为代替品。”郭敏琪坦言,象牙雕刻这项拥有着4000多年历史的传统工艺未来将何去何从?很大程度得看政府未来对象牙交易的态度。

记者手记:靠“洪荒之力”托举传统工艺,并非良性发展。

广式红木宫灯和象牙雕刻在传承上虽然看上去呈“冰火两重天”,但如果细想,两个传统手工艺术所面临的境遇还是有很多相似之处:传承难、徒弟不愿意学、部分传统技艺濒临失传.....。广式红木宫灯之所以能焕发出“第二春”,很大程度是因为罗昭亮在传承上使出了“洪荒之力”:放弃百万生意建宫灯厂、免费传艺还给徒弟发工资....他就像愚公一样,用着一己“蛮力”把濒临失传的广式红木宫灯硬生生地扯回来。但这种靠有心人强行托举起一个传统工艺的现象,并非良性发展,也难以复制。在没有太大的扶持下,即便有像郭敏琪这样的工匠继续坚守,象牙雕刻等一众传统工艺也终究只能“见步行步”。

文/金羊网记者何伟杰张韬远
图/金羊网记者郑迅
更多
赞敏何 发表于 2016-8-19 18:26:59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最近“洪荒之力”滥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wx_JegAaLLv 发表于 2016-8-20 18:38:42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市场需求决定了行业延续和发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