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底层小粉红+中层房奴+高层资本外移=?

五岳倒为轻 发表于 2016-8-17 |1条回复 |549次浏览

更多
Q1XyOFdiW=seBTuSI77AMNUPMxcstBZdkGSUUaiFULylY1459131684755compressflag.jpg


今天晚上,我在朋友圈发了这么一条信息:底层小粉红+中层房奴+高层资本外移=?

评论相当踊跃,很多人以为我讲的是国内经济,其实请再仔细想想,难道全球大部分国家不也类似么?

如果你留意过这两年的各色全球事件,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从索马里海盗到ISIS势力的崛起,从热捧川普到英国脱欧,从叙利亚难民事件、欧洲的绿化到土耳其政变的失败,再加上这段时间国内小粉红的过激表现。

这些现象都指向了一件事情:底层民众极端意识的抬头及集中爆发。

为什么全球范围内底层民众的民粹意识会集中爆发?

可能的原因只有一个:穷。

正因为没有钱,所以只能去当海盗;因为没有钱,所以只能仇视全球化;因为没有钱,所以只能去做难民;因为没有钱,所以只能仇富;因为没有钱,所以本能地只能从宗教和爱国等领域中抱团取暖。

那进一步要问,为什么全球范围内的底层民众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想来想去,答案应该还是只有一个,全球经济的失速及流动性的泛滥。

自上一轮08年全球经济爆发以来,为了维持名义经济的增速,全球各大央行释放了史无前例的流动性,利率一降再降,2016年伊始,日本及欧洲央行甚至推出了负利率政策。

新钱变得越来越便宜,但经济真实的增速并不会随着流动性的释放而有所提升,反倒是资产价格会不断地水涨船高。

所以,过去8年间,我们看到了全球范围内高端财富管理人群的增长,看到了各类资产价格如泡沫膨胀般一路上涨,但底层无产阶级的收入却一直维持在一个相当尴尬的境地。

所以,在诸多底层民众的眼中,过去8年是一个非常绝望的8年。新的工作机会越来越少,上升通道越来越窄,平均收入对应的真实购买力越来越低,糊口的压力越来越大,但同时资产价格却又越来越贵。

安身立命的根基变得遥不可及,这些人在一轮又一轮的QE及流动性释放中,慢慢丧失了对于未来的向往。他们就像一头蒙眼推磨的驴,不断徒劳地在原地打转。压抑的现实环境,看不到希望的未来,压着他们喘不过气来,逼迫着他们不得不从其他领域寻找慰藉,毫无疑问,宗教、民族及国家等廉价的心理避难所成为了许多底层民众最终的归宿。

而当这股力量积蓄到一定程度之后,势必会对世界发展的进程产生新的影响,于是,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民粹、穆斯林极端注意及恐怖主义的抬头。

从这个意义出发,长期来看,全球范围内资产价格的增长一定会遇到极限。

因为,资产价格的增长其实主要取决于两件事:

一个是社会当下整体的流动性,流动性释放预期越高,那么资产就越值钱;

另一个则是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资产价格归根到底需要真实的交易来维持,而真实的交易一定是以民众真实的购买力为前提。而民众真实的购买力又与经济内生的发展动力相关。

所以,只有当一轮又一轮的新增民众能够赚到钱,存下钱,并支付的起对价,那这个资产的价格才是真实的、健康的。

然而当下,一来全球范围内的流动性释放几近尽头,二来由于经济失速造成底层民众购买力的缺失,加之民粹主义的抬头,无人关心经济发展。在这种背景下,各色资产价格一定会向下寻求新的平衡。

老实说,拉美、中东、欧洲、甚至日本其实这些年都面临着深层次的社会阶层脱节的问题,相互的认同感下降,社会的稳定度正逐步丧失。

相较而言,反倒是中国当前的中产阶层的目前仍相对稳固,随着过去改革开放30年国民财富的积累,加上城市化的进程,催生了中国特色的房价。但当下我们所有人作为入局者,必须认识到房价长期上涨的内生动力正进一步丧失。

这其中一是经济结构化调整导致的压力,二是城市化进程的减慢,三是新增接盘人口的减少,四是流动性释放遭遇拐点。

房价究竟什么时候开始跌,我并不知道。因为随着一线城市系列限购政策的推出,某种程度上是为了保资产价格而限制流动性的政策,目的在于最大限度地延长房价崩盘的时间。但必须认识到,限购政策的本质是以榨干中产阶级所有的流动性为代价的。

毕竟80后接的是60后、70后的盘,而90后、00后:一来他们并不缺房子,二来他们未必有足够多的钱,三来他们的绝对人数也不如80后多。所以,要指望90后、00后能全部接住80后的盘,可能性并不大。

不过,在一个结婚必须买房的大环境下,对于80后的刚需而言,他们别无选择,所以,很多人的宿命从他们一出身开始就已注定。对于这群人,我目前唯一能说的,就是不要超越自己的付款能力买房子,永远留有一定的余地。

如果此类稳增长政策在未来数年不断持续,随着社会中产阶级的抽干,未来一定会产生更大范围的底层民众。可能到那时,我们也就和其他陷入危机的国家没有什么区别了。

总的来说,全球经济内生的稳定性正进一步下降,随着底层极端情绪的抬头,阶层差距的扩大,全球一体化的进程一定会趋缓,又一轮全球范围的低水平均衡与折腾反复或已在不远处等着我们。

在这种背景下,经济体如何避免陷入这一致命循环?同时,我们又该如何配置自己的大类资产?

严格来说,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

因为,投资的本质是对经济的发展趋势进行预判。谁能够越早拜托2008年以来的经济低速增长阶段,减少阶层内耗,改善失业情况,重塑社会底层的生活希望,谁就越有可能踏上新时代的列车。

而放眼全世界,可能美国当前所站的位置最为有利(某种程度上英国也算,但目前的不确定性还太强,有待进一步观察)。

回顾过去任何一轮大的经济周期的爆发,都起始于大的科技革命。科技革命可以带来更高的运作效率,进而创造更多的财富及新的工作机会。但这些大的科技浪潮并不会无缘无故的到来,其需要不断的资本投入及时间的积累。而在所有国家中,受益于相对稳定的社会结构及不高的通胀水平,美国对于科技的投入及支持力度无疑是最多、最大的。

因此,从概率上而言,如果未来还有新的科技革命,其最可能出现在美国,而不是其他国家。

此外,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退化,美国制造业的回流,美国经济的自给自足能力可能也比绝大多数人想象的要好。

因此,尽管各类美元资产多头已经相当拥挤,但随着全球经济的进一步恶化,各类欧洲、亚洲养老基金(Pension Fund)资金的再配置,很难说当下多头的情绪已经完全释放完毕。

至少,将美元资产作为资产配置中的进取型产品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除此之外,黄金长期来看,应当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毕竟,作为所有避险资产的首选,在经济低增长、高风险、泡沫资产重估的背景下,黄金很可能成为许多富裕阶层重点配置的防御性资产。

不过,当下由于受到脱欧等事项的影响,黄金短期的买点有点尴尬,不算特别好的买点,可能随着年末美国加息靴子落地之后,届时的价格会更令人舒服一些。

对于黄金,对于普通投资者,我目前依然建议少看短期波动,而坚持定投。

在国内的资产大类中,目前我最看好的是国债,倒不是因为国债的收益率有多么的高,而是可以预期的是今年下半年,债市弄不好会连续爆发多起风险事件,很可能今晚国开行与东北特钢的事件仅仅是一个开始。

在此背景下,债市大资金去风险的驱动力会愈发显著,加之由于无法购买黄金及美元资产,所以,这些冗余的资金一定会不断向国债等低风险的区域聚集。因此,国债因此应该会具备不错的交易型机会。

以上大致就是我目前对于大类资产配置的一些观点。

很多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很悲观,其实我只是客观地记录自己的思考与想法。

值得乐观的时候,我自然会乐观,但当下发生的种种,真的没什么能让我乐观的。

回到题头的问题,我尝试给出我自己的答案——

底层小粉红+中层房奴+高层资金避险=更大的不确定性

我们正处于一轮全球经济周期的拐点。未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反正从现在的情况来判断,一定不会太好。

过去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充满着光荣与梦想。

未来三十年,茫茫人世间,遍布着荆棘与坎坷。

人生的路还很长,天下大乱时,小心一点,总不是坏事,你说是不是?

作者:叶檀
更多
wx_JegAaLLv 发表于 2016-8-18 18:37:42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前段时间跟某位同学聊天,他说一个社会最重要就是中产阶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